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故人相见(1 / 1)

frimay2915:00:00cst2015

苏云欣本想斟了酒便走,却不料手腕被人拉住,侧过头却见刚才的男人此刻正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嘴里还醉意熏熏的说,“小美人,嗝,不要着急嘛,陪我再玩玩。”

苏云欣身上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任那男人将她拉回去,眼看着那男人就要探入她的衣裳中,一阵浪潮声袭来,苏云欣侧过头发现是鸾璎出场了,原本还吃她豆腐的男人立即侧过头如痴如醉的欣赏着鸾璎的舞姿。

鸾璎那不盈一握的腰身仿若灵蛇般灵活的扭动,如白藕般白皙的脚踝不停的在台上转动,一头如同瀑布般的秀发和着舞姿在半空中飘飞,纤细的手执着一条粉色的锦巾轻轻一挥,便让台下的不少人看呆了,有一些看似书生气的男子甚至看的口水横流,与那秀气的模样全然不同。

“不愧是舞阁的头牌,当真是倾国倾城之颜。”

说话的正是北门逸,他坐于席间的上座,离小台子最近,笑意吟吟的起身拍打着那羽扇拍掌叫好,那如同狐狸一样妖孽的俊脸挂着摄人心魄的笑意。

苏云欣咬着牙朝一袭大红衣裳的北门逸看去,看样子北门逸也不过是寻常男子而已,只食色而已,不对,那日她便见识过了北门逸的风流,也非今日见到而已,苏云欣侧过头,趁此机会挣脱开男子,端起酒壶朝一旁走去。

“太子殿下所言极是。”

苏云欣顿住,端酒壶的手微微一抖,这声音若她没有记错,便是云府少爷,也便是云轩墨的声音。

苏云欣侧过头去看起身说话的云轩墨,借着明亮的灯光,苏云欣看清了云轩墨,一袭白色的蟒袍,腰间别着色泽剔透的玉箫,及到足底的蟒袍将那挺拔的身姿展露无疑,瀑布般的长发被玉冠绾起,微微侧头,俊俏的脸庞温润如玉,那薄唇微微勾着,连带着那一抹隐着笑意的眼神俊美无比。

“轩墨,难得你与本殿下看法一致。”北门逸拍了拍云轩墨的肩头,促狭起狭长的眉,笑出了声。

“那是殿下眼光确实好,轩墨实在不敢相比。”云轩墨躬身客气的说道。

“二皇子觉得如何呢?”刚才拉住苏云欣的男子已经喝得不知所以然,大着胆子起身问着一直坐着不动声色的男子。

“自然也是极好的。”说话的正是卞国的二皇子北门卿,着了一袭雍容华贵的皇族服饰,与北门逸随性的穿着不同,北门卿衣袍尽体现了皇族的尊严,那与北门逸一样生的俊美的脸庞没有丝毫笑意,面色冷淡的可怕。

“没想到本殿下看中的女子,二弟也会觉得好。”北门逸笑意吟吟的开口,对着台子欠身跪在地上的鸾璎挥了挥手,一旁一直看着的妈妈立马出来扶着鸾璎施施然的下了台子,眼见北门逸一手将鸾璎揽入了怀中,才掩着笑意悄悄退下去。

席间虽然一些人对鸾璎垂涎有加,但碍于是北门逸,也只好乏乏的收回眼线,继续饮酒,但心底也对鸾璎那傲人的身材与脸蛋恋恋不忘。

“太子殿下如此尽兴,在座的各位也尽兴饮酒吧。”云轩墨转过身子,冲下座的人温润开口,那俊俏的脸上蒙着一层温润的笑意。

“好,喝得尽兴。”大胆问北门卿的男子大吼道,然后醉意熏熏的离开座位,将愣在原地的苏云欣又拉了回去,“小美人,回来伺候我喝酒。”

苏云欣一时没有料到男子会忽然出现拉住她,手中的酒壶应声落地,酒壶摔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但是席间客人的声音格外大,这阵声音立马被掩了下去,男子蹙眉看着被摔碎的酒壶,伸出手便给了苏云欣一个巴掌,“叫你给本大爷斟酒,你竟然敢摔碎酒壶,大胆。”

一旁的男子急忙又吩咐侍女递了一壶酒过来,踢了苏云欣一脚,让她上前赶紧伺候去,苏云欣脑子晕晕乎乎的,迫不得已她只好跟着过去给男子斟酒,但她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云轩墨的身上,鸾璎虽是躺在北门逸怀中,但是她刚才在台上分明想引诱的便是云轩墨,看她的样子再返回去引诱云轩墨或许也不是不可能。

北门逸垂眸看着此刻在他怀中动来动去不停撩拨他的鸾璎,鸾璎时不时嘤咛出声,不停的用属于女子的美好去蹭北门逸的胸口,北门逸笑着附身下去,在鸾璎的耳边低声道,“你莫非以为本殿下当真是看中了你?”

鸾璎猛然顿住,不解的抬眸去看北门逸,她也是聪明人,不敢大声出声,只用着旁人看来亲昵的动作咬上了北门逸的耳垂,启唇低声问,“殿下这是何意?”

