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被人所救(1 / 1)

tuejun1621:00:00cst2015

无奈之下,苏云欣抬眸向台上的正中央看去,云轩墨今日一身素白的翻边长袍,将那温润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而那头如瀑布般的长发被玉色的发冠精致的绾起,也将那俊美的面容衬得越发精致,他嘴角噙着温润的笑看着台上台下的女子。

苏云欣又叹了口气,她本想来参加的女子或许差不多与她一样水平,哪知道尽是一些才德兼备的女子,这下她输定了。

“要参加下一轮的请来这里拿纸条,一刻钟后第三轮将开始。”刚才敲鼓的家丁扯着嗓子对骚动的人情喊道,手中拼命挥着敲鼓棒。

一听家丁说一刻钟后第三轮便开始,人群原本骚动的女子们越发躁动,她们将前一轮的纸条丢与地上便纷纷扑向敲鼓的地方,嘴里争先恐后的喊道,“我要参加,我要参加。”

因为是第三轮,没有后来拿着纸条说答案的机会,所以这一轮是最后的决战,只能当场参加,并且只有五十份纸条,一旦被发完后面的人便没有资格参加了,还在纠结第二轮的一些女子也索性放弃了第二轮的题,纷纷去抢第三轮的纸条。

“不要挤,不要挤。”家丁们被围的水泄不通,刚才敲鼓的家丁更是被挤在角落处,只能借助比女子们高的优势将纸条举得高高的,不让女子们胡乱的撕扯,但也有一些女子直接就爬上桌子去抢。

苏云欣只感觉刚听到家丁的声音自己的腿就没有用了,完全是被挤过去的,她感觉她一直在被人挤得前进,她被挤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眼看着快要到达敲鼓的地方,后面不知道被人扯了一把便被拉到地上,她眼前恍然闪过一道黑影,一双肥大的脚便踩上了她的胸口,紧接着她的手也被谁踩了一脚。

因为苏云欣这一摔,人群显得有些混乱,有家丁看到人群混乱似乎是因为谁摔倒了,急忙招手对那些还在不断往前挤的女子呵斥道,“不要再挤,慢慢来。”

然而人群依旧混乱,丝毫没有因为家丁这一句话而平静下来,有些女子甚至直接将前面的女子推开自己往前挤,大家都不顾形象的抢着最重要的一轮的纸条。

苏云欣在心底低咒一声,她现在只感觉身体每一处都在发疼,她想要站起来却不停有人从她身上踩过去,根本没有一丝缝隙让她可以起身,她感受着头上密密麻麻的人影闪过,心底焦急的不行。

眼看着好不容易有一个缝隙可以让她起身,她心头一喜刚欲坐起身子起来,却被谁一踢,身子又倒了回去,她闻着那人传过来的幽香,赫然发现踢她的人的是鸾璎,那如水蛇般灵活的腰身不停的摆动在人群中灵活的穿梭。

“你。”苏云欣大吼一声,但鸾璎只是转过头来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便继续往前行,她的声音也被人潮的涌动声湮没。

苏云欣闭上双眼,她这下死惨了,要是再起不来她很有可能会被踩死的,可是人群实在太拥挤了,她根本没办法起身,恍惚间不知道有谁拉了一把她的手腕,苏云欣猛然睁开双眼,只看见一个梳着精致发髻,面目清秀,肌肤不似大家小姐的洁白,倒有几分黝黑,身材丰满的女子,而朝她递过来的手纤细但有些宽厚,她对她莞尔一笑,然后一用力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苏云欣不知所以然的被女子拉起,还未来得及反应,女子便拦下她身后还在骚动的女子们,侧过头怒瞪着那些女子,算不得尖细的声音随之而出,“挤什么挤,你们在这么后面挤过去也没有纸条了,一个个素日装的大家小姐一样,现在一副抢男人的架势是要闹哪样,都给本小姐退下去。”

苏云欣看着女子清秀的面容,但她那挽袖要打架的模样实在与这幅容貌有些许不符,而骂人的声音也穿透了人群,原本还骚动的女子们纷纷愣在原地,有一些人似乎是认出了她是谁,惊恐的垂眸不敢往前挤。

苏云欣有些疑惑,她似乎并未见过这女子,只见那女子吼完身后的女子们后便转过身子来笑意吟吟的递了一方锦巾过来,关心道,“你没事吧,唉哟,看你身上这些污渍,肯定难受死了,没事,她们不会再挤你了。”

苏云欣看女子关心的模样,有些不好意思,她与她素未谋面,第一次见面就这般护着她,她腼腆着脸摇了摇头,但还是推拒了女子递过来的锦巾,“谢谢姑娘救了我,但锦巾就不必了,我没事,回家洗洗即可。”

