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情从何起(1 / 1)

tuemay2612:00:00cst2015

“小茹,我―”

“既然你手上有伤,便不要再下厨了,回房去包扎敷一下比较好。”凤梓收回了视线,从怀里掏出一个酒瓶,打开瓶盖便咕咚下肚,说完便耷拉着松散的华服离去。

“没事,这道菜马上就做好了。”苏云欣不甚在意的摆摆手,虽是不喜手上明显可见血色的白纱,但依旧还是转身拿起菜刀切起了菜,又仿佛想是想起了什么,补充道,“我见那日你府邸外面倒着的一些汤汁是卞国一道很出名的菜式,想必你也喜那道菜,我马上就把这道菜做好。”

正迈着微带着慵懒的步子的凤梓在听罢后身子轻微一滞,送到殷红的唇边的酒瓶顿了一下,淡紫色的瞳孔半眯,不过一会儿,而后咕咚又喝了一口,离去的步子并未停下,慵懒着神色不甚在意的说道,“随你。”

流流站在门外面一时看着手上还流着血的苏云欣有些为难,但是眼见凤梓远远离去,蹙眉摇了摇头,还是紧紧跟了上去。

小茹眼见凤梓已经远远离去,又是一阵花痴,“仵作大人真的好美,近一看真的是太美了,小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俊美的男子。”说罢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

侧过身子又见苏云欣因为手上有伤切起菜来模样有些吃力,忧着色转身小跑入了厨房,“小姐,要不先敷一下灵药,你的伤就这样放任不管万一化脓了怎么办?”

苏云欣用袖子擦了一把汗额上的汗,手中的动作并未停,绕过小茹又抓过来一个篮子,拿起里面的菜继续切,“没有关系,你也知道我从小受伤的伤口就很容易好,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小茹眼见苏云欣坚持,也不好再阻拦,她家小姐的体质一向比较好,伤口也好的比普通人快,只好站在一旁,偶尔过去替苏云欣擦擦汗,她对下厨这方面很无力,也无法帮到小姐。

“小姐,你是不是爱慕仵作大人吗?”小茹忽然出声。

苏云欣切菜的手微微一顿,但并没有否认,“是。”

她本以为小茹会说一些戏弄她的话,却没想到小茹猛的跳起来,挽袖振臂,激动着嗓音说,“小姐,茹茹绝对支持你,你要是把仵作大人收入麾下,以后我就可以天天近看如此俊美的仵作大人了。”

苏云欣默默的擦了一把汗,“小茹,你有那个空闲操心小姐我,不如还是好好想想你和小墨的事。”

原本还激动的小茹顿时就安静了下来,紧绞着衣角,身子在门上蹭来蹭去,那素日大大咧咧的形象忽然如此忸怩,苏云欣垂眸轻笑出声,果然这丫头心里并非全然没有小墨的。

“小姐。”小茹好半天才轻唤出声。

“恩。”

“墨哥哥他很有可能有其他的心上人了。”

苏云欣讶异出声,“小茹你怎么会这样说?”

小茹叹了一口气,“墨哥哥他最近总是偷偷摸摸的做些什么,我问他他也不告诉我。”说罢猛然起身,挽袖怒道,“他一定是有心上人了,又不好意思告诉我。”

苏云欣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实在是搞不懂小茹脑袋里想些什么,墨允斐心里想的什么大家都看得明白,为何小茹如此伶俐的人就翩然不懂呢。

放下菜刀,苏云欣从怀中掏出墨允斐白日给她的请帖,轻然走到小茹身边,将请帖塞入她的怀中,拍了拍她的肩头,笑道,“小茹,你就别多心了,这是小墨让我交予你的请帖,他说因为你想看一些大场面所以他就为你要了份过段日子云府大宴的请帖。”

小茹抖着手接过那请帖,还有些不可置信,苏云欣顿了顿继续开口,“小茹你就承认吧,你心里也是有小墨的,而小墨其实一直爱慕的女子都是你。”

小茹脸上难得一见的划过了一丝绯红,她别过脸,撅嘴小声说道,“小姐,我才没有。”

