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诡异之事(1 / 1)

frijun1221:00:00cst2015

路上,苏云欣低声问带她入府的男子,“云少爷怎么会知道我今日会来府中?”

男子走在苏云欣前面,步伐极快,带着苏云欣穿过了好几条走廊,对于苏云欣问他的话也全然漠视。

苏云欣刚开始并未察觉到异样,乖乖的跟在男子身后,但随着他们去的地方越发偏僻,苏云欣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拉住走在前面的男子,蹙眉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怎么这附近一个人影也看不见?”

她这么一问也才恍然发现自刚才起他们穿过的走廊都是看模样有些陈旧,甚至有些地方还生出了蜘蛛网,而且隐隐约约空气中还透着腐朽的气息。

她越发不安,便紧紧拽着前面的男子,却不料被她一拽,那男子的身子瞬间便倒下去,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苏云欣惊呼了一声,她越发觉得事情越来越诡异了。

因为四周一个人影都见不到,苏云欣咬着牙关慢慢的蹲下身子,一边去摇晃男子的身体,一边嘴里不住的喊道,“喂,你没事吧,你醒醒,你倒在这里我怎么把你扶出去,还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眼看叫不醒那男子,苏云欣心底有不好的预感,她将手慢慢的伸到男子的口鼻边,探了探男子的气息,不过一瞬间,苏云欣迅速将手收回,她猛然起身有些不可置信,“怎么会,怎么会没有气息,刚才还好好的。”

她的脸上已经涔出了些许冷汗,她敢确信她刚才只不过是轻轻拽了一把这个男子,而且刚才男子请他入府的时候模样还很正常,如今忽然便没了气息实在太过于诡异,而且,苏云欣扫了一眼四周,她现在所处的走廊四周都被密密麻麻的竹林所包围,除了前面不远处的另一条走廊再也看不见其他的东西,蓦然她还感觉到有一阵阴冷的气息从她脖子间划过,直直沁入她的身体里面,让她不由得脸色刷的一片苍白。

“有人吗?有―”苏云欣叫的自己都很没有底气,她不可抑止的吞了吞口水,明亮的大眼不停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然而除了她的声音在偌大的回廊处回响,并没有其他任何声音,她僵硬着身子又垂眸扫了一眼那男子的尸体,心底寒气越浓,她双眼一闭,转过身子便开始跑。

她不停的跑着,嘴里不停的喘着粗气,忽然脚下绊到了什么,苏云欣来不及反应身子便倒在了回廊上,发出一阵闷哼声,苏云欣低咒几声想去看是什么东西绊到了她,一抬眸眼前便赫然出现一双褐绿色的眸子,而那眸子周围是深陷的骨头,像是干枯的树枝一般,此刻那眸子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她,仿若要将她看透一般,苏云欣顿时忘记了呼吸,身子僵硬在原地,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大声尖叫,苍白着脸迅速身子往后挪,她不敢去看那眸子,惶恐不安的不住喊道,“你别过来,你走开。”

“哈哈。”

带着几分凄厉的笑声随之在偌大的回廊回荡,而原本晴朗的天气也忽然间暗了下去,凉凉的风不住的扫过来,而原本躺在地上的男子随着那阵风恍然间便变成了一堆白骨灰,而后被风吹散消失在空气中。

有些许的白骨灰飘散在苏云欣的身上,苏云欣忘记了吞咽口水,她想她可能真的遇到灵异事件了,虽然眼前的一切都让她害怕的不行,但是她多呆在这里多一刻很有可能她会遇到更多不可思议的事,她咬紧了牙关,起身奋力朝身后的回廊跑。

而那双眸子则一直一动不动的盯着苏云欣,眼看着苏云欣往另一处回廊跑,眸子闪过一丝诡异的笑。

“你逃不掉的。”

仿若来自地狱般阴冷的声音,苏云欣只感觉到随之而来的一阵阴凉的气息,紧接着她便发现她虽然一直在跑,却一直都在原地,她忍住因为恐慌快要掉下来的泪水,丝毫不敢懈怠继续往前跑。

蓦然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了她的脖颈,那双冰冷的手不停的在她脖颈间摩擦,她害怕的抖着身子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那双手在她脖颈间摩擦。

