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巧见神医(1 / 1)

satjun1321:00:00cst2015

“那殿下,那处回廊?”白寒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回廊,回廊四周都被竹林环绕,那竹林时不时被风扬过吹下一些竹叶在回廊地上,而涔过来的风都是阴冷的风。

北门逸摇着羽扇半挑着眉顺着白寒的手看过来,狭长的凤眸半眯,幽深的眸子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他弯了弯唇,“那种事轩墨会去调查的,还不需我们插手。”说完转身离去。

白寒又扫了一眼回廊,躬身应了声是,恭敬的跟在北门逸身后。

“二弟,轩墨的对诗大会也快开始了,我们快些过去才好。”北门逸经过北门卿身旁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

北门卿面色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他嘴角微微舒展,“太子说的是。”

“这位姑娘就麻烦二弟照顾了。”北门逸闲散的摇着羽扇,斜眸扫了一眼此刻还不停的抖着身子,被北门卿的手下拉住的苏云欣。

北门卿点了点头,侧过身子对身旁的手下吩咐道,“带她去莫子轩那里。”

北门逸听罢微微挑眉,“莫子轩?那个名扬天下的名医?”

北门卿微微垂眸,“正是。”

“倒不曾想二弟本领如此大,竟让名扬天下的名医为你做事。”北门逸半眯起狭长的凤眸,面上染着朦胧的笑意。

北门卿拂了拂黑色的华裳,淡然道,“太子过奖了,太子身旁有武功万人之上的白寒,还有不少死心为你做事的人,该是太子殿下本领大才对。”

北门逸嘴角恍然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他手微微一动将羽扇收入怀中,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挑眉笑道,“二弟,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倒客气成这样了。”

“太子殿下说笑了。”北门卿微微躬身。

北门逸俊美的脸上瞬间染上笑意,修长的手微摆,“二弟,再不快点可该误了对诗大会的开始。”

北门卿点了点头,随北门逸与白寒一起去了云府的大院,而他身边的人则扶着苏云欣去了云府的另一边。

待苏云欣渐渐冷静下来,意识逐渐恢复清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带入了一个偏僻的小院,小院看样子以前是有人住过的,周围看起来都曾种过不少花草,细细一看小院门前的一片土地还有花凋谢落下来的残痕,而小院大门是木漆色的雕花木门,那被刷的雪白的墙倒与这有几分凄清的住处有几分格格不入,而一进去只有一间屋子,门扉紧闭,时不时有夹杂着淡淡的幽香从屋子里面飘出来。

苏云欣有些不安,问身旁扶住她的男子,“你们这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两旁的男子却同时异口同声的回答道,“这种事你无须多问。”

苏云欣微微蹙眉,顿住了脚步,两旁扶住她的男子也随之停下脚步,他们冷着眉对于苏云欣突然的行为有些不悦,苏云欣微微往后挪了一步,她蹙眉又问,“总得告诉我,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其中一个男子不容苏云欣多说一把将她推上了小院里面的台阶上,“二皇子吩咐我们带你来找莫神医替你把脉,你自己赶紧进去吧。”

“我都没事了,就不需要再找什么神医,我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说着苏云欣就打算撒腿先跑。

另一个男子看出了苏云欣的意图,他一把拦下苏云欣的去路,冷声道,“叫你去就去,啰嗦什么。”说着与另一个男子将苏云欣推到了屋子门外。

“莫神医,二皇子让你好好照顾这位姑娘,你可得好好照顾。”

里面没有一丝回应,两个男子彼此使了个眼色,一跃身便出了院子。

“喂,不是都说了我不需要吗!”苏云欣脸微微一抽,那两人一眨眼就没了踪影,她无论如何叫喊都没人回应她,她在心底默默的抹了一把汗,刚才她就记得北门逸让北门卿照顾她什么的然后就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这个地方,看这个地方一点人气都没有,着实冷清,附近也没什么下人。

苏云欣一咬牙,也不知道那个北门逸到底是好心还是坏心把她交给了北门卿,可是现在想这些也没用,既然来了这里不如就进去看看那个叫什么莫神医的,不过,等等!莫神医,姓莫?那不是以出神入化的医术名扬天下的神医吗,她很早之前就听说过,此人医术极高,还有人传说他能将死人医活,总之关于他的传闻神乎其乎,但此人一向不愿理会世事,一般也不愿出手医治他人,即便对方是堂堂九五之尊的皇上也没用,今日竟说此人在这间看起来很凄冷的屋子里面,她也着实被勾起了好奇心。

