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网站首页  |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七章 囚困活龙门,误入蓬莱山(第1页 / 共2页)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噗通!

依旧光着膀子的王远从【阴路】中跌出来,一屁股坐在沙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在接连经历了大炎宝船的三杀,还有五峰先生设伏时的高强度军阵冲撞,刚刚突破的王远也着实消耗不小。

好在。

“我们终于逃出来了。”

重新踏上陆地,脚下有了着落,王远这才重新体会到了久违的安全感。

扭头看向身边,因为刚刚硬抗火炮齐射,同样内腑受创大口喘着粗气的周景焕,不由“关心”道:

“大表哥,你没事吧?”

这位做久了孤家寡人的泾王殿下心中一暖。

刚刚见面就接连救了自己两次,这扛得起事儿的表弟着实能处啊!

可感动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王远十分真诚地继续道:

“我觉得你最好赶快把姨娘被囚禁的地方告诉我?

你的仇家实在太多了,一环扣一环,老是出意外,我真担心你一不小心人就没了,到时候我可亏大发了。”

闻言,周景焕额角的青筋不禁突突直跳。

果然弟弟这种生物天生就不讨人喜欢。

无论是皇室中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同属于宗室的那些堂弟,还是王远这个母族的表弟。

各有各的讨厌之处。

最关键的是,【诡物·试金石】证明他这话说得情真意切,分明是打心眼里就是这么想的。

自古真话最伤人啊。

周景焕努力喘了几口气,才勉强将心里想要打人的邪火给重新镇压下去。

不过,在稍微思索之后,他竟然也觉得王远所说十分有道理。

过去一直是自己孤军奋战,现在难得遇到了能够并肩作战的战友,提升一下容错率本就是应有之意。

于是组织了一下语言便开诚布公道:

“我在云京城待了八年,二十岁就藩之后又在登州府待了七年。

期间想尽一切办法搜罗到了十五年前所有泾王府侍卫的名单。

我非常清楚当初执行押送母妃任务的人,必定会被父皇灭口,但执行灭口任务的那些人却有可能活下来。

而且,相对于前者,后者与父皇的关系一定更亲密。

大概率是他亲自从泥尘中提拔而起的心腹,这些人的祖籍也大多是在登州府境内。

于是,这些年我不断缩小调查范围,前些日子终于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不仅仅是王远,本来已经返回【五官坛城】的凰妩也重新跑了出来,一起支起了耳朵。

“这些侍卫中有一人名为陈竹章,有【道兵】的兵法境界,综合各方情报是当初最有可能负责执行灭口任务的人选之一。

日前我趁他回乡省亲,半路将之擒拿下来,从他口中拷问出了部分当年的部分故事。

虽然他一点也不清楚自己当初杀的是什么人,也从来都不敢多问,却提供了一条极为有用的线索。

在处理那些灭口对象的尸体时,他发现不少人的鞋底上都沾着红褐色的泥沙。”

“旁人可能觉得这泥都没什么两样,但他从小就在云和县的海边长大,一眼就认出此乃浊河入海口滩涂上独有之物!

所以,我断定母妃被囚禁的地方,八成就在浊河入海口附近。

而且大概率跟十五年前,突然由钦天监负责建造起来的【云和桥】有关系。

只可惜我数次前往那里探查,却始终没能找到丝毫异常。”

周景焕的神情也跟着从一开始的振奋慢慢转作沮丧,找到了牢房却完全找不到门户,比什么都没有发现更加让人沮丧。

“浊河入海口?云和桥?”

王远心中一动,冬官那句“浊河畔,花鼓摇,赤龙坠下云和桥”的卦辞再次浮上他的心头。

卦辞中,坠龙地点在“云和桥”显然不是一个意外,而是有着更加深层的隐秘。

想到这里,他默默取出那面从大炎宝船上买来的【诡物·天机镜】。

能力:可以突破一切阻碍、界域,甚至是三十三天、阴司冥府,清楚照出心中最渴望的那件事物所在何方。

最关键的是,会提示得到那件事物的方法。

【唯一禁忌:在得偿所愿之后,一定会遗失另外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

这件宝物能力强大,但是禁忌也同样恐怖。

果然不愧是【诡物】,已经隐隐有那么些一命换一命的意思了。

王远却不惯它的毛病,挥手就是一记【度化仙光】拍了下去。

“我治不了【鲁班尺】,难道我还治不了你?给我改喽!”

随着《拔度往生经》的经文从镜面上响起,【天机镜】唯一的禁忌,也委屈巴巴地变了一副样子。

【唯一禁忌:在得偿所愿之后,必须将另外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赠予他人,所赠何物、所赠何人,都可以自主选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