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心有异样(1 / 1)

frijun0514:00:00cst2015

白寒眼见怀中的苏云欣背后不断有鲜血溢出,那算不得雪白的小手还不停的推搡着他,他眼底的寒霜愈浓,他揽住苏云欣腰身的手微微发力,带起苏云欣便跃于回廊的木栏上。

刚才挥剑刺入苏云欣后背的黑衣男子眼见白寒面上的脸色越发阴沉,挥手将所有的黑衣男子聚在一起,他们也知道苏云欣对于白寒来说便是一个负担,便全都发力朝苏云欣攻击。

白寒看出了几个黑衣男子的意图,那俊朗的面容隐在阴霾中,看不清神色,他瞬间将腰间的长剑拔出,冲过去的几个黑衣男子来不及看清白寒的剑法,便纷纷被割断了动脉,躺在地上痛苦的死去。

余下还有两个黑衣男子他们眼见他们根本不是白寒的对手,纷纷用轻功跃上勾栏,轻巧的身影迅速穿梭在烟云楼高楼林立的屋顶上,白寒抿唇冷笑一番,抱起苏云欣一跃迅速追上两个黑衣人,而后剑起,银光闪过,但他并未解决掉两人,一人见状立马自杀,白寒眼底闪着清冷,他迅速点了余下黑衣人的穴道。

“这一次,你以为你们还能全身而退吗?”白寒一手拎起已经被点了穴道全然不能行动的黑衣人。

苏云欣一向在商场上打滚,哪见过这番带血的打斗,吓得赶紧钻入白寒的怀中,不过她总感觉什么地方有一道阴冷的目光正看向她们这边,她下意识的探出头四处搜寻,看见有一支箭白寒的背后射过来,苏云欣急忙大喊,“喂,你的身后有暗箭。”

那支箭直逼白寒而来,白寒迅速侧过身子,躲过了那支箭,他站于原地四处搜寻着可能射出箭的地方,同时将苏云欣紧紧揽在怀中,他轻声一跃,下了屋顶,刹那间又一只箭射过来,白寒看清了方向用长剑将那支箭挡回去,却不料他大意忘了手中的黑衣男子,黑衣男子挣脱开穴道挡在白寒身前,那支箭便直直射入男子的胸口,男子闷哼一声便没了气息。

白寒眼看男子没了气息将男子扔与回廊上,斜眸想要去追踪那射箭的人,北门逸却摇着羽扇慢慢出现在回廊的另一端,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刚才射箭过来的地方,吩咐道,“白寒,不要追了。”

白寒听北门逸如此吩咐,躬身应了声是,又见怀中的苏云欣脸色越发苍白,抱起苏云欣便急促着步子朝北门逸而去,“殿下,苏姑娘她…”

苏云欣朦胧的发现刚才白寒想要追踪的地方似乎有些眼熟,她揪住白寒胸口的衣襟,喘着粗气说道,“喂,刚才射箭的那个地方我似乎是知道有谁在。”

苏云欣刚说完,又一只箭射了过来,速度远比刚才的两只箭还要快,在空中带过凌厉的箭气,白寒武功也极好,抱住苏云欣急速往一旁躲,眼看那支箭迅速朝北门逸而去,白寒着急的想要出手用剑挡住那支箭,却见北门逸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容伸出修长的手轻而易举便将那支箭捏在手指间。

“殿下,你没事吧?”白寒急忙跃过去想要查看北门逸有没有伤着。

北门逸半眯起狐狸般的凤眸,对白寒摇了摇羽扇,示意他没事,又迅速将那支箭收入怀中,他转过身子对白寒吩咐道,“随本殿下来。”

白寒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抱起苏云欣便随北门逸朝回廊的另一端而去,他蹙眉看着怀中脸色近乎透明的苏云欣,心底莫名有几分焦急,想起刚才这个女子竟然用身子挡在了他的面前,一直以来生活在阴暗中的他习惯了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却没有料到有一日会有一个女子替他挡箭受伤。

苏云欣看白寒垂眸蹙眉的模样,以为他又要说什么威胁的话,喘着粗气摆手道,“我,我,没有,没有想到,想到那群人会忽然要杀你,我,我不是,不是故意要给你,给你添麻烦的。”

白寒冷着脸色不去看苏云欣,抿唇淡淡的说道,“不关你的事。”

苏云欣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坦荡的面对有人要追杀他的事,毕竟她以为这事应该是有她而起的,苏云欣咧着嘴又吐了一口血出现,那血直接溅到白寒的衣服上,眼见那黑色的衣物被晕染开一抹殷红,苏云欣苍白着脸想要说对不起。

白寒垂眸有些不悦,“我是那么斤斤计较的男人吗?你无须解释,还有我的名字是白寒,不要喂,喂,你,的叫。”顿了顿,眼见北门逸摇着羽扇朝他递过来一个意味不明给的笑,别过脸冷冷的说道,“你有那功夫还是闭嘴不要说话。”

