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祸起萧墙(1 / 1)

satmay1609:27:33cst2015

苏云欣与小茹赶到付府的时候,已是夜晚的辰时,天空的星辰密布,将付府偌大的宅子映射的有几分明亮。

在木漆色的宽大木匾上用着豪迈的草书写着两个字,付府,苏云欣看着那木匾上的两个字还有些紧张,她也是第一次和这种远近闻名的富商商讨生意。

不过,刚才她脚下似乎踩着了什么东西,小茹也感受到了,小茹比她先反应过来,蹲下身子去看那东西,看样子是一团肉肉的东西,苏云欣刚侧过头还未蹲下身子就听到小茹的一声尖叫。

苏云欣心底有不好的预感,走到小茹的身旁细细去看那东西,虽看不清模样,但躺在地上的确确实实是一个人,苏云欣强迫自己镇静下来,蹲下身子去探看那人的呼吸,手微微一抖,又摸了摸那人的脖子,一丝跳动都没有,看来人已经死了。

小茹吓得直往苏云欣身子里扑,哆嗦着身子不敢再去看那具尸体,嘴里不停的喃喃,“小,小姐,茹,茹茹好,好害,害怕。”

苏云欣扶着小茹站起身,又看了看门扉紧闭但是从府中有声响传来的付府,镇静着脸色对怀中的小茹吩咐道,“小茹,你别害怕,听小姐我说,你赶紧去请衙门的仵作来。”

小茹依旧还是很害怕,但是现下也没其他的办法,瘪了瘪嘴,还是迅速从苏云欣怀中出来,快步奔向衙门。

小茹前脚刚走,付府的大门便被打开,紧接着便有几个家丁模样的人跑出来,他们手中拿着灯盏,先是对着府门外的大院中照了照,待看到躺在地上的人的模样时,瞬间慌了神。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少爷出事了,少爷出事了。”

半刻钟后~

苏云欣像犯人一样的被绑在大堂中央的地上,许多付府的家丁将大堂围的水泄不通,大堂一旁的地上付家的少爷还躺在地上,不过身上比刚才多了一块白纱,将身体全部掩住,只露出那用金子镀成的靴子。

付家的老爷付明允正坐在大堂中央的木漆椅子上,眉目锋利,不停的转动着手上的玉扳指,带着锐气的眸子细细打量着此刻五花大绑跪在地上的苏云欣。

“你是怎么发现我犬子尸体的?”

苏云欣便知道付家的老爷会这样问,但人并非她杀的,说话也多了份底气,轻咳了咳,说道,“小女子是苏家绸缎庄的,本打算今晚来付府商讨我们两家的生意问题,恰巧在府门外面发现了贵公子的尸体。”

付明允又细细打量了苏云欣的容颜,想曾经与苏家有过生意来往,大概也有些印象,手中继续转动着玉扳指,又说,“虽我们付家这几日是与你们苏家有生意商谈,但是仅仅这样也无法洗脱你的罪名。”

苏云欣心底舒了一口气,还好她刚才探看了付家少爷的尸体,身上一处伤都未有,也没有中毒的迹象,死因如此蹊跷不可能是她犯下的,敛着眼帘说道,“小女子与付家无冤无仇,也没什么来往,与付家少爷更是连见都没见过,又怎么谈得上杀死贵公子,还请老爷明鉴,若老爷实在不放心,自可以让仵作一查死因便可证明会不会女子犯下的。”

付明允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苏云欣,挥手招来一个家丁,“去请衙门的仵作来。”

说罢门外便有一道声音传入大堂内,“不用了,我已经请来了。”

苏云欣大喜,门外说话的人正是小茹,眼见小茹笑得合不拢嘴的模样从人群中进来,苏云欣微微蹙眉,却在看见跟在身后进来的人的模样时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来的人竟然是刚才在路上遇见的那个奇怪男子,男子换了一身衣裳,与刚才华服的缀饰不同,却依旧是一袭邪魅的紫色华服,华服及足底,却丝毫掩不住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邪魅气息。

