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生出变化(1 / 1)

monjun0115:00:00cst2015

外面本来已经离开的几个人听到苏云欣这一声尖叫,纷纷顿住,彼此使了个眼色,几道黑色的身影轻轻一闪,便轻身来到发出声音的这间废弃小屋门前。

苏云欣也知道这一下彻底是暴露了自己,心底一边懊恼,一边不停的思考着有什么可以逃脱的方法,她眼珠子一转,便发现这间废弃的屋子竟然还有一个窗柩可以通向另一条巷道。

她能察觉到有人往这边来的脚步声,若硬碰硬她想以她的能力定然不可能有胜算,虽然这个窗柩似乎离地面有些高,但是为了保命她只得冒险一试。

将及到足底繁琐的裙摆扎到腰间,踩着小碎步来到窗柩边,后面明显有推门的声音,她一咬牙,纵身跳上了窗柩,但她忘了这间小屋已经废弃已久,那看似点缀着繁复高雅雕刻物的窗柩也破烂不堪,她刚及到那窗柩,一声窗柩里面木头裂开的的声音便响起。

她愣在原地不敢再动分毫,她往下看,发现这窗柩外面是一条小湖,月色在湖水上倒映出两岸寻常百姓家的府邸还有还春枝招展的美好场景,苏云欣不敢确信那湖水有多深,一边敲着自己的头懊恼刚才没看清楚,一边暗自想这下要该怎么办。

只可惜外面的几道黑色身影远远快于苏云欣,在苏云欣懊恼的时候便进入了屋子里,眼看苏云欣打算从窗柩处逃走,几道黑色身影迅速上前,其中一个人对其他几个人大声说,“上面吩咐死要见尸,为了避免她跳河由我来解决。”

“你们到底为何要跟踪我,还要杀了我?”苏云欣抖着声音问,她身后是深不见底的湖,这下可怎么办。

刚才说话的人在夜色中似乎冷笑了一声,随后有一道银色的亮光闪过,只听那人说,“你只需知道你今日必死无疑即可。”

苏云欣想问不出什么,便试图托住这些人,“好歹也让我死个明白。反正我今日都必死无疑了,告诉我也无妨对吧,死人又是不会说话的。”她慢慢往边缘挪,她想若这些人真的要杀了她,她便跳下去,跳下去也可能有一线生机的。

明显几道黑色的身影也看得出苏云欣的意图,刚才说话的男子又冷笑一声,“反正一个死人也没有知道的必要。”说罢直冲向苏云欣。

在夜色下,苏云欣看不清朝她冲过来的人的面容,只感受到一道凌厉的剑气袭来,她一时心惊,腰间的裙摆散了下来,她微微一动,身子便踩着那裙摆的下角迅速往后面倒。

“居然真的跳了。”几道黑色身影迅速来到窗柩边,咬牙看着苏云欣往下倒的身影。

苏云欣听不清楚那些人说的话,只咬着牙感受着夜晚的冷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她仰头看着清冷的月色,心底哀叹,莫非她今日还真的就要命丧于此了吗?

在那一瞬间,苏云欣忽然想起了一道紫色的绝美身影,一头如墨的长发,淡紫色的瞳孔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太多情绪,她闭上双眼,那个名字脱口而出,“凤梓。”她低声喃喃,心底突然有些懊恼,她想若今日能活下来,一定要将她对凤梓的钦慕说与凤梓听,有些话不说出口万一没有机会了又该怎么办。

波光粼粼的湖面映着莹润的色泽,那一弯银辉色的月色也被湖水轻轻掬起,有一缕冷风扬过,扰乱了这一缕湖色。

“你这女人,果真会给本君找麻烦。”一袭紫色华服的凤梓如蜻蜓点水般自岸边飞身而来,及到足底的衣角轻掠过湖面,一层又一层的水波泛开,那一头如墨的绝美长发慵懒的散在肩头,有几缕垂在耳边,那俊美无双的脸隐在夜色中,远远看去,美得不像样子。

修长如玉的手轻轻伸出,接住了苏云欣往下掉的身子,轻轻一用力,将苏云欣揽入了怀中,他垂眸似笑非笑的看着怀中惊慌未定的苏云欣,“怎么,见到本君很惊讶吗?”

苏云欣未料到凤梓会忽然出现,原本浮现在她脑子里的面容忽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顿时她的心里如小兔乱撞,全身僵硬,错愕的一动不动的望着凤梓精致的下颚,想要说的话到了嘴边却是,“你怎么来了?”

凤梓半眯起狭长的丹凤眼,似乎对于苏云欣的问话几多不悦,“你似乎并不知那缘字的意义。”

苏云欣愕然,“有什么意义吗?”

