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受伤被救(1 / 1)

tuejun0921:00:00cst2015

苏云欣浑身一凛,这声音…她猛然惊起借着朦胧的月色看清了刚才说话的人,依旧是一脸傲慢的模样,那芊芊玉手此刻正伸出来怒气冲冲的指着倚靠在大石子边的她。

两人共同借着月色看清了对方,均都是往后退了一步,付嫣然咬着牙瞪了苏云欣一眼,“怎么在哪里都遇得到你。”说着有些嫌弃的蹙了蹙眉。

苏云欣在心底默默的抹了一把汗,她抿唇有些不悦的说道,“我正好与付小姐也有同样的想法。”

付嫣然被苏云欣的话激得气结,话也说不清楚,只一个劲的说着你,你,你,苏云欣拍了拍刚才摔倒在地上染上的灰尘,冲付嫣然摆了摆手,“要是没什么事,付小姐,我就先行一步了。”

付嫣然迅速伸出手一把抓住苏云欣的手腕,苏云欣蹙眉不悦的看着比她个子小了一大截的付嫣然,这女人怎么每次见到她都一副要吃了她的模样,她又不是包子有那么可口吗?

“真不知道你哪里比得上我。”付嫣然上下环视了一遍苏云欣,最后不满的抱怨道。

苏云欣翻了个白眼,拂开了付嫣然的手,“你若是只是为了说这句话,那么恕我不奉陪。”苏云欣本想潇洒的离去,无奈刚才摔倒的时候似乎是扭到了脚踝,只好强忍着一跌一拐的离开。

“小姐,药我买回来了。”后背传来一阵如同山间流水般悦耳的女声,付嫣然看也不看那女子一眼,径直将东西接了过去,还抿唇骂了一句,“买的这么慢,真是没用。”

女子咬了咬牙,还是面带笑意的看了看此刻正急着离开的苏云欣,看背影似乎很熟悉,女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小姐,那个女子是谁呀?”

付嫣然哪忍得了有其他的人,而且还是自己府里的下人问自己话,施了妆容的脸含着怒气,她抬手就给了那女子一巴掌,“贱女人,轮得到你来问本小姐我吗?那女子是本小姐的对手,哼,区区一个小绸缎庄的当家的,竟然还跟我叫板。”说着付嫣然捏紧了手指尖,恨恨的看着苏云欣离去的背影。

女子也看得出付嫣然对苏云欣的怨恨,眼珠子一转,那美艳的脸染着深不可测的笑意,她垂眸恭敬的对付嫣然说道,“小姐,我一定帮你报仇。”

付嫣然蹙紧了眉,只见女子施施然的走过去,跟在苏云欣身后。

苏云欣一听这声音便知道了是谁,随后又感觉到背后有人跟着她,她一时未反应过来,脚下有谁绊了她一脚,眼看着前面是尖锐的石子,她惨叫一声,试图想要拉住身后绊住她的人,却不料那人直接拂开了她的手,她双眼一闭,这下真的是惨了。

不出所料,脸上顿时传来刺痛,她只听到有什么硬物刺入了皮肤传来的撕拉声,意识到这石子可能是伤到她的脸了,她急忙去抚摸脸上的肌肤,所触之处均是一片湿润的触感,她身子一滞,立马意识到手上的是血,原本还想躲开这一切的苏云欣心底顿时涌起了无数的怨念。

她颤颤巍巍的起身,身子几次都因为站不稳摔了下去,苏云欣咬牙拼命让自己站起来,她眼底浑浊一片,明晰的眸子顿时有些模糊。

付嫣然借着月色看清了已经血肉模糊的苏云欣的脸,她知道这下是闯祸了,她皱着眉头过去狠狠的踢了女子一脚,顺带还重重给了女子一巴掌,她口里骂道,“鸾璎,本小姐有允许你随便动手吗?你这个贱女人,这下事可闹大了。”

被唤作的鸾璎的女子正是那日在云府的女子,即便脸上还留着付嫣然打出的红印,但那媚眼如丝的娇媚容貌依旧美艳动人,此刻又双目含泪的看着付嫣然,样子委屈的十分惹人怜爱。

“我本不想与你们过多纠缠,你们翩然不肯放过我。”在夜色中,苏云欣血肉模糊的脸有几分渗人,她咬着牙关,一步一步向两人走来,每一步都带着阴厉的气息。

“你这贱女人,上次她成这副样子差点就要了我的命,这下好了你又把惹成这幅模样,你自己应付去。”上次的事付嫣然心底还有几分余悸,眼看着苏云欣慢慢朝她们走来,饶是一向高傲的付嫣然也不由得害怕起来,她推着鸾璎挡在她面前,不敢去看苏云欣阴冷的模样。

