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尘缘之始(1 / 1)

thumay1417:18:53cst2015

地府一处宫殿~

红色的雾气氤氲,于那朦朦胧胧中一袭层层交缠的大红幔帐由殿顶蔓延至四个殿角,大殿四周装饰色彩嫣红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自幔帐中央一袭紫色的床帐倾泻而出,薄如蝉翼的床帐若隐若现,床帐边缘一双修长遒劲,光泽莹润的长腿随意搭着,几缕乌黑的长发也顺着那大腿露在床帐外。

一个地府的小官从殿外推门而入,戴着面具的脸看不出模样,自那急促的脚步声也猜得出小官的匆忙,小官进了殿门躬身而站,压低声音说道,“神君,阎王大人说有事找您,还说请你―”

小官话还未说完,一块地狱用的冥板便自那紫色的床帐中倏然而出,直直打向他的脸,一张毫无表情的面具顺便被砸的粉碎。

小官也知现在进来打扰神君的休憩原本就是找死的事,这一下也算是意料之中的,淡定的从怀中又掏了一张面具出来,稳稳的戴上,躬着身子正想开口,抬眸便见自那床帐中有人影闪动,小官急忙垂着头,淡然的说道,“神君,阎王大人请您快一点,说是有急事。”

床帐被一双修长毫无瑕疵的手轻轻掀开,紧接着一道紫色的身影慢慢自红色的雾气中而出,一缕幽香也自床帐边蔓延而开。

倏然暴露在殿内金烛灯下的身影身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袍脚上翻,脚上穿着白鹿皮靴,乌黑如同瀑布般的长发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有几缕散下来的发丝微带凌乱的垂在耳鬓边,容貌妖媚,瞳孔也是邪魅的淡紫色,眉长入鬓,俊美无双。

被小官唤作神君的凤梓一面系着腰间长而累赘的束带,一面扫了一眼垂着头恭敬立在原地的小官,不悦道,“竟敢来扰本君的觉,胆子挺大的?”

小官额上冒了一滴冷汗,果断否认,“神君,小官不敢。”

凤梓虽是作为地府的判官司,一支判官笔判尽这世间的生死,将无数魂魄带到奈何桥轮回,但这一切都并非出于他的自愿,所以做了这判官司几百年,他一直都嗜睡嗜酒,并不愿牵扯地府太多杂事。

而让他变成如今模样的人,想起那人,凤梓半眯起狭长的丹凤眼,抬眸也不知望向殿外地府的何处,他刚才竟然还梦到那人,那人在梦中轻唤他小梓,他嘴角恍然扬起一抹讥讽之笑。

到底是谁害得他成了这副模样的…

在小官再一次的催促下,凤梓索性不再计较腰间累赘的腰带,任长袍松散露出那光滑莹润的肩头,半眯着眸子随小官去了阎王殿。

阎王在殿内着急的踱来踱去,肥溜溜的大脸不停冒着冷汗,一双被肥肉堆的只剩下一条缝的眸子连带着浓密的眉毛紧挑,那宽大的袍子不时扑闪起一股冷风。

一旁实在看不下去的小官不由得出声提醒,“阎王大人,你这副模样让凤梓神君看了去,说不一定会用判官笔灭了你的。”小官也知晓阎王大人一向畏惧那凤梓神君,他也是听其他小官说起过凤梓神君的真身并非是地府的判官司,真身似乎连玉帝都须畏惧几分,但个中具体却无人知晓,况且那凤梓神君总是独来独往,实在是让他们猜不透。

阎王一听吓得立马坐到殿内的金銮椅上,强装镇定的查看生死簿,只是那肥大的袍子背后已然湿透。

“有事快说,本君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瞎闹。”还未入殿,凤梓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声音便穿透偌大的阎王殿准确无误的传入了阎王耳中,阎王手中的生死簿也准确无误的掉在了地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凤梓走入殿便看见阎王弯着肥硕的身子奋力捡生死簿的情景,狭长的眉微蹙,“小官去替他捡,你回答我到底唤我来作甚?”