苏云欣想墨允斐做到如此份上,她也把话挑明了说,小茹无论如何也该心中有数,也就当她是羞涩,泯然笑了笑,转身继续做菜。

两刻钟后,苏云欣终于做好了所有的菜,唤来小茹便将菜端向了正厅,一进入正厅便见屋内四处散落着一些酒瓶,抬眸只见凤梓坐于屋内的中央的木漆椅上,身上紫色的华服因为很宽松将那色泽莹润的蝴蝶骨露了出来,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邪魅的气息,看不清面容,只能看见那一头如墨的长发散在身上,及到椅子角,些许掉落在地上,掩去了半边的容颜。

再看流流也靠在一旁的木柱上,双目紧闭,还有清浅的气息声,看样子似乎是睡去了,苏云欣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打断了想要出声的小茹。

将装在盘子里面的菜轻手轻脚的放于屋内的木桌上,侧过身子对着小茹使了个眼色,低声说,“厨房还有几盘菜,你就先拿去凑合吃了。”

“那你呢,小姐?”

苏云欣侧过头又扫了一眼凤梓,压低声音说道,“我在这里守着,若是他们醒了我就拿去厨房热热。”

“那小姐你可还别忘了找时间去敷一下手上的伤。”

苏云欣点了点头,眼看着小茹出去了,才转过身子在木桌边坐下,她将身子趴在木桌上,本想等了一会儿,却实在抵抗不了睡意,这几日她奔波在铺子里面,也未好好睡过觉,不一会儿,便带着清浅的呼吸睡去了。

夜色清浓,如同披着一面银白色的薄纱,若隐若现的摇曳出几丝魅惑,天空半挂的一弯皎洁的明月让魅惑又多了几分清明。

原本还寂静无声的屋子忽然响起了一阵低不可闻的脚步声,一道身影猛然闪过,原本还倚在木椅上的凤梓恍然间便到了苏云欣身边,他捋了捋额前有些凌乱的碎发,垂下那双淡紫色的瞳孔,看向此刻带着清浅气息已然睡去的苏云欣,又看那露在外面的手指已经一片殷红,半眯起狭长的丹凤眼,他记得这个女子是不喜血色的,每一次见了血色都面色苍白,却又为何要执意做完那道菜?

“你也不用消除我的记忆,我都说过不会说出去的,你就放心好了,以后不该问的事我也不会多问了,所以这样可不可以让我记着关于你的这些事?”

“我见那日你府邸外面倒着的一些汤汁是卞国一道很出名的菜式,想必你也喜那道菜,我马上就把这道菜做好。”

凤梓恍然想起这个女子曾说的这些话,修长的手指尖下意识的触上了那秀气的小脸,在触碰到那细腻皮肤的一刻猛然收回,但不过在半空中一顿,便又伸了回去,像是发现什么新奇的东西一样在苏云欣脸上细细摩擦,他一直不愿意触碰其他的人,却未料到如此去触碰一个人,内心会如此激动。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他细细去打量苏云欣睡熟的侧脸,不自觉的低喃出声,“为何你要为本君做到如此地步?又为何本君翩然不厌恶你做这些事呢?”

被人触碰的苏云欣不自觉的蹙眉唔了一声,凤梓急忙收回,又见苏云欣用着受伤的手去挠自己的发丝,眼见因为那动作小手指上又在涔血,凤梓随手施了一道灵力,眼见苏云欣再次沉沉睡去,而后将苏云欣的手包入手心中,解开白纱,然后在那稚嫩的小手指上施了灵力,眼见血色消去,才满意的收回手。

凤梓淡然起身,他侧过头看向窗外的夜色,一直驻足在原地看了许久,紫色华服隐在夜色中,连带着那张俊美无双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新书推荐: 重生之无上仙尊 史上最强女婿李钊江嫣然 特异研究会 心尖宠妃爱邪王百里绯月长孙无极 苟仙人 足坛大师进化录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凌婧百里绯月长孙无极 明眸渐开横秋水 一刀劈开九重天 宅家签到万亿横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