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957(1 / 1)

可面上看出,周全却感觉姬沉身上的威压愈发的重了,他是最了解姬沉的人,知道姬沉其实是生气了的,不怒自威罢了。

可等了一会儿,都没等到姬沉斥责他,倒是威压渐渐小了。

随后便听姬沉沉沉的叹息一声,说:“罢了,你起来吧,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

周全应声站起来,弓着身子。

姬沉道:“你所说的这些朕何尝不知,可事已至此,朕便是如你所言的做了,缓和了和颜儿的关系,也没多大用处了,朕虽然也想与她改善关系,可也只能在情势允许的范围之内尽力而为,可她的心不在这里,一心想要回到元决那里去,这是绝对不可的,所以有些事情,终究是不能如她的愿的。”

“颢儿和无忧能不能回宫,端看珩儿那里的态度,他自会酌情考量清楚,如若他不肯,那就这样吧,今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她,还是得警醒一些。”

他先前让姬珩把孩子送回来,是想她可以生辰开心一些,算是给她的一个礼物,可哪知道今日会闹出这么个事来,他便也不坚持让孩子回来了。

今日她已经嫁人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她本身就备受瞩目,此事一经传出,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风波,引起有心人士什么样的揣测之心,虽然应该是探查不出什么来的,可是总还是有很大的弊端。

相比于他想要的父女温情,他更在意的是她和元决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再回到元决身边,所以,就按照姬珩的打算继续下去吧。

至于她的生辰礼物,考虑别的也就算了。

……

叶欢颜回到公主府,就听下面的人来禀报说,她已婚的事情已经传遍郢都了,物议沸腾。

虽然刚刚在宫里和姬沉闹了些不愉快,可得知现在的情势,她还是挺高兴的。

忍不住挑眉问赤玄:“赤玄,你说的你家主子要是知道这么个情况,会不会开心死啊?”

赤玄正经道:“回夫人,主子会不会开心死属下不知道,但是会很高兴就是了。”

叶欢颜:“……”

不经逗。

她索性也不说话了,托着下巴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想的自然就是他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南边的事情解决了没有,什么时候回胤京,她这段时间虽然和他通过信,可都没问这些,只问他安好否,他也没多说这些。

她想他了。

不知道他会不会知道今天的这个事情,要是知道了,定然是高兴至极的,毕竟惦记她的人那么多,知道她嫁人了,自然就不惦记了,虽然算不上为他宣誓主权,可也差不多了。

所以说她还是个挺称职的媳妇儿,替自家夫君解决情敌,都不用他出手。

不知道她离开他这些年,有没有哪家姑娘觊觎他,唔,肯定是有的,以前她在的时候就有不少,何况这些年她突然消失,太子妃的位置有名无实,他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肯定更多人惦记了。

正天马行空的各种思绪在脑海中掰扯,在她身边的月影突然走开了,叶欢颜也因为她离开的脚步声收回了思绪。

月影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拿着一张纸,脸色不太好。

叶欢颜忙问:“出什么事了?”

月影面色有些沉痛,道:“主子,嬴轲将军……死了。”

叶欢颜脸色一变:“什么?怎么会?”

月影将手里的纸递给叶欢颜:“这是流星传回来的传书,您看看。”

叶欢颜接过,展开看了一下,内容简短,只说了个大概。

嬴轲是东境驻军的将领,也就是她军中的一员心腹大将,由她一手提拔,是很忠心她的,她很是看重,传书上说,嬴轲数日前夜间自己一个人出去了一趟就没回来,过了一日才被找到尸身,一剑毙命。

而他出去,是受人所邀。

月影低声道:“主子节哀,流星应该已经在查此事,以她的能耐,不日便能查到结果。”

叶欢颜捏紧纸条,闭着眼长长吸了口气,面色甚是悲悯痛惜,好一会儿才慢慢平复过来。

她看着月影,眯着眼问道:“你说,会是谁杀的他?我记得嬴将军的武功是挺高的,能将他一剑毙命,凶手定然也不会是寻常人,能邀他孤身出去的,定然也是熟人……”

月影自然回答不了,因为她也没有头绪。

叶欢颜想了想,道:“传令给流星,让她好好安抚嬴将军的家眷,绝对不可有任何疏漏,也不知道是不是寻仇,让她派人好生保护。”

“是。”

叶欢颜又道:“嬴轲死了,军中就要有人接替他的位置,不过此事不急,到底他治军严明,便是没有他一时也乱不了,但是你让流星顺这个方向也查一下,任何可以接替他位置的人,也都有杀他的嫌疑。”

月影应下,可迟疑片刻还是道:“虽然有这个可能,可属下以为,那些人没有这个胆子。”

叶欢颜何尝不知道,嬴轲是她最看重的将领之一,动了嬴轲的人必定知道她会派人彻查,就那些副将还没有这个胆量敢动她的人,但是不代表那些人背后没有别人撑着,他们没胆子,背后的人却不一定。

叶欢颜作为一个公主,执掌大启近半兵权,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她手中的军权,军中有多少别人的人,所以,这一点不能不深入追查一番。

她道:“先让流星查吧。”

月影应下,就要去按照叶欢颜所言的书写传书送出去。

新书推荐: 野蛮生长 神明偏爱于你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 万千宠爱[穿书] 我才不是武祖传人 领主好凶猛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洛清瞳夜千溟 江小白董冉 我就站在回忆深处 林枫萧雅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