北门卿若有所思的望着此刻看起来格外亲昵的北门逸与鸾璎,他抿了一口茶,眼底一片幽深,谁也猜不透他此刻所想的是什么。

“你猜呢?”北门逸轻笑出声。

鸾璎压下心底的不安,她深知当今卞国的太子殿下,也就是现在她搂着的男子,深不可测,并且绝非表面上看起来的好说话,她不敢多说话,惹怒了北门逸,她只有死路一条,斜眼看过去,正对上云轩墨那温润的眼眸,她埋怨,明明她想要引诱的是这个温润的少爷。

“臭女人,你再倒在本大爷的手上,信不信我杀了你。”这边,再一次被苏云欣倒出来的酒撒到,男子生气的拍桌而起,那桌子被男子拍的摇摇欲坠,这一下也吸引了在场不少人的目光。

北门逸眼带笑意的朝男子这边看过来,却发现男子手中正执着苏云欣的手腕,苏云欣脸色通红,不停的想要从男子手上挣脱开来。他嘴角恍然噙起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苏云欣垂眸不停的道歉,嘴上倒着歉,心底却在思索着该如何阻扰鸾璎,她想若是鸾璎真的引诱了北门逸,那么凭北门逸的身份,欺辱阿七轻而易举。

可是男子没有丝毫想要妥协的意味,他伸出另一只手就向苏云欣的胸间而去,“嘴上说对不起没用,得用你这副雪白的身子来道歉才对。”

苏云欣根本挣脱不开男子,身后的两个男子为了不惹麻烦也没有上前帮苏云欣开脱,苏云欣闭上眼,本以为这下肯定死定了,但却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骚扰,反而是一阵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不要再对这女子不依不饶了。”

苏云欣猛的睁开眼,便看见立于她身前的云轩墨,一袭修身的素色长衫,她抬眸看云轩墨抓住了男子伸过来的手,看着那清瘦的身影,苏云欣愣在了原地。

“既然云少爷都这样说了,我也就不与她一般见识了。”男子尴尬的松了手,去一旁的酒桌继续饮酒,云府少爷的话也不得不听,万一得罪了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云轩墨见男子不再纠缠,转过身子冲苏云欣温润一笑,“姑娘,你还好吗?”那俊美的如同三月桃花的脸庞染着温润的笑意。

苏云欣摇了摇头,又伸出手拉住了云轩墨的衣袖,仰起头喘着粗气问他,“你不记得我了吗?”她看着面前这个如同往日温润的男子,忽然模糊了眼角。

云轩墨眼底只一瞬间闪过一丝讶异,他并未拂开苏云欣的手,反而是嘴角恍然噙着温润的笑,琥珀色的凤眸轻轻扫过苏云欣,而后脸带着歉意道,“姑娘,我并不认得你,你恐是认错人了。”

“这女子居然用这等荒唐的话引诱云少爷,太无耻了。”鸾璎不敢大声开口,只好装作柔弱的倒在北门逸怀中小声嗫嚅说着,有些人被鸾璎的话煽动了,纷纷对苏云欣指指点点起来,一旁的家丁们立马上前来就要拉走苏云欣。

北门逸笑意吟吟的捋了捋额前的碎发,轻飘飘的垂眸扫了鸾璎一眼,“不想死的话便闭嘴。”

鸾璎看到了北门逸眼底一闪而过的寒气,虽是不甘,还是趁北门逸生气之前闭了嘴,这男人,真的是捉摸不透。

“你不是还与我一起栽种了一颗桃花树吗?这些也忘了?”苏云欣低声开口,云轩墨蹙眉安静听着,拦下了过来的家丁们。

“可能你忘了也正常,毕竟你只在我们小时候见过面,可是我后来来云府找过你,但是你都对我视而不见,这是为什么呢,明明你――。”苏云欣有些哽咽。

云轩墨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苏云欣,北门逸松开鸾璎朝云轩墨这边走来,拍了拍云轩墨的肩头,“怎么?轩墨,你们认识?”

“苏姑娘,你不是身子不适吗?怎么?需要穿的如此暴露才算是舒适吗?”北门逸又冲苏云欣笑道,手上不停的晃动着羽扇,狭长的凤眸在苏云欣穿的稀薄的身子上扫过。

苏云欣怒瞪着北门逸,她听得出北门逸话中的讥讽,可是她穿成这幅模样也非她的自愿,她不过想要鸾璎那种女人不得偿所愿,入了这云府,结果不仅被他戏弄,还落得如此地步,看鸾璎那模样,似乎不也和这个死狐狸很亲昵,那种女子也就只有死狐狸看得上眼,不过幸好看样子云轩墨并没有被蛊惑。

新书推荐: 重生女遇到穿越男 雄兵连之强吻鹤熙 玄幻之我能提取属性 蒙德旅行者 一胎三宝:我妈咪超A的 高冷男神:溺宠小萌妻 系统它要取我小命 咸鱼圣女:跟天帝混有饭吃 再次为龙 这个吕布实在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