“你还是乖乖的做你的苏云欣。”那双手的主人不停的在苏云欣耳边吹着阴冷的气息,俯身在苏云欣耳边说出的话阴冷诡异到了极点。

“你到底,到底,是,是谁?”苏云欣闭着眼不敢去看此刻在她脖颈间摩擦的手,她害怕还会看见刚才如同那双诡异的眸子般的手。

并没有人回应她,耳边不停扑来的阴冷的气息丝毫未减,紧接着那双长着长长指甲的手蓦然转了一个方向,长长的指甲直直抵着苏云欣的脖颈,她想要离开那冰凉的指甲,想要离开这个到处充满着诡异气息的地方,但她丝毫动弹不得,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身子一般。

“我是将你划成两半杀掉,还是让你流血而尽而死呢?”说着又一阵诡异的笑声在回廊回荡,回廊已经一片昏暗,周围的任何东西都看不清,仿若刚才的竹林和回廊都被吸入了这片诡异的昏暗般,压抑的气息直抵人心。

苏云欣颤抖着身子,张着嘴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竟然连话也说不出了,她闭着眼感觉到指甲慢慢嵌入她脖颈的撕拉声,这时,耳边忽然想起了一阵耳熟的声音。

“苏姑娘吗?”

刚才快要蔓延至全身的窒息绝望感因为这阵熟悉的声音得以有些消弭,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苏云欣拼尽全力张着嘴巴喊道,“救,救我。”

恍然间原本昏暗的走廊忽然间便变得明亮起来,周围的竹林慢慢出现,猛然间出现一双修长却又带着茧子宽厚的手,那手一把拉过她的身子,苏云欣能感受到充斥着她整个身子的阴冷感渐渐褪去,像是忽然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刚才的压抑感瞬间消失。

“谢,谢,谢谢你,你救了我。”苏云欣舌头仍旧还在打结,她还未完全从刚才的恐惧中走出来,只能一个劲的抓紧救她的人的衣襟,身子不住的往对方怀里钻。

“苏姑娘。”说话的人面色有些不自然,他有些局促的看着怀中的苏云欣一个劲的往他怀里蹭,属于女子的温香不住在他鼻尖缭绕。

“谢谢你,我,我,没事,没事了。”苏云欣嘴里不住的呐呐说着,身子却依旧紧紧贴在对方的胸口处。

“本殿下还以为你急冲冲赶过来所为何事。”说话的人正是北门逸,他闲散的摇着羽扇,迈着优雅的步子慢慢过来,一袭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他弯着唇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

“殿下。”抱着苏云欣的人正是白寒,他见北门逸过来,侧过身子微微对北门逸行了个礼,那俊朗的脸越发不自然。

北门逸扫了一眼白寒怀中还在不住的发抖的苏云欣,促狭着狭长的凤眸笑道,“看样子,苏姑娘受的惊吓不轻。”

白寒抿了唇,垂眸看了一眼怀中此刻如同急需保护的小孩子般的苏云欣,他刚才听见苏云欣一声惊呼便立马用轻功赶了过来,看她的样子若她晚来片刻恐怕情况会更糟,他捏紧了手指尖。

“殿下,既然苏姑娘受到了如此大的惊吓,那属下便先找个大夫过来替苏姑娘把把脉。”白寒躬身道。

北门逸如同狐狸的面容在白寒身上扫视了一番,他摇着羽扇闲散的慢慢说道,“这事自然用不着你来做,还是说,你现在心里也担忧的不行必须自己亲自去做?”他微挑俊美的眉头,嘴角意味深长的笑意越浓。

白寒自然听出了北门逸话中的试探,手指尖捏的泛白,他垂着头蠕动着嘴唇刚想说话,北门逸抢先笑着开口,那狭长的凤眸半眯,“你别忘了当初你来到本殿下身边发过的誓。”

刹那间白寒的眼眸顿时瞪大,他抖着嘴唇,一些片段在他脑海中迅速闪过,发疯的男子,哭闹的小孩,还有笑的阴狠的女子,这些画面在他脑海中不停的交叉闪过,每一幕都如同利刃刺入他的心底深处,让他喘不过气来,一双修长的手的画面蓦然在他脑海闪过,他的手指尖已经有血溢出,他终是闭了闭眼,面上的不自然已被素日的冷然替代。

“二弟,这女子似乎受到了些许惊吓,不介意的话,能让你医术好的手下替她把把脉吗?”北门逸嘴角噙着一抹满意的笑,从白寒手中接过苏云欣,并未看苏云欣一眼,转身冲身旁的北门卿笑意吟吟的说道。

“太子都已经发话了,自然是没问题。”北门卿今日着了一袭玄色的长袍,腰身的束带是一如既往的黑色,将那俊美的面容衬得有几分阴寒,他对身后跟着的几个手下摆了摆手,那几个黑色衣裳的男子便上来接过了苏云欣。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