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消除记忆(1 / 1)

satjun2021:00:00cst2015

一缕渗人的凉风拂过,那凉风直直的灌入苏云欣的后脊背,她不由得打了个抖,同时她警惕性的望向四周,如厕出来后她便总感觉后面有什么人跟着她,但是侧过头去看,除了偌大的回廊再无其他。

这里原本便是后院,下人也极少,四周都被一些花草树木掩盖着,环境是极为幽静的,偶尔还有清幽的鸟啼声划过,使这里的氛围越发安静。

“或许是我产生错觉了。”苏云欣敲了敲她自己的头,心中如此想着,脚下也加快了回刚才房间的步伐,这一定是错觉,她不停的在心里自我暗示。

“哈哈,你害怕了。”若非是这里的环境寂静到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的听清楚,那这阵空灵夹杂着几分凄厉与讥讽的声音不会如此深刻的入了她的耳。

那一刻,苏云欣顿时愣在原地,脚下一动也不动,全身僵硬的如同雕塑,而那略显干燥的嘴唇也染上几分苍白,她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不敢回头,小心翼翼的问着说话的人,“你,你是,是谁?”

然而回应她的只是一阵越发尖锐的笑声,那笑声如同初冬的大雪阴冷刺骨,即便此刻是春日暖阳,苏云欣仍旧不可抑止的哆嗦了一下,她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无奈脚下一点力气也提不上来,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

“你若是没事,我就先走了。”苏云欣咬牙暗中用力,眼睛十分警惕的扫向她可以看见的范围,眼看脚上可以动了,立马撒腿就开始跑。

“刚才让你给跑了,这一次可没那么容易。”

苏云欣身子一滞,说起刚才的事,她脑海里猛然蹦出一双绿色的眸子,还有那周围干枯陷下去的肌肤,那模样像极了地府的恶鬼,苏云欣脸色一下子就刷白,她不敢再多想,脚下加快了脚步,不顾一切的往回廊尽头处跑去。

苏云欣跑过的地方周围都一片黑暗,刚才周围开得灿烂的花草也纷纷坠入了那阵黑暗中,而一阵黑气也自她背后蔓延开来,为了不让那股黑气靠近她,她只能咬牙拼命的往前跑。

身后的说话的人似乎也不着急来抓住她,反而是幽幽的看着她不停的往前跑。

眼看着身后的黑气快要碰到她的后背,她见识过那黑气所弥漫过的地方都是一片枯败,若她被这股黑气沾染上也极有可能会瞬间变成一堆白骨灰,一想及被触碰到是那种下场,苏云欣哆嗦着身子,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大声叫道。

“救命,救命。”

“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身后的人幽幽的开口,声音阴寒,那股黑气也因为那阴寒的声音蔓延的速度越发加快。

苏云欣脚下一丝力气也没有了,整个身子都瘫软在回廊上,她喘着粗气眼看着黑气距她不过三尺之远,那股黑气似乎立马便要将她吞噬一般叫嚣着向她袭来,她惊恐的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那黑气。

就在她以为她这一次铁定死定了的时候,一双还有着温热余温的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她的身子随之也被拉起,而一具弥漫着淡淡清香味的身子附上她的后背,她脑袋一阵轰隆,耳边只能听见一阵温润的声音。

“别怕,我在。”

她本以为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但那具身体附在她背上传过来温热的体温与说不出的安全感,让她瞬间放松也越发抖了起来,仿若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苏云欣不加掩饰的把自己的惊恐表现了出来,她不停的哆嗦,半个字也无法从嘴中发出。

“这里是云府,容不得你这等怪物放肆。”温润的声音忽然转变,带着几分阴沉,随之袭来的一阵白光,那白光直直射入了那团黑气中,黑气一触碰到那阵白光便渐渐消散,蔓延之处的黑暗也渐渐散去,刚才所到之处的枯败也渐渐恢复了素日的生机。

“哈哈,紫琰神君,你当真是这一世也要护着这个女人吗?”