北门逸促狭起狭长的凤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白寒手中接过了苏云欣,白寒收回此刻空荡荡的手,垂眸静静跟在北门逸身后。

北门逸迅速在苏云欣背后点了穴道,眼见血被止住,抱着苏云欣进了一个看起来比较隐秘的房间,进去前对白寒吩咐道,“将步姑娘请过来。”

白寒应了声是,转身跃到屋檐上,矫健的身子在屋檐上轻巧的飞跃,迅速消失在偌大的烟云楼中。

北门逸扫了一眼白寒的背影,勾唇抱着苏云欣进了屋子,将房门带上,将苏云欣抱着放于屋内唯一的一张床榻上。

苏云欣忍着背上的剧痛,不解的问北门逸,“带我,我来这里做什么?”

北门逸挽起了宽大的衣袖,伸出修长的手便将苏云欣翻了个身,而后撕碎了苏云欣背后的衣裳,苏云欣大惊,用手无力的推拒着北门逸,“你,你要做,做什么?”

北门逸脸上噙着深不可测的笑容,他笑意吟吟的拂开苏云欣的手,“自然是为你疗伤,怎么?苏姑娘是害羞了?”

苏云欣咬着牙忍着背上的剧痛,恨恨的道,“谁,谁害羞了,你走开,不要你,你给我―”说着嘴里闷哼一声,又一口血吐出,染红了素白的床单,苏云欣在心里哀叹她怎么最近老是见血。

北门逸眼底一闪而过一丝阴郁,但脸上瞬间是一副笑意吟吟的模样,他撕了衣服的一角,细细擦拭着溢在背上的血迹,“不要本殿下?”北门逸勾唇轻笑,“苏姑娘莫非是想要白寒来给你处理吗?”

苏云欣不知道为何北门逸会忽然提到白寒,她也没有力气解释了,趴在床上呢喃着,“不是,唔。”

北门逸故意按了一下苏云欣的伤口处,他端来一盆水,将衣角打湿,继续替苏云欣擦拭,勾着唇角慢悠悠的说,“那个小子连给你点穴道止血都不记得,你还能指望他做什么?”

苏云欣疼的咬着唇角在心底骂着北门逸,可北门逸手上的动作除了那一下都格外轻,并且温润的手不停的在她背上擦拭,让她不自觉的也安下了心,想要骂出口的话停在了嘴边。

“你该庆幸,本殿下可几乎都不为那个女子做到这般地步的。”北门逸嘴上笑意吟吟的说着,如画的眉头却微微蹙起看着苏云欣背上的伤口,他听着苏云欣嘴里小声呢喃,“你也说几乎,那还是又对其他女子这样过的,再说谁想要你这样做的,你个死狐狸。”

他半眯起狭长的凤眸,这女子到底知不知道刚才若剑再没入一分,她便会当场丧命的,现在却这般有活力的与他争辩这些,他弯了弯唇,不知为何看见苏云欣他总会想起当初那个与他一起栽种桃花的小女孩,只不过过去了太久,他早已不记得那女孩的模样,想要寻找也根本找不到。

“你可真是大言不惭。”北门逸勾唇笑意吟吟的回道。

苏云欣感觉自己的意识越发模糊,也逐渐听不清北门逸说了些什么,她不停的眨巴着眼睛想要就这样睡过去。

北门逸也看得出苏云欣越发沉默,可是若这一觉睡过去若再也唤不醒也便麻烦了,他微微挑眉,俯下身子轻轻咬住苏云欣的耳垂,声音带着魅惑的一字一句的慢慢说道,“用着雪白的背对着本殿下,还睡过去,是不是想要引诱本殿下做些什么?”

苏云欣原本朦胧的意识听了北门逸顿时警铃大响,她怎么差点忘了她身旁的这个男子是个无耻到了极点的人,她咬紧下唇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瘪嘴小声骂道,“真是无耻。”

北门逸见苏云欣这幅模样也知她意识清醒了几分,继续手中的动作并不介意刚才苏云欣骂他的话,不时轻笑出声。

“刚才那个射箭的男子也许我知道是谁。”苏云欣觉得气氛有些诡异,急忙转移话题,“我刚才如如厕的地方就在那边,我听到那边房间里面有其他男子的声音,那个男子似乎就是―”

“殿下,步姑娘过来了。”白寒敲了敲门,低声说道。

“让步姑娘进来。”北门逸头也不抬的吩咐道,又笑意吟吟的扫了苏云欣一眼,“苏姑娘还是闭嘴吧。”

新书推荐: 重生女遇到穿越男 雄兵连之强吻鹤熙 玄幻之我能提取属性 蒙德旅行者 一胎三宝:我妈咪超A的 高冷男神:溺宠小萌妻 系统它要取我小命 咸鱼圣女:跟天帝混有饭吃 再次为龙 这个吕布实在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