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牵扯不清(1 / 1)

monmay2513:00:00cst2015

苏云欣跟在凤梓身后,鼻间还残留着刚才凤梓用手触碰她额头带来的一阵幽香,她垂着头,局促的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脚。

“苏姑娘…”

咦,耳边似乎传来了流流的声音,苏云欣还未来得及反应,鼻间快要散去的幽香又袭来,她能感受到自己似乎是跌入了一个怀抱中,抬眸恰巧对上凤梓垂下来的那一双仿若盈满了满天星辰的眸子,殷红如血的薄唇微抿,背后是一弯皎洁的明月,在那清瘦的背上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

“你怎么每次都这般不小心?每次都要本君出手,真是麻烦死了。”

苏云欣斜眼看过去,才发现刚才她的一只脚已经踏空在院内的小池子边,若非是凤梓拉住了她,她现在已经跌入了这四季都溢满了冰水的池子中。

“对不起,刚才想事情出神了。”苏云欣打了个抖。

“苏姑娘莫非还在想刚才神君赐字的事?”流流在一旁奸笑道。

苏云欣被流流问的脸一红,别过脸,蠕动着唇角小声说,“我只是在想今日的铺子的事,没有胡思乱想那些。”

“苏姑娘想就说出来,何必遮遮掩掩的呢?”

“流流,我真的没乱想。”苏云欣脸已经涨红成一片,却依旧咬着下唇反驳。

凤梓噙着凉薄的唇角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苏云欣,而后修长的手一松,待苏云欣站稳后,打着哈欠离去,留给两人一个绝美的背影。

“流流,从苏姑娘那里多拿些酒来。”

流流应了声,而后在苏云欣身后邪笑出声,还用着纤细的手肘去撞了撞苏云欣,挑眉道,“苏姑娘,神君就是这副性子,你努努力,也许神君对你就上心了呢。”

苏云欣张着嘴,还未开口,流流便转身朝她们家的酒窖而去了,她也不讶异,凭流流的本领找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流流嘴上说得容易,看凤梓那一副淡然的模样,仿佛刚才赐字的事完全是随性而为,也猜不懂他的心思。

算了,苏云欣摇摇头,她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斤斤计较了,还不如好好的做好这一顿饭,苏云欣挽袖,信心满满的去了后院的厨房。

她前几日从京城酒楼师傅那里正好偷偷学了几道菜,虽然做法很复杂,但是想及做出来后凤梓吃了高兴的模样,她挽袖,拿起菜刀便开始下厨。

苏云欣在做最后一道菜的时候正巧小茹从铺子里面回来,小茹并不知道凤梓来了,扯着声音便冲着偌大的宅子吼道,“小姐,茹茹好饿,唔,好香,小姐~”

正在切菜的苏云欣手一抖,菜刀直接切到了她的小手指,下意识的叮咛出声,碰巧跑过来的小茹看见满手是血的苏云欣,因为她知道苏云欣不喜血色,急忙将身上的一角衣衫扯下来替苏云欣包住伤口。

看着那不断往外流血的手,还有还沾着血迹的刀,小茹立马明了的事情的因果,瘪着嘴蹙眉道,“小姐,对不起,都是茹茹太心急了。”

苏云欣忍住手上传过来的疼痛,刚想开口说没事,便听见小茹身后传来一阵声音,“若是不想留下疤,须得上一些灵药。”

定睛一看,说话的人正是凤梓,他半倚在门上,环着双臂,并未看向这边,那一袭紫色的华服在夜色下的显得越发魅惑,凤梓说话的声音很悦耳,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突兀。

苏云欣手一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灵药吗?我有。”说着从怀中掏出了白日北门逸递与她的灵药,还拿着那灵药在半空中晃了晃。

小茹转过身子见是凤梓,激动的打了个抖,流着口水打量凤梓,而后压抑住内心的小激动一边细细看着那灵药,看样子像是大户人家所用之物,瓶子浑身莹润剔透,而且还淡淡的散发着一股若隐若现的龙延香,想小姐并不用这些药物,蹙眉问道,“小姐,这灵药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你平日也不用这些看样子很奢侈的东西呀。”