女子的吼声成功吸引了台上坐着的人,云轩墨率先离了上座,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下来,而一旁的女子们见云轩墨走了下来,纷纷退在一边留了一条路出来,前面抢纸条的女子们拿着手中的纸条也纷纷惊愕的看向这边。

眼看着云轩墨走了下来,苏云欣急忙躲在女子身旁,有些不愿意他见到她如此狼狈的模样,女子似乎也明了苏云欣的意图,任她躲在她身旁。

云轩墨面上依旧是温润的笑意,他慢慢走过来,对着女子微微颔首,笑道,“南宫府的大小姐来这里,有失远迎。”

苏云欣听了后当场愣在原地,她有所耳闻这南宫府,南宫府的老爷也就是南宫威正是卞国执掌兵权的大将军,为朝廷出生入死,也是辅佐当今皇上打退边敌的大功臣,在朝廷的地位即便是当今宰相也难以比拟,而南宫威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南宫晴,虽然膝下并无子,但因为其尤其钟爱早已逝世的夫人,也并未再娶她人,而他对膝下的这唯一一个女儿也是宠爱有加,曾经甚至还有宁肯惹了这卞国的权贵,也勿惹南宫府的大小姐的顺口溜。

“见,见过―”苏云欣反应过来便立马躬身对南宫晴行礼,她今日怎么尽能遇见传闻中的人,莫子轩也好,这南宫晴也好。

南宫晴不甚在意的摆摆手,拦下了苏云欣,重重的拍了拍她的肩头,又侧过头对云轩墨笑道,“云哥哥,你就别这么客气的与我说话,真是受不了。”

苏云欣自然也不奇怪南宫晴说话间透露出的与云轩墨的熟识,云府的财富富可敌国,脉络触及卞国的上上下下,且云府与南宫府一向也交往甚好,他们如此熟识也很正常。

“怎么,苏姑娘,你今日也是来参加这对诗大会吗?莫非是心仪云哥哥,要不我去替你撮合撮合。”南宫晴附在苏云欣耳边低声说道。

苏云欣急忙抬头冲南宫晴摇了摇头,“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了,是有其他的原因在的。”她来这里想着要是能赢了这次的对诗大会或许会有更多机会接触到云轩墨,那可以有更多机会让云轩墨记起她。

南宫晴显然表示不信,她抬眸大声冲云轩墨说,“云哥哥,我看不如你也再给苏姑娘一张纸条算了,她这么想参加可别负了人家的心。”说着还不停的挤兑着圆溜溜的大眼冲云轩墨示意。

此时一直坐于台上上座的一道身影缓缓起身,修长的手执着那素白的羽扇轻轻摇着,高挺的身影迈着优雅的步子轻轻穿过人群,缓缓来到云轩墨身旁,他先是嘴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意扫了一眼全身肮脏不堪脸上还有踩痕的苏云欣,而后垂眸笑意吟吟用羽扇拍了拍南宫晴的头,“小晴,什么时候你也喜当媒婆了?”

南宫晴咧着嘴冲着对面一脸笑意的人一笑,“逸哥哥,你又打趣我。”虽是听起来有几分埋怨,但南宫晴脸上一丝埋怨的神色都没有。

苏云欣想既然南宫晴与云轩墨熟识,那与北门逸熟识也是自然,不过能这么和平的与北门逸相处,看来这女子不简单,想着苏云欣瞄了一眼北门逸,北门逸轻笑的与她对上了眼,苏云欣立马移开视线,她总觉得他的笑高深莫测,总觉得他又在打什么算盘。

“那我便再拿一张纸条与苏姑娘,苏姑娘可愿意参加这第三轮?”云轩墨柔声问苏云欣。

苏云欣自然是愿意,急忙点头答应,眼看着与云轩墨从家丁手中接过一张纸条递与了她,她笑眯眯的走过去从云轩墨手中接过。

“小晴,别在这里搅乱,来了便随我去台上坐着。”北门逸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苏云欣手中拿着的纸条,冲南宫晴伸出修长的手,南宫晴大笑着跟了上去。

苏云欣却恍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拉住南宫晴,看她有些惊讶的转过身子来,她恍然觉得这样有些失礼,急忙松了手,垂眸道歉,“不好意思,一时失礼了。”

南宫晴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无事,倒是你,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知道我姓苏的?”苏云欣挪了几步,在南宫晴身旁低声问道。

南宫晴神秘一笑,“这个嘛,以后再告诉你。”

新书推荐: 都市透视医仙白天羽郑灵儿 斗罗之兽神帝天 一剑封天 绝品护花战神 邪王盛宠:神医王妃不好追 凌婧上官洵长孙无极 镇魂大圣 重生之仙尊赘婿 凌婧凌嫣然 百里绯月凌婧摄政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