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端倪初现(1 / 1)

frijun1921:00:00cst2015

“无碍,苏姑娘无需介意,再说我也还欠你一件事未答应呢。”说着云轩墨倾身蹲下来,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的从小箱子里面拿出药瓶,将里面的药粉撒在苏云欣的腿上,动作十分轻柔,自那如玉的指腹间不时传来一阵温热。

苏云欣咬牙没有出声,脸上不断有汗水溢出,那俏丽的小脸染满了压抑。

“若痛叫出声也没关系。”云轩墨一边说着一边动作轻柔的熟练的处理伤口。

“还真的很痛,唔,真是见鬼了,最近老遇到这些倒霉事。”苏云欣低声骂道,她最近老见血,比她过去十多年见得血还多,她都在想她需不需要什么时候去拜拜佛。

云轩墨琥珀色的眸子一闪而过一丝深不可测的精光,他将白纱缠好慢慢起身,收走了小箱子,“苏姑娘,这几日不要沾水很快便会痊愈。”

苏云欣点了点头,“谢谢。”

云轩墨淡然一笑,“苏姑娘,不必客气。”转身将小箱子放回一旁木漆色的柜子中。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要你答应,就是你上次说我把我们的事说给你听你或许能想起来,所以你只要听那些事就可以了。”

云轩墨莞尔一笑,“在那之前,苏姑娘可否告诉我一件事?”

苏云欣蹙眉,“什么事?”

“你可否告诉我,你说的那本册子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

苏云欣不假思索的回道,“那本册子是我在我房间找到的,看起来有些旧了,怎么?”

“现在在你身上吗?”

苏云欣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了那本有些陈旧的小册子,看云轩墨自她拿出来后便紧紧盯着那本册子看,笑着将册子递过去,“也没什么,你有兴趣也可以看看。”

云轩墨淡笑着接过那册子,“谢过苏姑娘了。”

苏云欣不甚介意的摆了摆手,又垂眸去察看她腿上的伤口,看伤口处被云轩墨用白纱细致的缠好,她莞尔一笑,那时候她被蛇咬到了,他也是这般小心翼翼的为她缠好白纱。

云轩墨琥珀色的眸子直直看向那本有些陈旧的册子,温热的指腹摩擦过册子的表皮,俊美的面容隐在窗外阳光射进屋内的倒影中,看不十分清楚那面色,莹润的薄唇微扬,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那温热的指腹微抖,脸上闪过一丝怔忪,但不过一瞬间,他脸上迅速恢复了温润的笑,笑着将册子合上,微微倾身将那册子递与苏云欣。

苏云欣并未细致去看云轩墨刚才的神色,见他将册子递过来,并未多想笑眯眯的接过而后揣入怀里。

“苏姑娘,这本册子是你的吗?”云轩墨身子依然微倾,那俊美的面容隐着一层不入眼底的朦胧的笑。

苏云欣蹙眉思索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怀中的册子,不确定的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并不太记得这册子的来历了,只是今日在房中忽然便翻了出来。”

“你对这册子一点印象也没有吗?”

苏云欣不知云轩墨为何这般在意册子的事,但她确实对这本册子也没什么印象,就像先前爹娘给她的玉坠一样,她的许多东西她自己本身也算不上很清楚,甚至她连她的生身父母她也不知道,抿了唇,苏云欣踌躇半响,有些纠结的说道,“并非是一点印象也没有,里面的诗句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似乎总觉得自己以前应该是记得这些诗句的。”

云轩墨静静的立在床榻边,玉面温润,那素白的华裳衬得那高挺的身姿修长笔挺。

“是吗?”

苏云欣点点头,觉得气氛似乎有些过于压抑了,挠着头笑眯眯的咧嘴一笑,“你也觉得奇怪吧,我也觉得奇怪,以前明明都没看过这册子,哈哈。”

云轩墨倾身在苏云欣一旁坐下,骨节分明的手抚上苏云欣的额头,浅笑着用指腹划过她白洁的肌肤,苏云欣有些愕然,算不得雪白的小手伸出去想要推开云轩墨,云轩墨笑着反手替她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发丝,轻笑,“只是看你发丝有些凌乱,替你理一理罢了。”

苏云欣看着此刻距她咫尺之远的云轩墨,那保养的莹润的肌肤,那色泽饱满的薄唇,还有那琥珀色的眸子,甚至于云轩墨口中吐出的轻柔的气息,她都能感受到,想起刚才她貌似误会了他,不由得脸一红,急忙从床榻上坐起,嘴里发出一阵干笑。

但因为她起的急,而腿上还有伤口,脚下忽然一阵瘫软无力,身子便急速下倾,苏云欣在心底低咒一声,眼尖的伸出手,想要拉住床榻旁的木杆,但她手还未及到木杆,身子便倒入了一个隐隐飘散着淡淡的清香味的怀中,她慌忙抬头,一眼便看见了云轩墨那双盈满了亮光的琥珀色眸子。

“那个,云少爷,我没事了。”苏云欣看云轩墨一直脸色有些怪异的看着她,不禁出声提醒他。

云轩墨莞尔一笑,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动作轻柔的松开了揽在苏云欣腰身的手,他面带歉意的说道,“刚才似乎是想起了故人,还望姑娘见谅。”

苏云欣不甚在意的摆摆手,“没事,我还得谢谢你及时扶住了我。”但想起刚才云轩墨神色格外怪异的模样,苏云欣清了清嗓子,试探性的又问道,“云少爷,那位故人是与我长得很像吗?”