刹那间堂内堂外有不少人开始吵嚷起来,付府以女婢为主,不少女婢一看见凤梓便开始春心泛滥,尖叫着偷偷在女婢好友中诉说着自己终于在有生之年看见了美男子的满足之意,还有一些女婢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死命的在一旁的木柱上撞得跟木乃伊似的才晕晕乎乎的将视线重新转移到凤梓身上。

付明允也为凤梓的容颜微微一动,他虽是一介俗夫,但是也并非全然不介意男子的外貌,这般模样的男子也是少见,轻轻一咳,示意在场的家丁与女婢安静,家丁们鄙夷的看着春心泛滥的女婢,瘪嘴不说话,女婢鉴于付明允的威严,还是有所收敛,但是意淫的视线还是始终未曾离开过凤梓。

“还请仵作大人替我家犬子看看究竟是因何而死。”付明允的视线也终于自刚才起移到了尸体上,但也不过一眼,便迅速转开了。

凤梓觉得周围的声音很吵杂,很不适应突然这么多人,有一些还偷偷摸着他的腰,他半眯起狭长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的侧过头扫了一眼此刻还在有滋有味的摸着他腰身的女子,女子标准的肥头大耳,嘴里还不停的流着口水,看见凤梓转过头看向她,直接带着哈喇子晕了过去。

又是一场小骚乱~

凤梓虽不喜这种场合,但是他一进府就感受到了府邸浓浓的阴气,本能告诉他不妙,压下了心底的不悦,迈着优雅的的步子走到尸体身旁,将那白纱揭开,出于对凡人本能的厌恶,凤梓从怀中掏出了判官笔,将判官笔轻点在尸体的额头上,果不出他所料,凤梓将判官笔收回怀中,拉了拉因为蹲下身子露出肩头的宽大华服,慢慢起身。

他一向不喜礼数,对于身为富商并且还是付家老爷的付明允也只是站在原地扫了一眼,打着哈欠云淡风轻的说道,“公子的死因很蹊跷,与鬼灵有关。”

凤梓说这话时眯了眯眸子,淡紫色的瞳孔闪着幽深的光,这人并非是正常死亡,魂魄也还在体内,并没有正常轮回到地府的奈何桥,看样子阎王那老头说的事也确有其事了。

在场的下人迅速乱成一团,大家都因为凤梓说的鬼灵而吓得惊魂失色,有胆小的女婢直接吓得晕了过去,一时间场面又混乱了起来。

苏云欣仿若未感到场面的混乱一般,直直望向一脸慵懒悠哉的凤梓,这个男人真的很奇怪,不过这样一来,也算是为她洗脱了罪名。

付明允面色铁青,商人最忌讳鬼灵之事,但事到如今,这幅场面他不能任由混乱下去,否则会影响他在商场的威望,起身脸上甚有威严的看着在场慌乱的众人,“此事切不可妄作定论,我想起犬子有长期酗酒的习惯,定然是死于酗酒,绝非是因为这位仵作大人所说的鬼灵。”

因为付府的少爷沉迷于酒色与胭脂水粉是众人皆知的事,大家听了付明允的话也细细想了想,再加上付府少爷今晚确实也饮了酒身上还有股酒味,大家原本慌乱的心得到了丝平静,她们纷纷叫道,“少爷定然是死于酗酒,老爷节哀。”

付明允抿了抿唇,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挣扎,见众人冷静下面舒了口气,急忙对着一旁的家丁淡然吩咐,“将少爷抬到后院去,这事就到此为止。”

凤梓打了个哈欠,懒懒的提了提及到足底的华服,淡紫色的瞳孔一扫跪在地上的苏云欣而过,正巧苏云欣也一脸惊愕的看向他,他半眯起狭长的丹凤眼,迅速移开眸子,心底暗想,这府中定然有什么蹊跷。

“爹爹,我不同意,你怎么能就这样草率了事?”

新书推荐: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 若当年华非似锦 娱乐明星奶爸 我被不肖子孙挖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