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冤家路窄(1 / 1)

wedmay2713:00:00cst2015

苏云欣并未再多去看手中的玉坠,抬眸不解的问道,“爹娘为何忽然要将这事告诉给女儿?”

苏之远听罢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眼神躲闪,并不去看苏云欣,林荷见苏之远说不出口,走到苏云欣身边,慢慢蹲下,捉起苏云欣的手,柔着神色说道,“其实是你爹昨晚做了个梦,梦里面有人说这玉坠非得退回给所属之人,不然会惹来灾祸的。”

苏云欣细细听着,眉头蹙的越发紧,林荷以为苏云欣是气她怕惹灾祸,又急忙开口补充,“小欣,我与你爹爹并非是怕惹来灾祸,我们也是看你也长大了,这东西虽然很贵重,但也可以保管属于自己的东西,你若是不愿保管,爹娘也可以替你再保管。”

苏云欣摆摆手,反手握住林荷的手,不甚在意的摇了摇头,“爹娘如此信我,女儿定会好好保管的,爹娘你们就放心。”她巧妙的转换了话题,她想若是再如此说下去,或许会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尴尬,而她不愿失去这两个亲人。

苏之远与林荷见苏云欣欣然将玉坠放入了怀中,脸上染上的几分发虚之色渐渐褪去,林荷见气氛有些僵硬,急忙起身,挽着衣袖笑道,“好不容易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今日我就下厨,好好坐在一起吃一顿饭。”

苏云欣听罢连忙起身,推拒道,“娘,女儿还有些事,你与爹爹就先用晚膳。”说着出了正厅往自己房间而去。

林荷与苏之远虽不解苏云欣所谓何事,但也不好多加干涉,林荷说了句路上小心早点回来,便摇着头往厨房而去,苏之远则是坐于正厅,悠闲的的喝起茶来,反正这事也解决了,他也松了一大口气。

苏云欣回自己的房间,将早已洗好的华服与瓶子放在一个布袋里,便动身往凤梓的住处而去,她没有料到她竟然会在半路遇见付嫣然。

付嫣然由下人扶着正慢悠悠的在路上走着,一边还不时恶狠狠的吼着一旁扶着她的下人,“走慢点要死吗?”

“本小姐过几日可是要去参加云府大宴的,这蚕丝华裳可是本小姐花重金定制的,就是为了去赴宴,若是弄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苏云欣很不理解若是这华裳如此贵重,这付嫣然为何还要如此兴师动众的一路穿回去,叫铺子里面的人送来不就好了,非得如此折腾自己与下人,也真是大家小姐的脾性。

本想绕过付嫣然继续走自己的,却未曾想到眼尖的付嫣然即使隔着朦胧的夜色也认出了她,而后一阵尖细的叫喊声从背后传来,“你不是那个贱女人吗?怎么,看着本小姐不过来行个礼?”

苏云欣本想不搭理付嫣然,却感觉到身子被人架住,而后她便被押到付嫣然面前,苏云欣脸一抽,不愧是付嫣然手下的家丁,动作如此粗鲁,苏云欣活动着被家丁捏痛的肩头,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付小姐叫家丁把我带过来是想要做什么?”

付嫣然被苏云欣明显不愿搭理她的态度激的施了精致的妆容的脸上一阵涨红,她伸出手就想给苏云欣一巴掌,“你这个贱女人,竟然对本小姐无礼。”

苏云欣哪里会任由付嫣然如此横行霸道,她一只手抱紧布袋,另一只手挡下了付嫣然的手,抬眸总算是正视付嫣然,似笑非笑的开口,“付小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大打出手,是当真以为我不敢有所反抗吗?”说这话时苏云欣嘴角噙着诡异的笑容。

付嫣然眼看自己的心思被苏云欣当众戳穿了,懊恼更甚,她甩开苏云欣的手,对一旁的家丁递了个眼神,一旁的家丁一看见付嫣然的眼神立马上前来架住了苏云欣,眼看苏云欣根本挣脱不开家丁,才放心拂开一旁扶着她的女婢,慢悠悠的走过来便给了苏云欣一巴掌,眼看苏云欣紧紧抱着手中的布袋,任由苏云欣抵抗,试图将那布袋抢过来,却无奈苏云欣力气很大,她根本抢不过来,又因为施了力气一时未站稳,身子急速下倾。

一阵尖细的惨叫声响起,一瞬间场面变的混乱起来,女婢们急手急脚去扶起付嫣然,苏云欣打眼望过去,原本施了精致妆容的脸上染上了些许灰尘,那蚕丝做成的白色华裳也变得有些脏,而且因为这一倒下去,腰间束的很紧的束带也瞬间裂开,背后雪白的肌肤顿时暴露出来,付嫣然不停的哭喊着让女婢替她遮住后背。

苏云欣觉得付嫣然的表情莫名其妙的有些滑稽,让她不由得笑出了声,付嫣然看得出苏云欣在嘲笑她,愤怒的指着家丁让家丁将苏云欣押回付府。

“你们几个,将她押回付府。”说着又对也慌着神色替她整理华裳的女婢吼道,“你们几个蠢蛋,快点将小姐我扶回去,还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一旁的女婢们吓得立马扶起付嫣然便往付府而去,苏云欣无奈也挣脱不了架住她的家丁,只好随家丁们去了付府,垂眸扫了一眼手中的布袋,叹了口气,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两刻钟后~

付嫣然不敢大声喧哗,现在已经夜晚辰时,已经整理好了形象的付嫣然偷偷从后门出来,而苏云欣依旧还未家丁架着,眼看苏云欣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付嫣然心底怒火更甚,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她才在下人们面前失了态,想及此,付嫣然咬紧了牙关,走了过去。

“付小姐,大晚上的,你到底要做什么?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付嫣然冷哼一声,“你以为你害我当众失了态,我会那么轻松就放了你吗?”

苏云欣脸一抽,“付小姐,你太恣意妄为了,私自滞留百姓,我是可以去衙门告你的。”

“呵,你以为衙门算什么,我爹一年往里面送了不少东西,你以为衙门会帮你吗?”

苏云欣也不能否认付嫣然的话,这卞国表面看似繁华富盛,法制严明,但是当今皇上已经年老,许多政事都让下面的官员们打理,不再一一过问,而官官相护,官商勾结的现象也因此越来越严重。

想及此,苏云欣竟然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北门逸,那个死狐狸,心底暗自想着,若再遇到北门逸,一定要让他好好管好这卞国,不要在其位不谋其职,好歹以后也是要做皇上的。

“付小姐,我就搞不明白你为何就如此喜欢与我作对?”苏云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若说是因为凤梓,也完全不需要针对她,她也是单相思着凤梓来着。

“哼,你不过一介卑贱的女子,有什么资格以为本小姐是故意针对你的,我不过是闲来无聊想与你们这些卑贱的下人玩玩而已,我看你一直护着手中这东西,不如给本小姐我看看,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说着付嫣然便上前去抢苏云欣手中的布袋。

苏云欣自然是不让的,但无奈家丁死死压着她,她根本没办法护住手中的布袋,眼看着布袋被付嫣然抢走,她吼道,“还给我,那东西不是我的,你动不得。”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