云轩墨琥珀色的眸子在苏云欣身上停留片刻,那骨节分明的手缓缓伸出去抚上了苏云欣的眼角,他慢慢的摩擦,幽深的眸底隐隐带着几分复杂的眸光,那温热的指腹又缓缓向下,在苏云欣有些干裂的嘴角边停下,他怔忪半响,幽幽的开口,“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

苏云欣蹙紧了眉头,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她真的是与他哪一个故人长得很像吗,可是她以前也没听他说过这种事,疑惑之余,苏云欣拂开了云轩墨落在她唇角的手,又怕这样做很失礼,便指了指房门外,尴尬的笑道,“我忽然想要如个厕,这附近有地方吗?”

云轩墨大步走过去,“我带你过去吧。”

“不用。”出口才发觉自己似乎拒绝的意思过于明显了,急忙笑着柔声解释,“这种事我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问府里的人去吧,不用麻烦云少爷你了。”说罢不等云轩墨开口便一撒腿跑了出去,一溜烟儿的便消失在穿梭四方的回廊间。

云轩墨微愣,半响才掩唇轻笑出声,那琥珀色的眸子仿若布满了满天星辰,倚在房门边打眼看着苏云欣消失的背影,玉面盈满了笑意。

而自那屋檐上,一个十三十四岁模样的男孩子一倾身跃到了回廊围栏上,足底微微一用力便大步来到了云轩墨的身边,他笑意吟吟的顺着云轩墨的目光看过去,了然的勾了勾唇,侧过头笑着冲云轩墨说道,“神君,你可以确定了吗?”

云轩墨敛起了素日在众人面前温润的笑意,那琥珀色的眸子隐着意味深长的笑意,他捋了捋额前细碎的发丝,骨节分明的手掩住半边脸轻笑出声,“连兰,没错,那人果然又回来了。”

被唤作连兰的男孩子嘴角噙着薄薄的笑意,他微微躬身,笑意吟吟的说道,“恭喜神君。”

云轩墨斜眸扫了一眼连兰,琥珀色的眸底越发深不见底,他莞尔一笑,“本君只要能让她记起我便好,仅仅那样便好。”

“神君,你打算一直就这样默默的待在她身边吗?”连兰面上虽笑意吟吟,但话语间也露出了几丝不甘,他侍奉神君几千年了,从未见神君对何人上过心,只一次,却并不被那人接受,这几千年神君虽面上笑意吟吟,心底也也无奈连连,神君心中的孤寂恐怕也只有他懂了。

云轩墨勾唇浅笑,垂眸看着自己的手,那指腹刚才分明摩擦过那温热的肌肤,他像是紧紧的抓住什么一样,死死的将那骨节分明的手抵在胸口,抬眸嫣然一笑,“这世间,若是没见过那人,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会痴情到何种地步,然而并非所有的痴情都有深情相对的,本君想若付出十分的痴情能让如今的她可以有一日记得起我,这样也便足够了。”

连兰连连苦笑,“神君,那人若要是能记起你也便是最好了。”又仿若想起了什么似的,他蹙眉又说道,“神君,你现在使用的这副身体的魂魄已经去了奈何桥,你的灵力现在在撑着这副身体,你可得多加注意。”

“本君知道,如今也唯有这副身子才能拥有与她的一点联系,也只好如此了。”云轩墨幽幽的开口。

连兰垂眸有些无奈,他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又问道,“神君,我们擅自来了凡间,地府你与凤梓神君都不在了,地府里的大小事务全部是阎王大人在做,我怕他总有一日会问起你的行踪,到时候―”

云轩墨抬手打断了连兰,“那事我早有安排。”说着,云轩墨微微动了动身子,“连兰,你先退下去,另外继续暗中保护苏云欣。”

连兰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躬身应了声是,一转身便瞬间消失在偌大的云府中。

云轩墨看了一眼连兰离去的身影,面色又恢复了素日的温润,拂了拂衣裳,而后指腹在衣裳间微顿,恍若感受到什么,云轩墨抿了唇,脸色有些不善,他一跃出了房门便朝回廊深处走去。

“看来,有人想要阻挡本君吗?”轻声的呢喃,一出声便消失在宽大的回廊间,素白的身影绕过几处回廊,那高挺的身姿走过每一处都带出几丝锐气。

新书推荐: 秦时明月开始的世界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