一旁的小官抹了一把汗,连忙应声答应,踩着小碎步过去将生死簿捡起,捡的时候对一脸冷汗的阎王递了个眼神过去,阎王了然后立马起身整理了一下形象。

眼见凤梓眉宇间不耐烦之气越来越浓,阎王深呼一口气,将事情哗啦哗啦的说了出来,“最近凡间不能正常轮回的魂魄越来越多,严重影响了地狱的秩序,黑白无常那两个叛徒又嫌弃我去了紫琰神君那里,所以―”

“本君拒绝。”凤梓转身便走。

阎王哪会这么容易就放凤梓走,酝酿了一会儿,向一旁的小官确认有可怜委屈的模样了,肥硕的身子一跃便拉住了凤梓紫色华服的衣角,抬眸泪眼汪汪的说,“你是这一任的判官司,处理这些魂魄归属之事是你的责任呀,你要是不帮我这事就没法解决了,到时候玉帝发现了会责罚我办事不力的。”

凤梓:“……”

一脚踹开阎王,满脸嫌弃的看着他黑黝黝的肥手,“你滚开。”说着还不放心的拂了拂紫色的华服,生怕沾染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阎王忽然灵光一闪,委屈的模样立马换做了邪恶,那又厚又肥的唇抿着发出类似于淫~荡的笑声,“你若是不去我就让人将你殿中的华服全部毁掉。”

随行而来的小官脸上冒了一滴冷汗,整个偌大的地府的小官与神君都知道凤梓神君最喜的便是殿中的华服,拿华服威胁神君,不愧是无耻的阎王做得出来的事。当然这种事小官只能在心底想想。

“你敢。”凤梓皱眉,怒气在邪魅的眉宇间环绕。

阎王继续邪笑,“反正作为阎王我做这种事的权利还是有的,再说你去凡间也可以换换心情,多么双全其美的事。”

凤梓脸上的神色由怒气转为不悦而后微微蹙眉,抿唇在阎王肥硕的身体上狠狠踢了一脚,“好,本君去。”或许他真的该换副模样了。

阎王心满意足的任凤梓踹着,而后笑意吟吟的目送凤梓愤怒而离去的身影,小官扶起阎王,阎王转身走向金銮椅,脸上却恍然噙着若有所思的笑意,深不可测。

自阎王殿出来后的凤梓径直往谋判殿而去,行到一处偌大的走廊,走廊被一阵莹润的光恍然照亮,凤梓微微顿住,斜眸便看见了不远处一处神女尊像,尊像笑靥如花,却又威严慑人,而发出这些光的正是神女尊像手中拿着的那颗三生石,模样似玉,石头中央有一处裂缝,裂缝处隐约还有几丝血色。

凤梓抿唇一阵讥讽之笑自唇角倾泻而出,跟在凤梓身后的小官也知晓神君与神女之间有过一些纠葛,神君每每到这处走廊神色都格外深幽,他不敢多言语,只能垂着头不作声色。

自走廊的另一端一阵窸窣似脚步的细碎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凤梓不用转头也知晓来者是谁,收回了视线转身便欲离开。

来的人却摇着手中的玉骨扇,笑意吟吟的出声叫住凤梓,“神君何必这么着急便离去,不如留下我们叙叙旧。”

凤梓冷然一笑,转过身子,半眯起淡紫色的眸子,不悦的看向说话的人,“紫琰神君,本君无旧与你叙。”

被唤作紫琰神君的男子一袭白衣胜雪,狭长的眼眸如潺潺春水,温润的如沐春风,鼻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的唇颜色偏淡,此刻正微勾着。

若紫琰丝毫不介意凤梓不悦的态度,轻摇着玉骨扇慢步于凤梓身前,微微倾身,附在凤梓耳边低语道,“听说神君要去凡间,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说罢在凤梓发怒前轻然一跃,立于走廊另一端。

凤梓抿了唇,“本君之事与你无关。”拂了衣袖不再看那尊像一眼转身离去。

若紫琰依旧轻摇着手中的玉骨扇,透过走廊上的金烛灯眼神恍惚的看向那尊像,身后的小官看罢笑道,“神君是又想起了神女了吗?”

若紫琰弯唇一笑,看了一眼凤梓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的轻笑道,“也许我们很快又会再见了。”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