“哈哈哈。”苏云欣阴冷的笑起来,笑声混合在阴暗的夜风中带过几丝阴沉。

“杀了你们,杀了你们。”苏云欣脸上带着笑意,眼底闪着亮光,说着便朝鸾璎扑了过去。

鸾璎吓得立马推开付嫣然,吓得脸上渗出了冷汗,跌跌撞撞的朝一旁跑开,付嫣然咬着牙骂了几句,眼看着苏云欣转移了目标朝她过来,她惨叫一声闭上了眼睛。

但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反而有一阵风掠过她的身旁,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竟发现原本有些发狂的苏云欣此刻正完好无损的躺在一个高大的背影的怀中,而那一身素白的华裳,身子修长挺拔,正是云轩墨。

付嫣然惊吓之余抖着声音问出口,“云少爷,你不是在酒楼吗?”原本她今日便是被爹爹推着来与云轩墨见面,说是什么商量一下明日对诗大会的事,她对对诗大会什么的完全不感兴趣,可爹爹下了死命令,她没办法才来赴宴,恰巧因为她有些不舒服便随鸾璎那女人去了药铺拿了些药,半路她不愿再走才留在这里休憩,怎料到会遇到苏云欣,而且还将她惹成这幅模样,想及此,付嫣然颤抖着轻灵的睫毛偷偷又瞄了一眼云轩墨怀中的苏云欣。

云轩墨抱起苏云欣,手轻轻抚上苏云欣的额头,看她逐渐冷静下来,才侧过身子冲整个身子瘫软在地上的付嫣然说道,“看你们久久未归,便过来看看,倒未曾想到你们竟会将这位姑娘逼到如此境地。”说着扫了一眼此刻瘫在地上还在不停的颤抖的鸾璎。

付嫣然瘪着嘴,眼神飘忽,“我也不是故意的,没想到她会变成那副样子。”

云轩墨一手抱着苏云欣走过去,脸上依旧是温润的笑容,他一把拉起瘫软在地上的付嫣然,扶她站稳,勾唇慢慢说道,“付小姐,明日的对诗大会你也无需来参加了,回去告诉杜老爷,此事是云某照顾不周了。”

付嫣然虽是对那对诗大会也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听云轩墨这样说,心底也有些愤愤不平,冷冷的甩开云轩墨的手,“本小姐也不屑去参加。”说罢提着长裙的裙摆袅袅婷婷的离去。

鸾璎眼看着付嫣然离开了,也慌忙起身跟了上去,云轩墨适时出声叫住了鸾璎,鸾璎以为云轩墨要说什么,娇羞着脸垂眸转过身子对着云轩墨,静静的听着云轩墨的下文。

云轩墨自然也看出了鸾璎心头的想法,他垂眸扫了一眼此刻在他怀中安静下来的苏云欣,缓缓开口,声音如同八月的秋风,“你也该明白若非我在殿下那里求情,你现在便不会是京城三大富商的杜家做丫鬟,而是边疆的军帐中做万人压的妓女,所以还请鸾璎小姐切莫也惹怒了我才好。”

云轩墨脸上是染着一层朦胧的笑意,但说出的话却让原本娇羞的鸾璎浑身一凛,身体仿若触碰到了寒冰,她不住的颤抖,不可置信的抬眸去看此刻眉眼含笑但那笑意却深不入那琥珀色的眸子的云轩墨,那日北门逸本是想让他手下的贴身侍卫白寒送她去边疆做妓女,若非她哭的梨花带雨的去求这个被许多人传闻说的温润无双的男子,她早已不知道该被多少个恶心的男人欺压过了而后生不如死的活着度日,她本以为这个那时明明含笑出面为她求情的男子多少也对她存在着些许的怜惜,却不料在他刚才说的话中她能感受到的只是如同地狱的阴冷而已,哪有一丝的怜惜存在。

她捏紧了手指尖,冲云轩墨行了个礼,面上依旧带着妖媚的笑容,“鸾璎知道了。”她垂着头,没人看得见她已被咬出血的唇角,她隐在夜色中抬眸扫了一眼此刻躺在云轩墨怀中的苏云欣,手指尖还涔着血,她转过身子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苏云欣唔了一声,“好难受。”说着苏云欣便去解自己胸口处的衣襟,她的面色有些涨红,“唔,好热。”

眼见苏云欣立马便要解开胸口处的衣襟,云轩墨暗了神色压下了苏云欣的手,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在外人面前你也这般不顾忌吗?”

“你怎么还是这般容易就受伤。”说着云轩墨微带心疼的叹了一口气,骨节分明的手触上了苏云欣此刻血迹已经凝固的脸,那满是血迹的脸已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你果真是记得她的吗?”从漆黑的夜色中恍然传来一阵清冷的声音,紧接着一袭紫色的身影自模糊的夜色中缓缓而出,银辉色的月色踱在那修长的身姿上,将那绝美的面容衬得越发摄人心魄。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