被人唤作紫琰神君的若紫琰,也是如今云府的大少爷云轩墨,听到被一团黑气笼罩的人如是讥笑出声,嘴角划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骨节分明的手微微一动,在那莹润的手指尖聚了灵力,他莞尔一笑,将那灵力打入那团黑气中,半眯起琥珀色的眸子厉声道,“你这怪物,似乎知道不少事。”

那团黑气及时躲过了若紫琰打过去的灵力,灵活的跃上了回廊的屋檐,里面的人放肆的冷笑起来,“无论如何,紫琰神君,我是断然不会让你如愿的。”声音凄厉尖锐,说完那团黑气便瞬间消失,周围的一切也瞬间变得明亮起来,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若紫琰抬眸眼看着那团黑气消失,他收回骨节分明的手,重新隐入了衣袖中,那俊美的面容隐在刺目的阳光中,看不清面色,他的嘴角恍然噙着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容。

不让他如愿吗?…………………

直到苏云欣用力抓住了他的衣襟,他才回过神来,揽着苏云欣的腰身一跃将她放于回廊围栏上,蹲下身子细细的拂去苏云欣脸上的冷汗,那琥珀色的眸子里隐着心疼。

“对不起,是我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一切,让你受惊了。”若紫琰嘴角划开一抹怜惜的弧度。

苏云欣拂开了若紫琰在她脸上摩擦的玉手,虽身子依旧还在不停的抖动,但那反手抓住若紫琰手腕的手力度却格外大,她结巴着问若紫琰,“紫琰,紫琰神君,这是,这是,是怎么,怎么一回事?”

若紫琰泯然一笑,反手将那纤细的小手握入了他宽大的手掌中,垂眸凝望着苏云欣,薄唇微启,“你觉得是怎么一回事呢?”

苏云欣哆嗦着身子去看眼前这个有着云轩墨模样,甚至于连那温润的声音都一样的男子,而刚才那个想要袭击她的人却唤他紫琰神君,而她也分明看清了他使用了灵力,这样说来眼前这个男子并非是她认识的云轩墨吗,她忽然有些惊恐,她哆嗦着唇不敢去看若紫琰,“你到底是我认识的云轩墨,还是什么紫琰神君?”

若紫琰但笑不语,那宽厚的手掌紧紧握着苏云欣纤细的小手,他的面色依旧温润。

“那云轩墨呢?”苏云欣有些不敢想象。

若紫琰勾唇浅笑,他松了苏云欣发抖的小手,那如玉的手轻点上苏云欣的额头,那俊美的面容隐在一片阴影中,苏云欣惊愕的想要拂开若紫琰的手,却只感觉额头有一股凉凉的触感侵入她的身子,她只感觉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逝去。

紧接着耳边传来熟悉的温润的声音,“你还是只记得我是云轩墨便好。”

那声音如同有魔力一般让她原本惊恐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她有些睁不开眼睛,感觉身子轻飘飘的,慢慢沉入了一片黑暗中。

若紫琰垂眸看着倒在他怀中浅浅睡去的苏云欣,那如同蝉翼般轻灵的睫毛即便睡着也仍在轻颤,而那干裂的嘴唇还不停的嘟囔着什么最近真倒霉之类的话,他笑得温润,伸手点上苏云欣的唇,直到那染着几丝惨白的唇变得红润才松开,随之他倾身抱紧了苏云欣。

“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会在你身边护着你的。”似乎是轻易许出的诺言,一出口便散在了空中,但那温润声音的余音不停的在偌大的回廊回荡,一遍又一遍,也不知扰乱了那一簇盛开的繁花。

而自那开得灿烂的繁花枝头翩然出现一双黑色的华靴,华靴通身黑色却隐着贵气,那华靴轻轻一动,但踩过的桠枝一动也不动,仿若刚才未有人倚在它上面,而那华靴轻然一跃自那树上下来,迈着清冷的步子缓缓朝回廊而来。

“不出本君所料,你果然并非凡人。”

依旧是一袭妖娆的紫色华裳,那华裳将那高挺的身姿衬得修长清冷,而那随意披散在肩头的如同瀑布般的长发也将那身姿勾勒的绝美,狭长的丹凤眼半眯起,那有着摄人心魄的容貌,轻轻一眼如同看见了世外的绝色精灵,只一眼便可摄取人心魄,此刻那绝美的面容隐着清冷。

若紫琰丝毫不为来者的身上散发的清冷所动容,他抬眸去看缓缓走过来的男子,浅笑出声,“凤梓,你果真还是来了。”

凤梓冷着眉头看苏云欣此刻静静的躺在若紫琰怀中,那恬静的睡颜仿若周遭的一切都无法打扰她的睡意,而那纤细的小手死死的拽住若紫琰的衣襟,他眸色一凛,面色越发清冷。

若紫琰看出了凤梓在看及苏云欣躺在他怀中后越发不善的面色,琥珀色的眸底笑意愈浓,他勾唇笑道,“你对我怀中的女子还真是上心。”

凤梓如玉的指尖泛着凉意,他沉着声音,眼带威胁的看向若紫琰,“紫琰神君,本君没有耐性与你玩捉迷藏,你想要干什么本君自是不知,但若你想要对她做什么,本君断然不会放过你的。”

新书推荐: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 若当年华非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