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凤梓出手(1 / 1)

satjun0616:08:29cst2015

白寒进来的时候一眼便瞥见苏云欣雪白的后背,修长的身子微微一转,让步倾城进去后抿唇倚在门上,淡漠的目光不知望向何处。

步倾城手中执着一个篮子,里面是一些白纱布和灵药,她笑意吟吟的扫了一眼北门逸此刻挽起的袖子口处,施施然的走过去,“殿下,这种事交予我即可。”

北门逸勾着唇角又扫了一眼此刻嗯哼的苏云欣,缓缓起身,他倚靠在床边,对着摆弄灵药的步倾城笑道,“步姑娘,你的医术果然是不一般。”

步倾城小心将灵药撒到苏云欣背上的伤口处,听北门逸如是说侧过头冲北门逸温柔一笑,“殿下过奖了,若非殿下及时点住这位姑娘的穴道,任我医术多好也不可能救得了这位姑娘。”

白寒正环着双臂面无表情的守在门口,听步倾城说到点穴道的事,他面上闪过一丝狼狈,刚才他竟一时忘了去点穴道,若非殿下及时点住穴道,恐怕…他不敢想,微微垂头,抿紧了唇。

苏云欣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吟出声,虽说步倾城的手法很轻柔,但这些药的刺激性也很大,她疼的都快要晕过去了,但是模模糊糊的听到步倾城这样说,她猛然出了一身冷汗,她一时没多想挡了上去,倒没想到居然差点就死了,那这么说来还是北门逸救了她吗?

步倾城感受到苏云清身子微微僵住,以为是她弄疼了她,急忙柔声问道,“姑娘,怎么了?”

苏云欣摇着头,“没事,就突然想到一些事。”

北门逸闲暇的摇着羽扇立于床榻边,如同狐狸般的凤眸微挑,若有所思的慢慢开口,“莫非苏姑娘是在想本殿下貌似成了你救命恩人的事?”

苏云欣翻了个身子想要出言反驳他,但是因为这一动扯动了背上的伤口,她立马疼的叫出了声,她趴在床榻上,嘴里不停的呜咽着,翩然她看过去北门逸一副笑意吟吟的模样,似乎还很欣赏她疼得说不出话的样子,咬着牙她怒瞪着北门逸。

“姑娘,你切莫乱动,你安静的躺着,我立马便替你将伤口包扎上。”步倾城有些失笑,将手中的灵药又轻轻撒在苏云欣的伤口处,待灵药全部敷上了伤口,才扯下一块白布轻轻替苏云欣包扎。

“你也无需激动,虽然本殿下成了你的恩人,但是—”北门逸顿了顿,嘴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那薄唇又轻轻微启,“这恩情我们慢慢还。”

“本君想殿下对于她还无恩情可言。”凤梓身着一袭宽松的紫色华服,与往日不同,那腰身上还系着一支玉箫,玉箫浑身晶莹剔透,闪着碧蓝的光,与那绝美的身影合为一体,隐约中透出绝代的风姿,他缓缓从屋外而入,面上带着清冷。

北门逸妖孽般的俊脸染上一层朦朦胧胧的笑,让人看不真切他的表情,修长如玉的手依旧气定神闲的轻摇着手中素白的羽扇,他挥手让欲拦住凤梓的白寒退下,勾着唇角笑道,“喔?本殿下以为这是谁,怎么,今日来有何事?莫非又是来威胁本殿下的?”

凤梓并不去看北门逸,径直进入屋子,而后走到床榻边,他脸色带有几分铁青,对着此刻张大着嘴看着他的苏云欣抿唇道,“不就一会儿不看着你,就乱跑到这种地方来。”

步倾城有些为难的看着凤梓绕过她想要抱起在床榻上的苏云欣,她伸出手挡住了凤梓,“公子,这是殿下吩咐照顾的姑娘,你不可乱来。”

北门逸对着步倾城挥了挥羽扇,示意她不可多言,他迈着优雅的步子却是在一瞬间闪身来到了凤梓身边,他用羽扇拦下了凤梓伸过去的手,倾身挡在苏云欣身前,面色依旧笑意吟吟,“还请公子切莫惹怒了本殿下才好。”虽是眉梢含笑,那狭长的凤眸微挑,却也隐约散发着几丝寒气。

凤梓何时曾将区区凡人放在眼里过,在他看来凡人不过是一群无任何力量的短命鬼罢了,几十年的寿命什么也做不了,而今日眼前这个眉目含笑却身手不凡的凡间男子竟然敢口出狂言威胁他,他冷了脸色,“在本君动手前最好让开。”

北门逸掩唇轻笑,“若本殿下不让呢?”