苏云欣一股脑丢掉了刚才的郁闷,用口水在窗户纸上开了一个洞,将眼睛慢慢凑近那开的洞,眯着猫眼小心翼翼的往里看,她也想过直接推门进去,但是总觉得还是先探看一下里面的情况再进去比较好。

顺着那窗户纸上开的洞,苏云欣一眼便看见了一方木桌,木桌上似乎还有些药瓶之类的,而除去那一方木桌,屋内并无其他多余的东西,微微转动了下眸子,苏云欣打探着想要往最里面望,眼所及之处的竟是一双耷拉在似乎是床榻边的腿,腿修长白洁,仿若玉藕般色泽莹润,而再往腿上面看一点,大腿里面的肌肤竟然时而会有类似于虫子之类的东西在爬动,随着那虫子不停的在那腿上爬动,一声低声发出的**声也轻飘飘的飘出屋子外,声音低沉悦耳,听得出其主人的压抑。

还未来得及细看,一根类似于长针的东西便恍然从屋**出来,直直射向苏云欣的眼眸,苏云欣猛的微微侧身,及时躲开了那长针。

“若姑娘再在外偷看,下次可不会射偏了。”里面一阵与刚才**声不同,声音清冷的如同冬日的冰雪,听不出一丝感情。

反正也被发现了,苏云欣索性一把推开门,她一想起刚才差点就被那长针刺瞎了双眼,心底冷汗与怒气交加,她冠门而入,蹙眉道,“就算你要提醒我不要偷看,也好歹不要拿出那种危险的东西,差点我的双眼就被刺瞎了你知不知道。”

她一进入屋子,便侧过头顺着刚才在窗口纸开的洞里面看的方向看过去,在触及到说话的人的时候,苏云欣明显愣了一愣,此刻床榻上半倚着的男子,一头比凤梓那头如墨的长发还要柔顺几分的青丝有几分凌乱的散在肩头,而一袭雪白的束身缀边蟒袍被撩到腰间,宽松的衣襟微微露出精致的锁骨还有那莹润的肌肤,而蟒袍被撩到腰间,那双修长无一丝多余的赘肉的腿也被暴露无遗,再往上看,是一张雄雌莫辩的脸,即便那眉头微蹙,脸色平静的没有一丝情绪,如画的眉头镶嵌在那张脸上,远远看去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模样。

莫子轩将撩到腰间的蟒袍拂下来,掩到足底,他头也不抬的慢慢开口,“将门带上,坐于木桌上。”

苏云欣翻了个白眼,她的话好像被完美的忽视了,但看他脸色有几分苍白的模样,也不忍再多做计较,转身将门带上,而后乖乖的坐于木桌旁。

“你,什么病?”莫子轩慢慢起身,那蟒袍瞬间修身的贴在修长的身子上,将那身子衬得隐约有几分消瘦。

眼看着莫子轩缓缓的走过来,苏云欣蹙眉老实说道,“我是真没什么病,就算刚才可能有点惊吓,但现在也没事了,倒是你,”她扫了一眼莫子轩的腿,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刚才看见你腿上似乎有东西在爬,你没事吧?”

莫子轩径直走过来,在苏云欣身旁坐下,仿若未听见苏云欣问的话一般,那一头青丝随着他坐下的动作在肩头飘散,几缕青丝上传过来的幽香也瞬间沁入苏云欣的鼻尖。

“手递过来。”莫子轩面色淡漠,那仿若看透苍生的眸子看向苏云欣。

苏云欣总觉得莫子轩的那双眸子仿若看尽了这世间的悲欢离合,在那明明一片清澈的眸底看不见一丝的情绪,仿若乐悲哀愁都从不曾在他眸子中出现过一般,也仿若周遭的一切也与他无关一般。

她慢慢的伸出手,莫子轩也伸出修长的手搭上苏云欣的手腕,那带着几分温热的指尖触到苏云欣的手腕时,苏云欣心底有几分诧异,斜眸看那如画的眉头染不上一丝喜悲,清冷的让人觉得有几分虚幻,仿若面前的人只是一个幻象而已。

这样的人也会有温热的指尖吗?苏云欣有些纳闷。

“受了惊吓?”没有一个多余的字,自那染着几分苍白的唇慢慢倾泻而出。

“算是,但真的没什么事了,你还是照顾一下你自己吧,你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好。”苏云欣缩回自己的手,抬眸去看莫子轩。

莫子轩微微斜眸扫了一眼苏云欣,依旧是那副无喜无悲的模样,他伸出修长的手在木桌上的药瓶中抽了一瓶出来,将药瓶递与苏云欣,“这里面的药服下去即可。”

新书推荐: 秦时明月开始的世界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