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事与愿违(1 / 1)

thujun2521:00:00cst2015

夜幕下,几个黑色的身影闪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一处屋檐而下,足底轻盈。

一个看起来像是带头的黑衣人借着朦胧的月色冲身后的几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几个黑衣人彼此也使了个眼色,遒劲的锐气在空中再次划过。

“动作快点。”来到一处屋子面前,带头的黑衣人小声催促着前面正欲打开那屋子的两个黑衣人,眼见门上的锁被打开,几个黑衣人身手敏捷的进入了屋子。

只可惜他们还未全身而入,背后便亮起了明艳的火光,如同刺目的太阳,瞬间将属于夜晚的昏暗一扫而光,几只停在屋檐上的小鸟也被这些火光惊吓的而飞走。

带头的黑衣人感到不对,立马拦下了身后想要往屋里而入的黑衣人,仿若是默契有成的亲人,几人迅速掩好面上的面罩,彼此使了个眼色,带头的黑衣人身子微微一动,便带着身后的其他黑衣人打算离开这里。

“你们是逃不了的。”

一阵带着有几分病态的声音响起,那声音隐隐带着咳意,在这个火光四溢的地方显得格外突兀。

几个黑衣人身姿十分矫健,他们并未在意这阵声音,足底一点跃上了刚才下来的屋檐,黑色的身影迅速在夜幕中穿梭,带过几缕锐利的风气。

然而他们还未行动几步,便有几个身姿矫健的男子从不远处跃过来,不过几下便擒住了正欲逃跑的几个黑衣人,而且还熟练的点上了他们的穴道,让他们动弹不得。

几个黑衣人纷纷对视,眼底透着焦急,只可惜押住他们的男子远远比他们武功还要高,他们又无法动弹,只得乖乖被押着。

几个男子将黑衣人带到刚才说话的人面前,纷纷对说话的人恭敬的躬身行了个礼,其中一个身材格外魁梧的男子恭敬的开口,“少爷,接下来怎么处置他们?”

而被唤作的少爷的人一身墨蓝的长衫,长衫及到足底,将那修长的的大腿包裹住,而那头如瀑布般的长发被随意的披散在肩头,有几分凌乱美,而那微微露出的胸前的肌肤雪白,面若桃花,模样十分俊俏,但脸上有掩不住的病态,却赫然是墨允斐,他咳了咳,带着病腔吩咐那些男子,“看好他们,不要让他们自尽,其他的事等会儿再说。”

男子们纷纷握拳,“是,少爷。”

而这时自夜幕中有马蹄声响过,马蹄声格外清脆,慢慢的由远及近,那明艳的火光也逐渐照清了不远处过来的马车。

马车在距屋子不远处停下,随着马夫一声吁,马车上的帘子被人掀开,紧接着两道身影缓缓而下,两道身影在火光的照耀下缓缓过来。

墨允斐一看见两道身影,眼底闪过几丝喜悦,他抬手冲来人打着招呼,“小茹,云欣姐,这里这里。”

苏云欣与小茹一同过来,也笑着对墨允斐挥了挥手,经过那些黑衣人身旁的时候,苏云欣留意的看了几眼,只见他们纷纷着了黑色的衣裳,而且都带着口罩,看不清面容,但眼底隐着杀气,苏云欣不禁抖了抖身子,这些人让她不由得想起了那时在烟云楼时想要追杀她的黑衣人。

“云欣姐,果然不出你所料,这些人真的过来这边了。”墨允斐有些高兴,脸上也出现了几抹绯红。

“我也只是赌一把,也没有料到真的会让他们上钩。”苏云欣扶着自己的腰身,也有些高兴,这样一来,苏府的绸缎庄被诬陷的证据也就找到了。

她那时便是故意吩咐小茹那样说,目的是为了引起那些陷害他们的人的注意,她料到那些陷害她们的人定然会在铺子边随时观察动态,如果她们这样说了有人过来了,那么铁定与陷害她们的人脱不了关系,而事先她让小茹去请墨允斐带来一些人守在这里,如果有人出现就拦下来,果然这些人还是来了,这场赌注算是她们赢了。