凤梓手上微微聚了灵力,那微蹙的眉头隐在一片清冷中,苏云欣探出头便看见了聚了灵力的凤梓,她深知凤梓是地府的神君,若与北门逸动起手来,吃亏的肯定是北门逸,虽然北门逸总是做一些戏弄她的事,但是不论怎么说刚才若非他止住了她的穴道,那她现在很有可能就是一具死尸了,她咬着牙从床上爬下去,她的身子根本就没有一丝力气,手还未触及到地面,便急急坠了下去。

凤梓眼底闪过一丝清冷,伸出修长的手一把揽住了苏云欣,脱下紫色华服披在苏云欣的身上,垂眸扫了一眼此刻面色不安的苏云欣,“你竟这般护着他?”

北门逸实在没有想到苏云欣会搞出这么一出,他轻摇着羽扇,对想要起身的步倾城使了个眼色,他也非看不出凤梓并非寻常人,勾了勾唇,摆摆手道,“既然苏姑娘如此想要离开本殿下身边那也无妨,还请公子带苏姑娘回去好生歇息才是。”

苏云欣躺在凤梓的怀中,斜过头瞪了一眼北门逸,又看凤梓面色清冷的模样,垂眸想她貌似又惹得凤梓不悦了。

凤梓顿在原地轻扫了北门逸一眼,“下次本君可不会如此轻饶了你。”说完抱起苏云欣出了房门,紫色的绝美身影瞬间消失在偌大的烟云楼中。

白寒看着凤梓离去的身影,几步走过去冲一脸意味深长笑意的北门逸焦急问道,“那个男人他—”

北门逸笑着打断,“白寒,你可别小看了那个男子,依本殿下看来,他可绝非普通人,刚才不过是小小的试探,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死寂的气息就差点夺去了本殿下的意识,看来我们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了。”他勾唇轻笑出声,捋了捋额前的碎发,将那颗小痣露出来,狭长的凤眸和着眼角妖娆的痣,几丝邪魅之气逐渐蔓延开。

白寒抚了抚腰间的长剑,冷着脸色垂眸说道,“即便他并非寻常人,下次这般放肆我也一定亲手了结他。”

北门逸执起羽扇拍了拍白寒的肩头,从他身边缓缓走过,立于木漆色的窗户边,伸出修长的手将不知何处飘来的桃花瓣接在手心中,盯着那嫣红的桃花瓣浅笑出声,如画的眉头缓缓舒展开。

刚才居然是那个女子救了他吗…………

…………………………

“刚才,我―”苏云欣紧绞着衣角,好半天才鼓起勇气说话,但凤梓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那记淡漠的眼神让苏云欣将剩下想说的话尽数吞入了肚中。

在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凤梓一跃下了屋檐,紫色的华服带着风在空中划开绝美的弧度,感受着凤梓身上传过来的沁人的幽香,苏云欣咬紧了牙关。

凤梓带着苏云欣来到了附近的一颗桃花树下,将她放于桃花树前的一块空地上,而后悉数将灵力渡入了苏云欣的身体中,随着灵力的悉数渡入,那缠着白纱布的伤口逐渐褪去了血迹,脸色苍白的苏云欣也逐渐恢复了红润。

凤梓一直都冷着脸色,一句话都未说,那紫色的身影在桃花树下翩飞的桃花瓣中闪着清冷的气息,淡紫色的瞳孔仿若看不进这嫣然翩飞的桃花色,不过片刻便起身,任衣角在清风中翩飞。

苏云欣感受着身上的华服传过来的幽香,背上的伤口因为凤梓灵力的渡入也没有刚才钻心的疼痛,她抬眸看着凤梓立于那桃花瓣纷飞中,有一些飘到他的肩头,他侧过头凝望着那桃花瓣竟出了神。

她慢慢的起身,想要走过去却无意中发现头上有一支被桃花瓣繁缀的枝桠正往下掉,苏云欣几步并一步跑过去推开了凤梓,却因为未注意脚下的石头身子直直的往下坠。

凤梓侧过身子迅速接住苏云欣,眼见苏云欣闭上眼睛似乎是等着摔下去的模样,抿了唇冷然道,“你还知道摔下去会疼吗?”

苏云欣猛然睁开眼睛,眼前赫然出现凤梓那清冷的面容,薄唇微抿,她啊了一声,迅速涨红着脸垂下了眼帘。

凤梓将苏云欣扶稳站好,松开了她,修长的手刚一离开苏云欣的身子便迅速被一双柔软的小手拉住,他微微蹙眉,垂眸看着那双此刻紧紧拉住他的小手,“你要做什么?”

苏云欣蠕动着嘴唇,想了半响才支吾着说道,“你是在为我那日对你表明心迹的事生气还是在为我阻拦你对北门逸出手生气吗?”

“你真是个蠢不可及的女人。”凤梓拂开了苏云欣的手,冷然离去。

苏云欣小跑着跟上了凤梓,“若是生气就告诉我,我会努力不再做那些事,无论是大言不惭的对你表明心迹,还是擅自打断你想要做的事,只要你不生气就好。”

新书推荐: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