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出手相助(1 / 1)

satmay1616:40:39cst2015

苏云欣斜过眼看去,只见一个秀眉凤目,肤色雪白,略施淡妆的脸格外精致,还着了一袭鹅黄色的长身罗裳的女子,女子俏丽的脸紧皱着,不满之气在好看的眉眼间环绕,进来时还狠狠的瞪了一眼苏云欣,眼中含着几丝厌恶之情。她听说下人说是这个女人发现哥哥的,心底不免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

苏云欣在心底默默的抹了一把汗,她最近怎么老惹人嫌……

付嫣然怒气冲冲的走进来,在付明允面前又重复了一遍,“爹爹,哥哥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难过,还叫来外人——”说着不屑的挑眉去扫了一眼凤梓,凤梓打了个哈欠,完全忽视付嫣然不屑的眼神,伸出修长的手理了理紫色华服。

付嫣然吞了吞口水,却是为凤梓那惊为天人的容颜所震慑,但她不允许自己对一个身份卑贱的仵作流露出丝毫倾心之意,装作之前的不屑的收回视线,继续说道,“总之爹爹你不要随意就决断这事了,就算你不喜欢哥哥,就算哥哥素日里挥霍无度,违背了你勤俭节约的原则,但是哥哥毕竟是你的儿子,你不能就这样算了,你这样在天上的娘亲该有多伤心。”

付明允耳边听到了一些下人的闲言碎语,又见付嫣然一副盛气凌人不依不饶的模样,一怒之下伸手打了付嫣然一巴掌,涨红着脸骂道,“混账东西,还不回房间去,爹爹做事自有爹爹的理由,你一个女孩子家家骂骂咧咧的样子成何体统。”因为怒气太盛还差点没晕过去,一旁的管家立马上前来扶着付明允。

付嫣然自小被娇生惯养,从未被爹爹打过,这一下让她觉得格外羞耻,眼里顿时盈满了泪珠,“爹爹,你真是太狠心了。”

这边,小茹替苏云欣解开绳子后带着疼惜的问苏云欣疼不疼,苏云欣活动了一下肩膀,对小茹笑着摇摇头,“还好你及时请了仵作来,不然我得被绑到什么时候也指不定呢,真是辛苦你了,小茹。”

小茹觉得忽然被苏云欣表扬,心里乐开了花,腆着脸吐着舌头,“小姐,你才是辛苦,都怪我大叫才会让小姐被迫证明清白,而且小姐那么镇静我觉得自己没用死了。”说着哀怨似的敲了敲自己的头。

苏云欣在小茹的搀扶下慢慢起身,因为跪的有些久,起来的一瞬间腿有些麻,一时未站稳,小茹也没意料到,苏云欣身子急速往下倾,在那一瞬间苏云欣下意识的便拉住了立于她前面的凤梓那一角紫色华服,凤梓打着哈欠正想离开付府,感觉到背后有人拉了他一把,下意识的侧过身子推开了苏云欣。

这一推,苏云欣的身子直直倒向一旁木椅,头直直撞在那木椅的木角上,苏云欣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正在争吵的付嫣然与付明允也看见了这一幕,不由得停下了争吵。

小茹急忙过去扶起苏云欣,却在手上染上血的那一刻尖叫出声,苏云欣压下小茹的手,示意她现在已经够乱了,不要再添乱了。

她能感觉到头上有鲜血流出,看着小茹手上那几缕血色的那一刹那,她的唇色近乎惨白,她不喜血色,强忍下心头的翻涌的感觉,示意小茹将她扶起。

流流看苏云欣的模样也有些不对劲,低声在凤梓耳边说道,“神君,那位姑娘似乎不太好。”

凤梓自然也是看见了苏云欣忽然惨白的脸色,但是与他又有何关呢,忽然拉住他他推开也不过是本能而已,他一向不喜太多麻烦缠身,也不喜与他人有太多瓜葛,挑了挑俊美的眉头,慵懒的拉了拉松散的华服,转身便往大堂外而走。

付嫣然见凤梓往外走,对于苏云欣的厌恶之情越发深,刚才爹爹打她的怒气还在心头,也不顾及此刻气得快要晕过去的付明允,冲过去便朝刚站起来的苏云欣狠狠的打了一个巴掌,不屑的说道,“一个小家商户的女儿而已,还想用什么苦情戏勾引男子,而且看你这副狐媚的样子,定然是曾经勾引我哥哥不成,然后一怒之下杀了我哥哥,毕竟我们付家是远近闻名的富商。”

付嫣然越说越来劲,她刚才看见凤梓明显多看了这个女人几眼,心头怒气更盛,抬手又是一巴掌,不过手腕上倏然多了一双修长如玉的手,她抬眸,“哪个不长眼敢拦―”原本怒气的脸色立刻缓和了下去,话说到一半深深吞回了肚子中。

凤梓松开了付嫣然的手,还略带嫌弃拂了拂手,微微一倾身挡在还处于震惊中的苏云欣身前,居高临下半挑着眉,对于面前这个女子,他打心底厌恶,虽不愿与她多说一句话,但还是忍住将话说完,“明智的话最好住手。”

付嫣然明显看见了凤梓眼中的厌恶之情,心底的嫉妒犹如藤蔓一般在她心上缠绕迅速生长,她压下心底的愤怒,瘪着嘴想要解释,凤梓却拉起苏云欣便往付府外面走,只留给她一道邪魅的背影。

付明允不自然的咳了咳,眼神示意那跟在他身边多年的管家将付嫣然拉下去,又面带威严的对着众人说道,“此事就此为止,谁再提起便按逐出付府办。”

一瞬间,下人纷纷散去,一些女婢还倚在门上远远看着凤梓离去的背影,知趣的婢女也便结伴三三两两的下去了,大堂内顿时便只剩下付明允以及一些抬付家少爷尸体的家丁……

凤梓将苏云欣带出付府便立即松开了苏云欣的手,将手在华服上来来回回的蹭了个遍,那勾下头细细专注于蹭手的侧颜让苏云欣不住多看了几眼,这男子仿若书本上那种惊为天人的男子,即便看似奇怪,还自称什么本君什么之类的,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身上的每一处都散发着魅力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神君,你这样的行为似乎有些太明显了。”流流觉得凤梓这样做嫌弃之意实在过于明显,对方毕竟女子,想着这样或许会伤着她们的心。

却在看见小茹那张眼冒红心外加口水直流的脸的时候倏然住了嘴,他大概是想多了。

“哇,小姐,仵作大人好美。”

苏云欣一翻白眼就扯着后脑勺的伤口处疼,因为疼苏云欣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嘶的声音,正在蹭手的凤梓虽然几多不愿意,但还是蹙眉不耐烦的从怀中掏出了一瓶药递与苏云欣。

“这是灵药,敷上不出一日便会好。”

苏云欣接过那看起来格外名贵的瓶子,作为商场老手的她有直觉这瓶子不像是什么寻常之物,虽说刚才这个男子推开了她,但毕竟也是她先毫无预兆的去拉他,也未有责怪之意,况且刚才他还替她挡下了一巴掌,推搡着想要返回这珍贵的东西,却发现凤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远,隐隐约约只看得见那一袭紫色华服,在清浓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突兀。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苏云欣大喊。

凤梓虽已经走远还是听到了苏云欣的声音,不耐烦的蹙眉说了一句,“真是麻烦,刚才就不该返回去救她。”

流流:“……”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