凤梓抿着唇,“倒真是个蠢女人。”

苏云欣并不介意凤梓用这种话说她,她确实并不知那缘字的意义,她无意的斜眸竟发现刚才那些追杀的她的人此刻正立于窗柩上,虽看不清面容,但腰间都别着长剑,看那身姿也看得出都是武功绝佳者,她眼见一个人挥着长剑倾身上前,手中的长剑直指她们而来。

“没想到你还有同伙,但也好,就能让你死的有全尸了。”

她听着那人狠厉着声音如是说,眼见剑气直逼此刻背对着他的凤梓,她来不及多想,从凤梓怀中挣脱开,也不管自己是否有武功,倾身挡在了凤梓的面前。

嘶的一声那剑端刺入苏云欣的后背,黑衣人见状想要再没入几分,却斜眸发现一双盈着寒霜的淡紫色的眸子正冷冷的看着他,他被那美丽妖娆却又寒冷刺骨的眼神吓到抖了抖,未来得及反应,身子便被打了出去。

凤梓接住往下坠的苏云欣,他垂眸见苏云欣嘴角有鲜血溢出,但那秀气的小脸却无半分痛苦之色,甚至于一声闷哼声都未有,那熠熠发光的明眸此刻甚至还对他轻轻一笑,他心里忽然乱了方寸。

他迅速在手指尖聚了灵力,将灵力渡入苏云欣的体内,那修长如玉的手即便在昏暗的夜色中也清晰而出微微颤抖着,他不可抑制的冷冷出声,“苏云欣,本君说过你顾好自己即可,谁允许你做这些多余的事的。”

另一边被凤梓打回去的黑衣人并不知凤梓的身份,也只当凤梓是颇有武功底子的寻常男子,将其他的黑衣人迅速聚在一起,“既然被其他人看见了,我们务必全部斩草除根。”

黑衣人彼此使了个眼色,身体迅速带出几道凌厉的锐气,如闪电之势执剑向凤梓而来,剑气锋利,刚平静下去的湖面又泛起了波澜。

苏云欣朦朦胧胧的看着几道黑色身影又朝他们过来,她顾不得此刻凤梓已然染上几分怒气,伸出小手拉住凤梓紫色的衣角,嘶哑着嗓子想要开口,却只被凤梓冷冷的扫了一眼,她顿时住了嘴,她看见凤梓淡紫色的瞳孔颜色越发加深,几道白光迅速在凤梓周围环绕,他的面容被白光映照的格外清楚。

几个黑衣人讶异的看着忽然出现的几道白光,又见凤梓的瞳孔颜色越发加深,纷纷愣在半空中,他们平生从未见过这般的男子,面容绝美,瞳孔还是紫色的,而且这些光芒出现的也格外诡异。

领头的迅速冷静下来,他冷着声音呵斥身后被此刻的凤梓吓住的几人,“还不快动手,上面怪罪下来你们承担得起吗?”

凤梓嘴角噙着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眉头的颜色也开始变成淡紫色,面容比素日越加绝美,有着摄人心魄的美,他一只手抱住苏云欣,另一只手缓缓的伸出,那如玉的指尖轻点上那些白光,薄唇微启,面色带着几分不容质疑的傲气,“真是不自量力的凡人。”

苏云欣拉住凤梓的衣角,她感觉此刻的凤梓似乎有些不对劲,这番模样的凤梓她还是第一次看见,那深紫色的瞳孔仿若将这众生都看透,眼里淡漠的没有一丝波澜。

“凤梓,你怎么了?”因为刚才凤梓渡入了些许灵力在她体内,背上的伤口似乎疼痛感没有那么强烈,她还能勉强说话。

凤梓慢慢垂眸,一缕长发垂在苏云欣的脸上,凤梓用那如玉的手动作轻柔的替苏云欣拂开发丝,他淡漠着神色启唇道,“本君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你放心。”

苏云欣哑着嗓子却未说话,她模糊着双眼,眼看一脸淡漠的凤梓玉手轻轻一动,那些白光便飞速飞向几个黑衣人,随后一阵**声响起,越发扰乱了寂静的夜色。

苏云欣来不及多想这句话,她紧紧扯住凤梓的衣角,叫住凤梓,“别杀了他们。”她用尽了力气吼出这句话,原本手指尖聚了灵力的凤梓骤然停下来,他如玉的手愣在半空中,随后那深紫色的瞳孔逐渐恢复了素日的淡紫色,眉头的紫色也渐渐散去。

凤梓眼底闪过几丝讶异,随后他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今日本君便饶了你们。”凤梓将欲施出去的灵力收回,而后抱着苏云欣闪身来到此刻疼得死去活来的几个黑衣人跟前,如玉的手轻点上那些人的额头。

苏云欣眼巴巴的看着凤梓,凤梓抿唇而道,“放心,本君只是消除了他们的记忆而已。”

新书推荐: 秦时明月开始的世界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