小说阅读网

网站首页  |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骤降的惊悚(第1页 / 共2页)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血色的雨幕连绵不断,整个城市已经快被完全淹没,除了最高的几座楼之外,矮一些的楼已经消失不见,全部被血水吞没,用不了多久那几座高楼同样会如此。

天穹之上的鬼火还在燃烧,斗转星移,一轮明月缓缓的闪烁。

张羡光,刘薪,周运三人站在一片鬼火之上,俯瞰着下面的战斗。

在他们身后,四十九盏油灯正在缓缓的燃烧着,火光摇曳。

一个个人影一闪而逝。

“这就是那个后生?这怕不是这个时代的最强了吧?”

刘薪盯着下方的城市,神情骇然,眼前的这一幕,简直是,简直是……

想了半天,他都想不出该用什么成语来形容下方的场景。

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未见过如此场景。

撑着一把黑伞,提着一把染血大刀,身上燃烧着鬼火的张羡光静静的望着下方,心情格外的凝重。

“已经是这个时代最强了,一把红伞,无限重启,恐怖的鬼域,差不多两百种杀人规律,这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可以追上的了。”张羡光低沉着开口说道。

就看现在这个情况,他拖不了多久,不过也不需要拖多久,聂英平那边不出意外的话已经得到鬼画的源头了,现在只需要等他扯出林千身上的鬼画。

然后在等陈桥羊将诡新娘吸引过来就可以了。

就是不知道陈桥羊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刘薪和周运听到张羡光这番话,尽皆默然,张羡光说的没错,就看这后生展现出来的手段,这个时代的后生谁能追上?

三人望着下方的场景,虽然看不到一只饿死鬼,但是看下面不断倒塌和被噼开的血水,就知道下面的抵抗有多惨烈。

这已经是张羡光,要是让他们去,一个照面就会被扯下脑袋。

没办法,那个后生就是如此的恐怖。

血雨还在下,下面那股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让人心惊。

却说一处荒芜的空地上,聂英平抬头望了望天空,灰蒙蒙的一片,看不见一丝一毫的阳光。

不远处公交车的灯光有些渗人,看的何月莲很慌。

聂英平扫了眼何月莲,没有说话,打开手中一直拎着的包裹,里面装着一套嫁衣,一根红色珠钗,一幅指甲,一幅耳坠,以及一条血红项链。

看着包裹里面的一切,聂英平脸色开始凝重起来,他这边不能出现问题,不然他和何月莲会死,而且他们的计划就会前功尽弃。

所有他必须谨慎在谨慎,容不得一丁点马虎,这关乎到他们所有人的生死。

想到这里,聂英平转头看向了何月莲,神情严肃的说道:

“我不管你是如何想的,也不管你平常如何,但是今天你必须听话,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过来,穿上这件假嫁衣,你身上有新娘的一件拼图,这件衣服穿上去你可以直接驾驭,不会出现什么厉鬼复苏的情况。”

何月莲听到聂英平这话,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可聂英平只是看着她,没有在说什么废话,眼神极度冰冷。

看到聂英平那极其冰冷的眼神,何月莲知道她没得选,按照他们的说法,其实她的尸体也是可以的。

他们只是需要一个长的跟诡新娘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的人而已,是死是活不重要。

想到这里,何月莲咽了咽口水,咬了咬牙走到了聂英平身边,看了看聂英平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又看了看地上安安静静的嫁衣。

犹豫了一会,狠了狠心,直接伸手将嫁衣拿了起来。

就在何月莲将那件澹红色的嫁衣拿起来的瞬间,嫁衣自动穿在了她的身上,一股极其阴沉的灵异陡然出现。

可又瞬间消失不见,彷佛是何月莲身上存在的着什么压制住了这件诡异的嫁衣一般。

何月莲脸色有些惨白,神情有些慌乱,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聂英平看着这一幕,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能用,不然第一步就失败了,那就麻烦了。

没有在意何月莲,聂英平从地上拿起那条血红的项链,直接戴在了她的脖子上,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戴。

随后聂英平将珠钗,耳坠,指甲全部戴在了何月莲身上,做完这一些,聂英平看着身上弥漫着阴冷的何月莲。

此刻的何月莲跟诡新娘没什么区别,就是弱了一些,没有新娘恐怖之外,其余都差不多。

当然,这只是看起来而已罢了。

“把绣花鞋穿上,自己盖上盖头,这些东西我不能帮忙,必须你自己来,当然,如果你想死,我也可以帮忙。”

聂英平后退了几步,盯着何月莲神情凝重的开口说道。

何月莲听到聂英平这话,有些沉默,双手平放于腹部,手指上血红的指甲渗出点点滴滴的血渍。

耳边的耳坠轻轻的摇晃着,鲜艳而诡异。

望着包裹里面的盖头和绣花鞋,何月莲咬了咬嘴唇,虽然此刻她的身体没有一丝一毫的知觉,但是她能感觉到,她还是可以操控自己的身体,哪怕没有知觉。

聂英平就这样看着,没有说话,只是神情越来越冰冷。

感受着聂英平那越来越不善的目光,何月莲沉默了好一会,心里做着挣扎,可最终她还是走上前去。

先是穿上了绣花鞋,出人意料的,绣花鞋很符合她的脚,可以算得上是刚刚好,彷佛是量身定制的一样。

可就是这样,何月莲心里反而更惊恐,这就意味着,她更没有办法逃脱了。

聂英平就这样看着何月莲的动作,嘴角勾了勾,对于何月莲那点心思,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只是懒得点破而已,想要逃?呵呵,想到倒是挺好的,只要不怕死倒是可以试试,他不介意用一具尸体来招鬼。

见何月莲拿起红盖头,在犹豫了好一会后才盖在自己头上。

聂英平并不在意她拖延时间,他们准备开始后,张羡光那边才会开始,所以不着急,只要掐着时间就行了。

见何月莲盖上盖头,聂英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红凳子:

“坐上去,只要你不乱搞,你死不了。”

说着就将凳子放在她的面前,何月莲这次倒是很听话,没有在拖延时间,直接了当的坐了上去。

“呵呵,倒是聪明。”

聂英平心里冷笑了一声,从包裹里面拿出一幅卷起来的画,将其用画框铺开,一副空白的画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玩意就是用来承载鬼画的画。

将画放在何月莲的手中,让她抱着后,聂英平退后了十几米才停下,然后才开口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