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杀机重重(1 / 1)

wedjun0314:00:00cst2015

“小姐,我看神君大人抱你回来的时候脸上都是笑意,怎么可能会生气。”小茹环着双臂笑道。

苏云欣想与小茹也讨论不出所以然来,扫了一眼小茹,“先不说这事了,你刚才说大事不好了,怎么了?”

小茹一副恍然想起的模样,大叫一声拍手叫道,“小姐,师傅说他将那日那位公子送来的纸条弄丢了,怎么都找不到,小姐,这可怎么办?”

苏云欣觉得此刻她的内心是崩溃的,“这下可真的是大事不好了。”苏云欣扶额哀叹了一句。

纸条的内容她当时也只是很随意的扫了一眼,根本不记得上面的尺寸,虽然她总觉得北门逸身边的人忽然来她的铺子里订做衣裳实在诡异,但既然收下了订金便必须得做好,几多踌躇,苏云欣决定还是去问问比较好。

以她的身份她是断然进不了宫的,但她想起以北门逸那人的性子或许混在烟云楼也不一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苏云欣忙完了铺子里的事便去了东面的烟云楼。

烟云楼是当今卞国最大的名妓馆,里面的女子均是倾国倾城之貌,来往之人非富即贵,宫中不少重臣也均来过此地,而如同传闻中的一样,苏云欣到那里的时候烟云楼外面人山人海,里面的叫戏声此起彼伏,不时有人从里面出来,看打扮也都是全身着上好的绸缎。

她闲闲的看着却发现有几个看样子模样比起其他来往的男子更加闲散,虽外面着的均是上好的金边绸缎,但依她多年的绸缎经商经验看来,隐约透出来的里衣的布料绝比不上外面的绸缎。

她虽然知道来往这里的人也全都是非富即贵之人,也有一些装阔的男子会穿的华贵,但大多都会心虚,毕竟这烟云楼一向都是富贵之人不允许进的,一旦被逮到没有身份的人进去,即便有些小钱也会被打出来,而这些男子看样子也非富贵之人,模样如此闲散让她觉得有些不自然。

“唉哟,这几位大爷,里面请。”一个身材窈窕,那不盈一握的腰身如同水蛇一般灵活的摆动,模样颇有倾城之色的女子甩着粉色的手帕招揽着几个男子。

一些路过的男子纷纷都看直了眼,可苏云欣却发现那些男子一眼都没瞧过那个女子,闲散的环着双臂便进入了烟云楼,然后便湮没在烟云楼里面的人海中。

苏云欣抚着下颚,随后又摇了摇头,她来这里的目的不是看谁谁谁比较奇怪,也许只是哪家的大少爷们喜欢那怪异的搭配而已,这样想着,苏云欣便抬眸四处打量着上次她看见北门逸的阁楼里是否有北门逸的影子。

刚扫到那日她看见的靠窗户一点的阁楼间,她便感觉到有谁撞了她一下,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被人撞一下也很正常,可是她明显感受到撞她的人似乎是有意的,力度之大让她差点没有站稳脚跟。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苏云欣感觉她像是被挤入了一个漩涡之中,不停的有人在她身边推搡着她,她感觉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腰间恍然抵上了一个尖锐的东西,苏云欣瞪大双眼,若她没猜错,抵在她腰间的东西应该是……

她喘着粗气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在她想着该如何摆=摆脱腰间这个尖锐的东西的时候,一双修长的手在她面前闪过,而后她便感觉有谁拉了她一把,瞬间将她拉离了拥挤的人群。

苏云欣躬着身子喘着粗气,摆着手对拉她一把的人道谢道,“谢谢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这里人多,你随我上去。”

苏云欣听这声音,惊愕的抬头望去,只见一袭如旧的黑色镶边华裳,那别在腰间的长剑依稀可见里面发亮的剑光,苏云欣愣了愣,伸出手拉住拉着她正打算往烟云楼里面走的白寒,“那个,你在就好,我来这里就想问问,那个―”

白寒侧过头淡淡的扫了一眼苏云欣,蹙眉在苏云欣拉住他衣袖的手上停留片刻,冷冷的开口道,“有事待会儿说,不想死的话就随我来。”

苏云欣听他冷冷的提到了死字,又想起刚才抵在她腰间那尖锐的东西的触感,乖乖的闭嘴跟上了白寒,因为有白寒在,她很快便随白寒进入了烟云楼。

里面有一些人见一身女子打扮的苏云欣进来有几分惊愕,但白寒一个冷冷的眼神递过去,许多在场的人也知道白寒的身份,纷纷收回了惊愕的眼神,继续寻自己的欢。

白寒并未带苏云欣从人杂眼多的正楼的阶梯上去,而是带着苏云欣穿过一条走廊从后面的人烟比较稀少的阶梯上去,苏云欣一直跟在白寒的身后,路上白寒一句话也未说,苏云欣心底对白寒有几分惧怕,也安静的跟在白寒身后,并没有多言。

