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恶鬼缠身(1 / 1)

satmay2312:36:14cst2015

料理完铺子的事,苏云欣也觉得实在是乏了,将余下的事交予小茹便借着朦胧的夜色回了府里。

回去的路是条算不得偏僻的小路,但不知为何,苏云欣总觉得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她耳边涔着冷气,一股寒意不断从背后扑来,她不由得顿下脚步,缩了缩脖颈,打眼扫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其他的人才继续前行。

忽然从黑暗之中伸出了一双手,一股熟悉的幽香扑面而来,还夹杂着一阵奇异的味道,苏云欣还来不及反应,一阵白光便在她周围闪现,借着那白光苏云欣看清了这双手的主人,竟是多日不见的凤梓。

凤梓手中拿着谋判笔,对着苏云欣周围一团与夜色相融在一起的黑气一点,嘴里还不停说着,“孽障们,还不速速回地府的奈何桥轮回,若再在凡间作乱本君让你们永世无**回。”那阵柔和的白光照亮了凤梓那惊为天人的容颜,额角的小痣越发邪魅,苏云欣一时看呆了,也忘了她现在是处于何种处境。

厉鬼们都很害怕凤梓,迅速离开了苏云欣身边,尖叫着散开了,原本飘渺的身躯顿时化为灰烬,眼见那些厉鬼去了奈何桥,凤梓眼也不抬的收回判官笔,将判官笔放入怀中,垂眸发现苏云欣正呆呆的望着他,迅速松开了苏云欣的手腕,离了苏云欣几分,作势还打了个哈欠。

苏云欣这也才回过神来,看着四周朦胧的夜色,蹙眉问,“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你既然知晓这些地府之事,本君也便不与你拐弯抹角,刚才你是被一群恶鬼缠上了。”

苏云欣惊呼一声,难怪她刚才总觉得有人跟在她身后,但是侧过头又什么也看不见,想起刚才那些她所感应到的都是真的,心底一阵恶寒,苏云欣靠着一旁的木柱站稳,惨白着脸色说道,“这附近也有恶鬼吗?”她所了解到恶鬼一般都是生前死不瞑目的人靠着念想残留在凡间的虚体,他们所飘荡的地方一般是刑场或者是死的地方,但这附近都是商人的居所,又怎么会有一群这么多的恶鬼呢?

凤梓听罢若有所思的打量了苏云欣一眼,苏云欣垂眸看了看自己,蹙眉问,“你这样看着我,是我身上还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凤梓抬眸打了个哈欠,面色一如往常的慵懒,“谁知道呢。”不过这附近会聚集如此多的厉鬼,也确实诡异……

苏云欣见凤梓也没打算认真回答她,虽然很好奇,但还是忍下了心底的疑惑,又隐约嗅到了空气中那股异样的味道,微微挪了几步,凑近凤梓又细细闻了闻,“你饮酒了吗?”说完苏云欣便看见了一旁木柱边堆着的一些酒瓶,横七竖八的,此刻正静静躺在角落里。

凤梓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漫不经心的应了声,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瓶子,淡紫色的瞳孔轻轻一动,那瓶子便打开了,凤梓仰头便喝光了里面的酒。

苏云欣不由得讶异凤梓的酒量,喝了这么多酒,竟然一丝醉意都没有,脸上连一缕绯红都未有,模样平淡的如同素日,讶异之余,苏云欣耳边传来了流流的声音。

“神君,你怎么一送完侍女的魂魄就不见踪影了,流流我到处找你呢。”流流在凤梓身旁停下,弯着身子剧烈的喘着粗气。

凤梓斜眸扫了一眼流流,又拿出了一个酒瓶,轻松的又解决了一瓶酒,有些不耐烦的蹙眉,“本君去哪里还要向你禀明吗?”

流流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神君言重了,流流不是那个意思。”斜眸发现苏云欣也在,流流惊讶的挑眉冲苏云欣打了个招呼,“原来苏姑娘也在。”

苏云欣冲流流笑了笑,“碰巧就在这里遇上凤公子了。”

“那苏姑娘与神君真是太有缘了。”

苏云欣莫名的觉得脸上一阵绯红,凤梓扫了一眼苏云欣的反应,眉头微蹙,动了动身子,手中执着酒瓶,也不顾紫色华服散落在肩头露出了里面光泽莹润的肌肤,迈着优雅的步子向黑暗深处走去。

“流流,再去替本君买些酒来。”

流流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神君,你爱喝的酒附近的酒庄已经卖完了。”他买完酒便和神君去收侍女的魂魄,这样看来才不过短短几刻钟,神君便将他从好几个地方好不容易买来的酒喝光了,他虽在地府便听小官说起过神君的酒量,却未曾想神君竟嗜酒到如此地步。

苏云欣眼中灵机一动,在一旁笑着开口,“那不如去我家,我家有许多珍藏的酒,正好凤公子也曾说过凡间的膳食很美味,而且正好我也会做一些卞国有名的菜式。”这样一来,或许可以消除那日凤梓模样不悦的隔阂,也幸好她对自己的厨艺很有信心。

流流听罢当着凤梓的面不敢拍手叫好,却也是浅笑对着苏云欣点了点头,凡间的膳食,他好久都未尝到过了。

“就吃一顿饭,不会太麻烦你的。”苏云欣两手交合,话出口才发现竟带了份哀求。

凤梓垂眸扫了一眼空荡荡的袖口以及那快要见底的酒瓶,半眯起狭长的眉,苏云欣以为凤梓还是不愿意,凑近几步,蠕动着唇角刚想再说些什么,凤梓便转身绕过苏云欣,紫色的华服衣角拂过苏云欣的鼻尖,缠绕过一阵袭人的幽香,苏云欣看着凤梓的背影,一时愣在原地,夜色中凤梓的背影过分妖娆,即便那面色清冷,但却依旧遮挡不住凤梓身上散发出来的魅惑。

“真是麻烦的女人。”

苏云欣耳边能听到的只有这一句话,却不知为何,心底有着抑制不住的雀跃,或许是为了凤梓愿意随她而去她家宅,或许是为了刚才明明很嫌麻烦的凤梓却还出手救了她,她记得那日他说过他不会再出手救她的……

“凤公子,你走错方向了,是这一边。”

“………”

“神君,你落下的这些酒瓶怎么办?”

“难道要本君亲自去收拾?”

“……是,流流立马收拾。”

新书推荐: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 若当年华非似锦 娱乐明星奶爸 我被不肖子孙挖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