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找出证据(1 / 1)

wedjun2421:00:00cst2015

北门卿淡笑,面上隐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他薄唇微勾,“既然太子殿下已经这样说,那苏姑娘―”北门卿斜眸扫了苏云欣一眼,“若你能找到证据,自然可以保苏府的绸缎庄无恙。”

“我一定找出证据来。”苏云欣握紧粉拳,好不容易二皇子肯答应无论如何放过苏府的绸缎庄,那她可得为了保全自己找出那些证据了。

北门卿继续转动着手指上的玉扳指,他微敛着眼帘,意味深长的低声说,“那苏姑娘可得好好找证据了。”

北门逸大步过去拍了拍苏云欣的肩头,见她抬眸望着他,狭长的凤眸轻轻泛起一片涟漪,“云欣,可别辜负了本殿下的期望。”

苏云欣看着那妖孽的容颜轻笑的模样,一咬牙,欺身附在他耳边小声低语,“虽然我是很感谢你帮我保全了苏府的绸缎庄,但你也别得寸进尺,我们之间关系什么时候那么亲密了。”说着趁众人不注意在北门逸的背上重重的掐了一下。

北门逸并未在意背上传来的如同蚊子叮咬的疼痛,修长的手执起那素白的羽扇挑起苏云欣瘦削的下巴,那双盈满了满天星辰的凤眸直直望向那双如同清泉般水灵的大眼,微微凑近,在苏云欣耳边吐着炙热的气息,听到苏云欣吞口水的细碎声,满意的勾唇一笑,一口咬上苏云欣的耳垂,自那莹润的薄唇蔓蔓倾泻而出悦耳的声音。

“既然你这么想与本殿下打情骂俏,那本殿下不妨教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打情骂俏。”

苏云欣脸一抽,眼所及之处全是北门逸那如藕的肌肤以及额角那颗妖媚的痣,然而刚才的惴惴不安被他此刻说的话全部打乱,苏云欣咬牙踩上了北门逸的华靴,重重的一脚,北门逸并未料到,下意识的起了身收远了自己的脚。

“放肆,怎敢对殿下出手。”白寒刚才便看见苏云欣对北门逸的小动作,尽量不让自己去看,却在北门逸低吟出声的那一刻冷下了脸,出手拉过了一脸邪笑的苏云欣,冷眼垂眸看着她。

苏云欣在白寒那隐着寒霜的眼底注视下身子一抖,白寒这个男人实在不是什么善茬,苏云欣转动了一下眼眸,笑着冲他摆摆手,“我是不小心踩上的,不是故意的。”

白寒面色依旧清冷,甚至有些清寒,那幽深的墨眸落在一脸笑意的苏云欣身上片刻,而后迅速转开,抿唇松开了苏云欣的手腕。

北门卿看着几人的互动,幽深的眸底越发深不可测,他停止了转动手指上的玉扳指,拂了拂华贵的蟒袍,薄唇微启,“本皇子先进去看看那批绸缎,还请太子殿下自便。”

那墩肉几眼便敏锐的将几人的关系看透,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迅速转动着,听北门卿这样说立马冲北门逸行了行礼,恭敬的笑道,“太子殿下,也要进去查看那批绸缎吗?”

北门逸刚将眸光从一脸无辜还瞪着他的苏云欣身上挪开,垂眸扫了一眼华靴上的细碎的灰尘,眼底笑意越浓,他重新执起手中的羽扇,轻摇着。

“本殿下也得进去好好看看那批珍奇的绸缎现在如何才好。”

那墩肉立马点头哈腰,“是是是,太子殿下请与二皇子随下官里面请。”说着踢了旁边的人一脚,对那人使了个眼色,那人迅速明了,赶紧在几人前面开路。

“云欣,可别让本殿下失望哟,毕竟本殿下是如此的中意你。”北门逸薄唇微勾,经过苏云欣身旁时,故意倾下身子附在苏云欣耳边带着笑意说道,“还有,打是情骂是爱,刚才那一脚本殿下似乎感受到了你对本殿下浓浓的爱意呢。”

苏云欣涨红着脸,刚想骂她无耻,感受到一缕淡淡的幽香飘过,抬眸便看见了一脸清冷的扫向她的白寒,吞了吞口水,只得在心里低咒。

北门逸大笑出声,轻摇着羽扇往衙门里面而去,白寒也不再看苏云欣,随北门逸进入了衙门里面。

苏云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捂着自己的腰,仰天大骂,她最近怎么这么倒霉,随后在人来人往的街巷中一瘸一拐的离去,路人奇怪的看着苏云欣狰狞的模样,却看她边走边低骂,也纷纷不敢前去招惹。

苏云欣随后回了苏府的绸缎庄,因为车夫先行一步,她只得步行回去,回去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