凤梓倚在门上的身子微微动了动,那不知看向何处的眸子淡然移到苏云欣手中拿着的药瓶上,他不过一眼便看出了那药瓶的来历。

“苏姑娘何时与宫中的人有来往了?”他虽未在凡间呆过,但是那瓶子的主人他一扫便能知晓是何人持有,他一眼便看到了穿着一身上等蚕丝织成的华裳的男子,这男子他轻易便能看出他的身份。

苏云欣又晃了晃手中的药瓶,不甚在意的说道,“只是恰巧碰到了太子殿下,他就顺手给了我这个药瓶。”说起北门逸苏云欣不由得脸一抽,那个自恋的死狐狸!

凤梓却听出了苏云欣明显的敷衍,抿唇道,“若非是无亲无故,堂堂太子殿下会随意给女子这么名贵的东西吗?”

苏云欣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你不也是无亲无故给了我两个价值连城的药瓶吗?再说她又怎么会知道还能遇见那个死狐狸,再说这个药瓶她也不觉得北门逸那样的人给了有什么深意。

“前几日有过一面之缘,然后碰巧又遇见了,他那样自恋的男子,而且还混在烟云楼那些地方,随手给这些东西也很正常吧。”她可忘不了那时候她看见的他探出头时那双搭在他肩上肤泽如玉的香手,这个男人可不是什么规矩的人。

小茹在一旁含着有深意的笑意打量着苏云欣,而后摸着下颚若有所思的开口,“果然太子殿下是对我家小姐有意思,小姐要享福了,呵呵~”

苏云欣伸过手便给了小茹一个爆栗子,咬着牙恨恨道,“小茹,你能不能不戏弄小姐我,那种和狐狸一样的男人小姐我躲还躲不及呢。”

“看样子苏姑娘与你口中所谓的死狐狸一样的男人来往还是算深的。”凤梓在一旁忽然轻声开口,声音里多了分清冷。

站在外面候着的流流听罢噙着邪笑望着凤梓绝美无双的脸庞,虽脸上依旧是素日慵懒的模样,但恐怕连神君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句话说出口旁人听来的感受。

苏云欣并不是太喜欢像狐狸一样的北门逸,而且初次见面就戏弄她,让她根本捉摸不透这个男人,听到凤梓这样说,第一反应自然是反驳,“我们最多也就是有过两面之缘,以后兴许遇都遇不见了,说来往深还算不上。”

“是吗?”凤梓恍若意识到什么,淡紫色的眸子上挑,“你手肘处的伤若用了那个男子给你的药,便不可再服用本君给你的灵药,你自己好自为之。”

苏云欣微微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她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凤梓,即便她将伤口掩在衣袖下,凤梓也能轻易发现,不过她怎么总觉得凤梓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对劲,想着或许还是因为那日在生她的气,不敢去看凤梓,腆着声音小声问道,“凤公子莫非还在因为那日我说错了什么话而生气吗?”

“你在胡说什么?本君何曾生―”话说到一半,凤梓恍然反应过来,那日他面带不耐烦的离开,斜眸扫了一眼有些不安的苏云欣,难怪她会以为他是在生气。

“小姐,你什么时候又和仵作大人见过面,好狡猾。”小茹在一旁娇嗔出声,没想到一向不近男色的小姐不仅与如此俊美的仵作大人有来往还与太子殿下有私下来往,看来她家小姐也总算是有点作为女子的自觉了。

新书推荐: 重生女遇到穿越男 雄兵连之强吻鹤熙 玄幻之我能提取属性 蒙德旅行者 一胎三宝:我妈咪超A的 高冷男神:溺宠小萌妻 系统它要取我小命 咸鱼圣女:跟天帝混有饭吃 再次为龙 这个吕布实在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