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狐狸出场(1 / 2)

tuejun2321:00:00cst2015

“二皇子,来来来,里面请。”那墩肉无视苏云欣呲牙咧嘴的模样,一脸谄媚的迎着北门卿往衙门里面走。

北门卿拂了拂华贵的蟒袍,俊美的面容丝毫没受苏云欣的影响,依旧幽深的深不可测,让人猜不透他此刻心底的想法。

“那批绸缎在什么地方?”北门卿薄唇微启。

那墩肉立马吩咐身后的人去衙门里面搬运那批绸缎,一边还笑意不减的小心翼翼的护着北门卿往里走,“二皇子,脚下慢着,那批绸缎立马拿过来。”

苏云欣怒,她好不容易扶着那衙门口的木柱起身,来不及顾及腰身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咬牙叫住北门卿,“二皇子,要是我找出这是有人诬陷的证据,可不可以还苏府的绸缎庄一个清白?”

北门卿顿住了脚步,眼底一闪而过一丝意味深长,他转动着修长如玉的手指上的玉扳指,每一下都格外有规律,那狭长的凤眸越发幽深。

那墩肉一听苏云欣这样说,立马就急了,抖着声音就气的大叫,踹了一旁刚才的几个男人一人一脚,咬牙切齿的骂道,“你们这群废物,还不赶快把这女人赶出去,这等放肆的话怎么敢对着二皇子说,快点。”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眼看那墩肉脸上的怒气越来越浓,立马应了声是,挽着袖子又朝苏云欣走过去,每个人脸上带着凶狠。

苏云欣看着几个朝她恶意满满走过来的男人,打了个抖,“都说了我是女人,能对我温柔些吗,你们再这样我就告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欺负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说着又冲停在原地背对着她的北门卿大喊道,“二皇子,怎么样,我找到证据,你们宫里就不追究我们苏府的绸缎庄的责任。”

北门卿眼底闪过一丝轻笑,却并未多做声色。

一个男人上来便抓住苏云欣的手腕,狠狠一拽,苏云欣疼的叫出了声,她刚才连骨头折断的声音都听到了。

苏云欣咬牙想要挣脱来几个男人,无奈力气不足,眼看着他们抓住她就要往外扔,苏云欣忍住身体上传来的剧烈的疼痛,闭着眼大叫,“你们里裤掉了。”

早就听闻卞国官府做事手段残忍,而且欺压百姓,却不知竟残酷到这个地步,她刚才若没看错,他们余光停留的地方是杀鱼的人用的钉板,这是要置她与死地吗?这一下被扔出去,她能活下来都算是大幸了。

几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就上苏云欣的当,几人彼此使了个眼色,纷纷手上一用力。

“也怪不得我们,谁让你如此大胆敢在二皇子面前大言不惭。”

苏云欣咬着牙,想要最后挣扎一下,忽然眼前闪过一双遒劲修长的手,来不及看清那双手,一瞬间耳边便响起几个男人的哀嚎声,紧接着便感觉鼻间飘过一缕淡淡的清香。

苏云欣一眼便看见倒在地上纷纷捂着自己的手痛叫的几个男人,慌忙垂眸,便对上了一双如玉般清曜的明眸,那眸子隐着几丝寒气,苏云欣下意识的叫出口,“白寒?”

白寒俊逸的面容微微一动,“嗯,看见我这么惊讶?”说话间将苏云欣放于地面上。

苏云欣摆摆手,斜眸又看见一个火红身影慢悠悠的走过来,那修长的手此刻执着一把素白的羽扇轻摇,而那狭长的凤眼眼底隐着笑意,额角的小痣在太阳的辉映下越发妖媚。

“北门逸?”苏云欣惊呼出声。

北门逸轻笑着递了一个妖媚的眼神过去,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白寒身前,手腕轻轻一动收住了那把素白的羽扇,他掩着唇角轻笑道,“二弟,你也来这里了,真巧。”

那墩肉已经傻眼,没有想到素日很少现身的太子殿下也来了,看了看北门卿,立马谄媚的笑着就迎了上去,“不知太子殿下驾临,下官有失远迎。”

北门逸笑意吟吟的执住手上的羽扇打上了那墩肉肥嘟嘟的头,轻笑道,“马大人,你的猪脑什么时候这么灵活了?”

那墩肉只得陪笑连连,也顾不得北门逸说这话的意思,笑着附和。

“是是是,太子殿下过奖了。”一边还挠着自己的头。

苏云欣很鄙夷的看着那墩肉态度的转变,看他笑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的样子,与刚才趾高气扬的模样全然不同,苏云欣扫了一眼一脸笑意的北门逸,不住感叹,果真是身份压死人。

新书推荐: 重生女遇到穿越男 雄兵连之强吻鹤熙 玄幻之我能提取属性 蒙德旅行者 一胎三宝:我妈咪超A的 高冷男神:溺宠小萌妻 系统它要取我小命 咸鱼圣女:跟天帝混有饭吃 再次为龙 这个吕布实在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