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坏事多磨(1 / 1)

wedmay2012:35:09cst2015

小茹回来时已经是临近傍晚了,苏云欣看小茹累得气喘吁吁的模样,蹙眉迎了上去,问道,“怎么了,小茹?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茹看见墨允斐的时候明显愣了愣,刚想说话的嘴立马顿住,拉着苏云欣去了铺子外面,清秀的小脸上还淌着汗,见不会打扰到墨允斐,小茹才急声出口,“今日一大早就有人想要劫持我们铺子新运过来的货,劫匪看起来身手很敏捷,一发现就跑没影儿了,因为那群劫匪将货仓弄得很乱,我过去收拾了大半下午忙到现在才能过来铺子这边喘口气。”说着不停的用手扇着风。

苏云欣心下一紧,蹙眉道,“看来货仓那边的货物需要多派一些人去把守,辛苦你了,我去给你泡杯茶过来。”说着便转身往铺子里面走,却在转身看见了墨允斐,看那样子似乎是被她们的说话声吵醒了。

小茹探过头也发现墨允斐醒了,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墨哥哥,我们说话太大声了,吵醒你了。”因为墨允斐比小茹大了两岁,小茹便一直唤他墨哥哥。

墨允斐抿了唇摇摇头,从怀中掏了一把羽扇出来,顺带将刚才他喝过的茶杯端了过来,小茹不知道墨允斐要做什么,但是看墨允斐那颤颤巍巍的模样,急忙出手扶住了差点要倒下去的墨允斐。

忧着色去问墨允斐,“墨哥哥,你没事吧?”

墨允斐看着因为他一不小心摔碎在地上的茶杯,一边埋怨自己,一边又不好意思的垂眸不敢去看小茹,垂头丧气的说道,“都是我没用,本来想你喜欢喝凉茶就想将那杯现成的端给你,还想给你扇扇风,你都累成这样了。”

小茹大吃一惊,并未料到墨允斐是想要做这些事,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绯红,将墨允斐扶起,局促的支支吾吾的说道,“墨哥哥,小茹我去喝喝凉茶。”说着慌忙而逃。

苏云欣奸笑着看着小茹绯红的脸,又抬眸看着皎洁的月色,嘴边划开一抹嫣然的笑意。

接下来的几天,苏云欣都在忙着装运付府的绸缎,苏家原本就算不上绸缎庄中比较有名的,付府原本找她们做这笔生意就已经是极好了,所以为了做好这笔生意,每一个细节苏云欣都自己亲自去检查。

几天下来,苏云欣也自然是累的不成模样,小茹虽然心疼她,但是也知道她的性子,便也只能跟着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一切装运完毕后,已经是几日后了,顾不得小茹劝她歇息一会儿,苏云欣吩咐铺子里面的人将绸缎装运到马车上,便亲自随着马车去了付府。

马车在付府的后门停下,管家早已在原地等候,一见苏云欣从车上下来,笑着迎了上去,“苏姑娘做事真是有效率,这么快便将货物运了过来,而且苏姑娘还亲自送过来。”

苏云欣笑着摆摆手,“这是小女子的分内之事。”

管家笑着点了点头,又吩咐身后的家丁上来将货物搬进去,眼看着所有的货物都被搬运完了,苏云欣望了站在门口处的管家一眼,正打算作别,却无意瞟到有一个穿着素衣的女婢走过,脸上还落着泪,神情格外悲伤的模样。

想是这付府给付府少爷办的丧事这么几天也该办完了,为何还有人穿着素衣,一时不由自主的问出了声,“管家,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为何这府中还有穿素衣的女婢?”她问得小心翼翼,毕竟丧事这种事对每户人家都比较隐晦。

管家顺着苏云欣的眼光看过去,看见了那一身素衣的女婢,不由得蹙眉,侧过头对苏云欣摇了摇头,极为神秘的看了看四周,凑在苏云欣耳边低声说道,“不瞒苏姑娘,府中昨晚又有一个侍女死了,现在府内老爷正在请仵作大人查看死因。”

苏云欣虽然也是料到有人死了,但是听管家这么一说,还是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付府接二连三有人死去,也实在诡异,苏云欣忽然想起那日凤梓说付府少爷的死因与鬼灵有关,莫非这付府是什么不干净之地?

苏云欣感觉眼皮子一跳,管家又扫了一眼苏云欣,低声说道,“这事还望苏姑娘保密,老爷吩咐了这事不能外漏,老头子我也是看苏姑娘是信得过之人才说与你听。”

苏云欣听罢点了点头,“这事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管家满意的点点头,“麻烦苏姑娘了,若是不嫌弃可以进府喝口茶再走?”

苏云欣摆摆手,她现在累得要死,还是想回去歇息一会儿,挥手也就笑着推拒了管家的好意,“谢谢管家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但小女子还有些私事,先行一步。”

管家也不多做阻拦,垂眸进了府,关上了那道木漆色的大门。

苏云欣本想随着马车径直回铺子,但是她又想起小茹早几日便叫嚷着想要吃绿豆糕,也便让铺子里面驾车的马夫去前面的那个巷道等一会儿,她独自一人去了这附近卖绿豆糕的铺子,打算买些绿豆糕。

这家卖绿豆糕的铺子味道极好,苏云欣一直以来都格外倾心于这家,无奈今日人格外多,苏云欣顶着烈日等了许久,好不容易等到了,苏云欣接过装绿豆糕的袋子,转身便离开人潮朝马车等的巷子而去。

但是她感觉有谁在她身后推了一把,她本就格外疲惫,又在烈日下等了许久,这一下让她一时没站稳,身子急速下倾,摔倒在那满是砾石的石子路上,手中的袋子也掉在地上,绿豆糕撒了一地,那日擦破的手腕刚好,又添加了几道伤痕,苏云欣忍着对血色的恶心感与身子的不适感,勉强着撑着身子起来。

周围有不少人在一旁看热闹,看那些装扮都是一些富家小姐,这附近住的也都是些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那些女子施了妆容的脸上扬着讥讽的笑意,丝毫不为苏云欣此刻狼狈的样子所动。

在不远处的一处阁楼上,一群袅绕妖艳的女子将一个男子围在其中,男子有着一张俊美无双妖媚的如同狐狸的脸,细细一看,却是北门逸。

北门逸拂开挡住了他视线的那个女子,女子瘪瘪嘴虽是心底不满,但也不敢多说话,乖乖的退到一边去。

这时,一个女子自外进来,女子一袭浅蓝色银纹绣百蝶度花的上衣,腰身紧收,下面是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梳着精致的发髻,仅戴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映衬出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枝翡翠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一张绝美的心形脸蛋,小巧挺拔的鼻子,柳叶般弯弯的眉,薄薄的嘴唇,竟是倾城之颜,女子也是这烟云阁的头牌花魁,步倾城。

步倾城施施然的走过来,原本那些还缠在北门逸身上的女子主动离了北门逸身边,步倾城浅笑着来到北门逸身旁。

一旁一个面色冷淡如冰的男子手中抱着一柄通身黑色的剑,着了一袭月牙色的蟒袍,蟒袍及足底,将那修长笔挺的身姿展露无遗,这人便是北门逸贴身侍卫白寒,他看见北门逸嘴唇噙着笑意看向外面,对身旁来到的步倾城视若罔闻,冷漠的出声提醒道,“公子,步姑娘来了。”

北门逸噙着笑意将步倾城揽入怀中,眼眸却依旧盯着那一抹淡绿的身影。

这女子又该如何面对这种场景,他倒是很感兴趣……

新书推荐: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 若当年华非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