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关闭冥门(1 / 1)

wedmay2715:00:00cst2015

付嫣然一听不是苏云欣的,更来了兴趣,笑意吟吟的打开那布袋,眼看里面是一件紫色的华服,脸上微微愣住,而后变得激愤起来,她捏住那件华裳,厉声质问苏云欣,“这不是凤公子的衣物吗?怎么会在你这里?”

“你先还给我。”苏云欣挣扎着,试图从付嫣然手中抢过那华裳。

付嫣然看苏云欣对华裳意外执着的模样,心底的气愤愈甚,她连那个男子的一个目光都得不到,凭什么这个贱女人还能有他的华裳,越来越想她越生气,她退了几步,恰巧躲开了苏云欣伸过来的手,狠厉着眸子说道,“你让我还给你我翩然不还给你,这华服嘛……”说着垂眸噙着诡异的笑容去看那紫色的华服。

苏云欣心底有不好的预感,她吞了吞口水,眼看付嫣然轻轻摩擦着那华服的一角,抖着声音问,“你想要做什么?”

付嫣然原本眼神还有些眷恋的在华服上流连,忽然便将那华服扔到地上,而后脚上的绣花鞋便狠狠的踩了上去,华服瞬间被染上了尘土。

“你不是护得紧吗?那我就要你看看它被我弄脏的样子,本小姐又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哈哈,你也会失措成这样,哈哈。”付嫣然一边踩着华服一边大笑着欣赏苏云欣错愕的模样。

苏云欣眼看着那华服被付嫣然踩的面目全非,而身旁的家丁架着她让她根本无法动弹,积攒起来的怨恨在这一刻爆发,苏云欣也不知道她此刻脑海里在想些什么,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耳边嘶吼着,杀了她,杀了她,并且随着那阵声音在她耳边徘徊,她感觉她的意识在逐渐涣散。

她忽然生出一阵不安,似乎她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控制她的意识,她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她熟悉的东西将她拉回清醒中。

付嫣然踩着踩着发现苏云欣的模样越发不对劲,明明面上是癫狂的表情,但是那眸子却死死的不知望向何处,而且还一步一步向她这边走来。

付嫣然从未见过这般模样的苏云欣,心底不免有些后怕,来不及唤回那些家丁,吓得一个人立马关上后门往宅子里面走,可是还未走几步,便被苏云欣抓住了,她侧过头只能看到一阵光袭来,她惊恐之中发现苏云欣胸口处闪着幽暗的光,她试图挣扎着逃脱开,她是真的害怕这样的苏云欣。

“你们这些蠢蛋,还不拉开这个女人。”为了怕惹怒苏云欣,她并没有叫出那个贱字。

一旁的家丁虽然还是很惊恐,但还是哆嗦着身子上前来试图拉开苏云欣,但是苏云欣不过侧过头阴狠的一眼,家丁们便被吓得急速往后退,有一些家丁连裤裆都湿透了。

“你们这些没用的蠢蛋。”付嫣然气不过,关键时刻就知道这些废物起不到作用。

苏云欣转过头来嘴角噙着阴冷的笑意看着付嫣然,她冰凉的手慢慢抚上付嫣然施了精致妆容的脸,染了几分黑气的眸子在付嫣然的脸上几番流连,而后阴冷的笑出声,“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我一定要杀了你们。”说罢原本清秀的脸顿时变得狰狞起来。

眼看着苏云欣手上的动作就要袭来,付嫣然吓得面色苍白的闭上了眼,身子不停的哆嗦,“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但苏云欣手还未打下去,一阵紫色的光芒便闪过,随后一阵从幽暗的夜色中传来一阵淡淡的声音,“厉鬼们,还不速速去奈何桥投胎,再在此胡闹本君定让你们无法再世为人。”

付嫣然听到凤梓的声音已经来不及去惊喜,刚才心底巨大的恐惧此刻忽然放空,她吓得直接晕了过去,一旁的家丁们也吓得纷纷晕了过去。

苏云欣恶狠狠的瞪着凤梓,眼看手中的付嫣然晕了过去,将付嫣然扔到一边,动身便想往一旁墙角而去,凤梓半眯起狭长的丹凤眼,“在本君手中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凤梓迅速用判官笔在苏云欣跑向的方向施了一道结界,苏云欣眼看逃脱不了,便想冲破那结界,凤梓紫色的华服在半空中划开一道凌厉的锐气,不过一瞬间便来到了苏云欣的面前,凤梓修长的手指直接点上了苏云欣的额头,薄唇微启,“厉鬼速速退去,若再纠缠这个女子,本君定打得你魂飞魄散。”说着一阵黑气从苏云欣背后慢慢冒出来,然后随着刚才散去的厉鬼们消失了踪影。

黑气一从苏云欣的身体里出去,原本还一脸癫狂不知是喜是悲的模样便立马平静下来,身子也随之往下倒,凤梓微微蹙眉,却还是伸出手揽住了苏云欣的腰身,垂眸发现苏云欣的手一直往外伸着,似乎想要握住什么东西似的,他不由得半蹙起狭长的眉。

这时,身后传来流流的急迫声,“神君,果然不出你所料,这付府的后院还有旁院都不知被谁打开了冥门通向这边的通道。”流流急忙跑过来,却只见那朦胧的夜色下凤梓抱住苏云欣,垂眸似乎是凝望的模样。

流流急忙收了嘴,凤梓听到了流流的声音,侧过头扫了一眼流流,而后斜眸看向刚才那个厉鬼想要逃跑的墙角,挥了紫色的衣袖将先前设的结界打散,然后手中的判官笔对着那墙角轻轻一点,原本还是墙壁的地方迅速出现了一个大洞,洞中不时有魂魄飘散,看样子都是找不到奈何桥轮回的厉鬼们,凤梓眼色一凛,施了神力将那黑洞堵住,而后微微抬眸,自修长的手上生出一道紫色的光芒,随着那光芒蔓延至府邸的上方,原本隐匿于旁院的黑洞顿时被吸附进去,也同时封闭了地府冥门通过来的通道。

流流见冥门过来的通道被凤梓封住了,心底舒了一口气,也难怪这付府最近会有两桩不明原因而死的人,看样子多半是被厉鬼们吸去了属于活人的精气,这通道被封了应该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凤梓若有所思的盯着那被他刚才封闭起来的墙角,这冥门通向凡间的通道只能由地府的人开启,那么又是谁开启了这条通道,若不是故意而为,那是巧合吗?

此刻躺在凤梓怀中的苏云欣忽然低吟了一声,手直接抓上了凤梓胸口处的衣裳,一边呢喃着,“华服,华服。”眼看着因为苏云欣手上的动作,凤梓的大半香肩露出,那雪白莹润的锁骨也渐渐现出来,凤梓脸上黑了一大半。

但他斜眼触及到了地上此刻已经面目全非的华服,不过一眼他便看到了苏云欣认真清洗华服的模样,他也明了事情的经过,修长的手轻轻附上苏云欣的微有些发凉的额头,“若本君未将缘字赐予你,你可是会因此死掉的。”

厉鬼附身,不是魂飞魄散便是命丧黄泉。

他看着怀中此刻渐渐安生下来的女子,微有些苍白的唇角微抿着,似乎正经历着什么令人惊恐的事,抓住他衣襟的手不停的发抖,他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将苏云欣的手从衣襟上拿了下来,反手握入了自己的掌心。

“流流,将这些凡人的记忆消除了,也顺带给付小姐一个警告,若再欺负苏姑娘,本君断然不会轻饶。”

新书推荐: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