铺子里面人几乎都散了,铺子显得格外冷清,苏云欣抿了抿唇,捂着自己还在隐隐发痛的腰身进去,还未走进去,一阵旋风在她身旁飘过,紧接着一阵带着焦急的叫喊声传来。

“小姐,不好了,阿七在东面仓库那边又发现了有不明绸缎。”

苏云欣定睛一看,小茹正挠着此刻她那头跟杂草一样的发丝,哀怨满满的飘到她面前,舒了口气,一巴掌打上了小茹的头,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骂道,“这种事可非同小可,小声点,被有心人听去了,铺子就完了,”

小茹委屈的捂住自己的头,眼泪汪汪的看着苏云欣,但还是乖乖的压低了声音,一把将苏云欣拉了进来,她神秘的看了一圈四周,小声的说,“小姐,这下铺子可真是惹上了不得了的麻烦。”

苏云欣未料到小茹会突然出手拉她,她只顾捂住腰身,未注意脚下的门槛,勾着那不算高的门槛便急速往下倾,整个脸对着地面倒了下去,随后一阵哀嚎声响起。

苏云欣捂住自己的脸,轻轻一碰便有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而且这一摔,她原本便疼痛难耐的腰身越发剧痛,苏云欣笔挺的倒在地上,只得装死尸,她现在实在是动不了,轻轻一动,身子便疼痛无比,仿若散了架一样。

小茹焦急的蹲下身子,想要去扶苏云欣,她的用力很猛,苏云欣只听得腰身一阵脆响,她想她很有可能骨折了,咬牙叫停那个帮倒忙的家伙,“停停停,你给我停下,先让我歇一会儿。”

小茹不敢再去碰苏云欣,她眼看着在地上躺着的苏云欣面色一片惨白,而且额角还有冷汗不断冒出,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她含泪不知道该怎么做,“小姐,要不我去请个大夫来。”

苏云欣轻轻动了动手腕示意小茹不要去,咬牙忍下腰上传来的剧痛,喘着粗气吩咐小茹,“等我歇一会儿我就可以起来了,然后随我去东面的仓库一趟,必须趁官府没有发现将那多出来的绸缎藏起来。”

小茹含着泪还想说什么,苏云欣艰难的抬起头冲她使了个眼色,她虽然焦急无比,却也只好咬着牙应下了苏云欣,但看苏云欣冷汗淋漓的样子,起身去里屋拿了一个柔软的枕头过来,帮苏云欣将头倚在上面。

看苏云欣倚在枕头上,面色有稍许的缓和,小茹忧着色又问道,“小姐,你刚才回铺子就捂着你的腰,而且我拉你的时候你也捂着自己的腰不放,是发生什么了吗?”

苏云欣舒服的吐了口气,脑子浑浑噩噩的,也就敷衍的回应小茹,“没事,就是去衙门的时候,那些人嫌我碍眼就动了手,不过我没事,我歇歇就好了。”

小茹有些哽咽,她心疼的抚着苏云欣的背,拼命不让自己哭出来,苏云欣听到小茹的抽泣声,好笑的看了小茹一眼,柔声安慰她,“小姐我从小就是一身伤痕长大的,这些都没什么啦,以我的体质很快就会好的。”

小茹有些哭笑不得,拍打了苏云欣肩头一下,娇嗔道,“小姐,你每次都这样说。”

苏云欣敷衍的恩了几声,她早已习惯了,摸爬滚打的生活,而且受这些伤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况且她又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也没必要受一次伤就大惊小怪的,只是最近她除了寻常的受伤,见血和见鬼的事倒是多了,不过,她勾唇轻笑,连凤梓这样来自地府的神君她都有幸见到了,其他的事也不算稀奇。

说到见鬼的事,苏云欣模模糊糊想到了一双绿色的眸子,还有周围陷下去的干枯肌肤,只是再细想那到底是什么,或者她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东西,却怎么也想不起,她想或许她又忘了一些事。

“小姐,你在发什么呆?”小茹轻轻推了推苏云欣,轻唤着。

苏云欣唔了一声,轻微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到身子没有刚才那般剧烈的疼痛,苏云欣吩咐小茹扶起了她,她抚着门槛撑住身子,抬眸看向已经有星辰出现的天空,眼底不再是刚才的笑意,蓦然染上了一丝寒气。

“小姐,我们现在要过去吗?”

苏云欣微微勾唇,“若是我们赌赢了,这次的危机我们也算是渡过去了,我吩咐你的事办妥当了吗?”

小茹点点头,“一切都已妥当,就等鱼儿上钩了。”

“那就好,我们从后门出去,去东面的仓库。”苏云欣抿唇道。

新书推荐: 秦时明月开始的世界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