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助人为乐(1 / 1)

thumay2812:00:00cst2015

“小茹,你快点告诉小姐我那晚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云欣一只手迅速的拨着算盘,另一只手死死拽住正打算无视她飘过的某茹茹。

小茹侧过头,含着泪委屈的说,“小姐,这种事茹茹我怎么会知道。”嘴上这样说,小茹心里却在哀叹,自那晚以后,小姐就天天缠着要让她告诉她,可是她怎么能这么爽快就告诉小姐,她记得她可是答应了凤公子要保密的,虽然她不知道凤公子为何要让她对小姐保密,但是凤公子说的什么她可都是当圣旨一样供奉着的,绝对不能被小姐坏了她的规则。

苏云欣停下手上的动作,微带打量性的上下扫视了小茹几眼,随后垂眸手中继续算着自己的账,当小茹以为小姐这一次又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小姐淡定的只说了一句,“小茹,你撒谎的时候喜欢紧绞衣角,所以你还是老实招了。”

小茹翻了个白眼,眼看也瞒不过小姐了,索性耸耸肩,老实招了,“小姐,就算让小茹说实话小茹也确实不是很清楚那晚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茹我也只是―”小茹住了嘴,苏云欣轻飘飘的瞄了一眼她,她垂下头,无奈的继续说,“小茹我也只是从凤公子那里提了一句说小姐你今晚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其他的凤公子就什么也没说了。”

苏云欣抓住了重点,微微蹙眉,问道,“凤公子?”

小茹摆摆手,“没错,那晚是凤公子送你回来的,依据小茹我丰富的经验来看,多半是凤公子救了你,然后将你送回了府邸。”说罢小茹邪恶的冲苏云欣笑了笑。

苏云欣自动性的忽略,动了动算盘,继续说,“为何你不早点把这事告诉小姐我?”

小茹无奈的叹了口气,“凤公子让茹茹我不要告诉小姐你的。”说罢含泪看着苏云欣,极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苏云欣松开了小茹的手腕,顺带忽略掉了她的含情脉脉,她也不问小茹了,看小茹的样子也是把她所知晓的都说出来了,虽然还是不知道那晚究竟发生了何事,但至少知道那晚是凤梓将她送回来的,这样说来的话他一定知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为何凤梓要让小茹保密这件事,她实在不解,不过她说过不该问的事不再过问凤梓,既然凤梓不愿让她知道她也就只好不再深究这件事了。

“小姐,今晚是云府的大宴,小茹我要申请提前罢工。”

苏云欣认真的算着手中的账,小茹问她的话她也没多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到傍晚的时候,苏云欣眼看铺子里面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也就起身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将手边算好的账放于柜子中锁好,一边随意的问了一句,“小茹,今晚想吃些什么?”

问罢从铺子外面有一个身影走了进来,苏云欣抬眸见是阿七,阿七也听到苏云欣的问话,笑着冲苏云欣说道,“小姐,小茹姐去参加云府的大宴了。”

听阿七这样说,苏云欣也才想起白日小茹说过今晚她会早点离开铺子去赴宴,她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说完又看阿七还站在原地,不由得问,“人都散了,阿七你怎么还在?”

阿七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件衣物,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姐,我是回来拿我忘了的衣物的。”说着走过去将衣物拿起穿到身上。

苏云欣斜眸无意发现那件衣物衣角处有一个破洞,看起来似乎像是被谁划破的。

她记得这件衣物是阿七领了上个月的工钱好不容易在她软磨硬泡下在别处的铺子里面定做而成的,她虽然当时说过可以在铺子随意挑选绸缎做一件好的衣裳,但阿七不愿接受,死活不干,最后才应了她去别的铺子做好的,她还记得阿七买衣服时有多么不愿意将手中的铜板拿出去,那以后也没见他穿过。

按理来说阿七是会好好爱护这衣物的,上面竟然有洞也实在让她讶异,而且阿七竟然会忘了拿这件衣物就匆匆散了工,实在让她不解。

苏云欣出手叫住了正准备往外走的阿七,“阿七,你先等一下。”

阿七停下步子,转身躬着身子笑着问苏云欣,“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苏云欣走过去,指着阿七衣角的那道划痕,蹙眉问道,“阿七,你身上这道划痕怎么回事?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阿七见苏云欣指着那划痕,原本笑着的脸顿时有了些慌乱,他侧过身子不让苏云欣看着,支支吾吾的说,“没什么,小姐,是阿七自己不小心划破的。”

苏云欣抿着唇厉着声音说道,“老实说来,阿七,你该知道你这副模样是瞒不过小姐我的。”

阿七见确实瞒不过苏云欣,虽是有些为难,还是垂头绞着衣角闷闷的出声,“也没什么,小姐,就是和人争执的时候被划破了而已,真的没什么。”

苏云欣却听出了异样,她蹙眉,“阿七你一向连与人有口舌之争都很少,又怎么会与人动手?”

阿七紧咬着下唇,不停的转动着眸子,不安的盯着自己已经破了一个洞的布鞋,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再说出一个字。

苏云欣看阿七这幅模样恍然想起了昨日无意中听到阿七让一向与他关系良好的长工帮他偶尔盯着些他的家,还说什么有女子去就来告知他一声,她再联想起前几日阿七说过的事,她恍然明白了什么,她冷了脸色问,“是不是伯母给你说的那个舞女与你起争执了?”

阿七眼看被苏云欣说中了,脸涨红着站在原地,支吾了好半天才恩了一声。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七也知道瞒不下去了,哆哆嗦嗦的在苏云欣面前跪下,苏云欣看阿七跪下,连忙弯腰去拉他起身,“阿七,有什么事起来说。”

阿七却拂开了苏云欣的手,将头磕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嘴里不住的说着,“小姐,求你帮帮阿七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七你就直接告诉小姐我,小姐我一定帮你。”

“本来以为那个舞女消失了就消失了,可未曾想到,她竟然这几日三番五次的跑来我家逼我娘将所有的积蓄都给她,还说要是不快快给她,等她今晚攀上云府少爷这根高枝,定然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不过说了一句她狼心狗肺,她便想用刀杀了我,不是我躲得快我早死在她的刀下了,小姐,阿七我没事,可是我娘年岁已大,实在经不起她的这般骚扰,再这样下去我和我娘亲真的要被她逼死。”说着阿七趴在地上低声抽泣了起来,声音凄厉尖利,缠绵了无数绝望在其中。

苏云欣看阿七的模样实在不忍,她竟未曾想到那个舞女会做出这等事来,她本以为不过就是一个想要攀高枝的女子,现在看来竟还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女子,她扶起阿七,柔声说,“阿七,你不用着急,小姐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阿七也不想麻烦小姐,阿七也不想给小姐添麻烦的,只是阿七实在应付不来了。”

苏云欣也知道阿七非特殊情况是不会去麻烦别人的,笑着将锦巾递与阿七,让他擦掉泪水,安慰他这事她有办法帮他讨回公道。

阿七也知晓自家小姐很有本事,实在被逼无奈的他只能自私的将希望寄托给小姐了。

新书推荐: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 若当年华非似锦 娱乐明星奶爸 我被不肖子孙挖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