不过,苏云欣在绕过一拐角处的时候无意又看见了她刚才在门口看见的那几个比较奇怪的男子,但现在看他们均是左拥右抱寻欢作乐的模样,苏云欣停下步子多看了几眼。

白寒见苏云欣并未跟上去,侧过头看苏云欣在张望什么的模样,蹙眉道,“还不快跟上来。”

“马上。”苏云欣应了一声,又多看了那几个男子几眼,随后跟了上去。

到了那日所在的阁楼,白寒敲了敲门,里面立马传来北门逸笑意吟吟的声音,“进来。”

苏云欣站在白寒后面,若她没有听错,刚才她隐约听到了有女子银铃般的笑声,她蹙眉在心底骂着这死狐狸果然来这种地方寻欢作乐来了,可她对于这种事不太感兴趣,秉承着不打扰人好事的原则,苏云欣小声对身前的白寒说道,“那个,我过几日再来找你,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着抬腿就要往外走。

随着门被吱呀打开,背后却恍然传来北门逸实在听来不怀好意的声音,“怎么,苏姑娘,是要和本殿下玩欲拒还迎的游戏吗?”

苏云欣捏紧粉拳,北门逸说话永远这么欠扁,她侧过头便一眼看见立于屋子正中央,躺在用雍容华贵的纱幔铺垫的大椅上,那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随意的倾泻在椅角边,顺着那露出的点点胸前的肌肤慢慢荡漾出丝丝魅惑,而那长得妖孽的俊脸此刻正隐在朦胧的笑意中,莹润的薄唇微勾,修长的手闲散的摇着羽扇正挑着凤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的北门逸,而他的身旁还有一位身着隐约露出酥胸的鹅黄色长裙的美人。

此刻那美人正一手搭在北门逸微露的肩头边,这美人不同于刚才她看见过的那些在大厅招揽客人的女子,从气质和容貌上都明显胜出了好几分,不过施了淡妆,那容貌却精致无比。

苏云欣尴尬的咳了咳,她笑着摆手,目光尽量不与北门逸和那美人接触,总觉得两人的容貌有种天作之合的样子,她在心里抹了把汗,“那个,你们继续。”

她本是想说完就偷偷的溜走,却不料白寒一眼便看透了她的想法,一双修长的手一把拎上了她的衣领,而后如同拎小鸡一样将她拎入了房间,而后房门被轻轻的阖上了。

“殿下,你们谈事,倾城先退下了。”步倾城慢悠悠的起身,对着北门逸行了个礼,又扫了苏云欣一眼,摇着如同水蛇一般轻盈的腰身袅袅婷婷的离去。

北门逸摇着羽扇,眼看步倾城将门阖上,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躺姿,看苏云欣一副吃惊的模样,笑意吟吟的打趣道,“苏姑娘,可是被本殿下的美貌震惊到了?”

苏云欣脸一抽,指了指刚才步倾城离开的方向,老实的摇头道,“殿下想多了,我只是没想到我竟然今日看见了传闻中烟云楼的头牌步倾城。”说到这里,苏云欣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传闻果然是有那么一回事,步姑娘果真是有着颠倒众生的容貌。”

北门逸也不介意苏云欣的反驳,嘴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意,他对着说的滔滔不绝的苏云欣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苏云欣心底对北门逸有着深深的戒备之心,上次被他用媚香戏弄她现在还记得,她蹲在原地,半响也未过去。

“噢?苏姑娘可是不愿意与本殿下共处一室?那现在本殿下让苏姑娘出了这间屋子,苏姑娘猜你会怎么样?”北门逸说的云淡风轻。

苏云欣却被他说的话吓到了,这烟云楼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地方,她虽是跟在她身旁的这个男子进来了,可听北门逸说那话的意思,若他真将她赶了出去,楼下马上就会有烟云楼的护卫上面将她以非法进入的名义让她有一阵罪好受的,她心下衡量了一下,还是瘪着嘴乖乖的走了过去。

北门逸见苏云欣乖乖的走了过去,满意的勾唇一笑,又拍了拍他身旁多出的空位示意苏云欣坐下,因为北门逸这里靠着窗户,苏云欣走过去的时候无意看见楼下刚才她上来时看见的那几个男子,刚才若她没看错那几个男子的目光是看向这间屋子的,而且她还明显看见了那些男子眼中的杀机,她侧过头看北门逸摇着羽扇悠闲的模样,心底疑惑更甚。

北门逸到底为何要请她上来,而且这些奇怪的男子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新书推荐: 这个吕布实在太厉害了 木叶之冰遁最强 梦回西幻 我在异界卖门票 善意人生模拟器 开局无敌蛋 九尾丹凤录 作者大大,反派才是真绝色 暮影传 星河寂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