几个黑衣人一听是苏云欣的计谋,纷纷对视一眼,互相咬牙恨恨的看着苏云欣,几人眼底都透着寒霜,仿若要将苏云欣吃了一般。

苏云欣也惧怕那些冰冷的目光,转过身子不愿再去看那些黑衣人,她走过去拍了拍墨允斐瘦削的肩头,“谢谢你,小墨。”

墨允斐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一旁的下人立马上前来替墨允斐顺着背,还有女婢递过来早已准备好的药,伺候着墨允斐和着水吃下去。

“小墨,你的病又加重了吗?”苏云欣焦急的问,她以前从未见过墨允斐一咳嗽就吃药,顶多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如今怎么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墨允斐吃了药脸色恢复了一些红润,他擦去嘴角的水渍,起身冲苏云欣摆了摆手,还特意斜眸去看了一眼脸上同样挂着焦急的小茹,他微微侧头,将俊俏的面容隐在夜幕中,他勉强笑着开口,“没事,云欣姐,受了点风寒而已,再说我好着呢,我还可以帮你们,所以云欣姐不用担心我,小茹你也是。”

小茹就快要哭出来,今日铺子里发生的事,再加上刚才她分明看见墨允斐吃了她从未见他用过的药,她蓦然有些手足无措,她一把扑进了墨允斐的怀里,带着哭腔埋怨道,“你不是说了你受的风寒没事吗,为何还要吃这么多药?”

墨允斐感受着怀中属于女子的柔软,鼻尖还弥漫着隐隐的幽香,眼底隐着几分愕然还有几分欣喜,小茹从不肯主动接近他,自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小茹肯主动亲近他,而且还为他快要哭了,他嘴角有掩不住的笑意,柔色去拍小茹的后背,柔声安慰,“我没事,过几日便好了,小茹,你别哭呀。”

小茹死死抱着墨允斐,将头埋在墨允斐的胸口处,任墨允斐身上淡淡的药香味以及淡淡的幽香在她鼻尖环绕,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好半天才将泪水压回去。

“好了,不哭不哭。”墨允斐微微有些心疼,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抚上小茹的头,慢慢的去抚摸她的头,声音格外温柔。

苏云欣笑意吟吟的看着两人相拥在一起的场景,小茹也总算是有些诚实的面对自己对小墨的情愫,这死丫头总算是不那么别扭了,不过,苏云欣眼色一暗,小墨的病是自娘胎里带来的,墨府请遍了所有的名医都没有用,如今看来小墨的病越发严重,已经没办法再拖延下去了。

若小墨的病如此难治,那必须得找名扬天下的名医才行,而据她所知的那个名扬天下的名医,她前不久才见过,只要去求他或许可以让小墨的病得到控制,苏云欣暗自捏紧了手指尖。

“少爷,苏小姐也过来了,这些人要怎么做?”眼看几个黑衣人不停的挣扎想要冲开身上被点的穴道,几个男子纷纷对视一眼,刚才说话的男子往前走了一步,躬身请求墨允斐。

墨允斐垂眸看了一眼怀中的小茹,一只手还轻轻抚摸着小茹的头,他抬眸示意了苏云欣,苏云欣抿了唇,转过身子对那些男子吩咐道,“将他们带去衙门,绝不能让他们逃走了。”

“是。”几个男子纷纷应命。

苏云欣又转过身子来冲墨允斐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对他说,“我随他们过去,你把小茹带回府去,辛苦你了。”

墨允斐点点头,用对口型的方式对苏云欣小声说,“云欣姐,你一个人可以吗?”

苏云欣笑着摆摆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又装作焦急的冲墨允斐做了一个赶他走的手势,“你还是带着小茹先回去休息,别担心我了。”

墨允斐自然也是相信苏云欣的能力,也不再多做担心,笑着点了点头,便抱着似乎因为有些累而快要睡过去的小茹转身离去,身后的女婢们也纷纷跟了上去,明艳的火光瞬间渐行渐远。

眼看墨允斐离去了,苏云欣对几个男子使了眼色,几个男子也明了苏云欣的意思,足底一跃便带着几个黑衣人跃上了屋檐。

其中一个男子小声对苏云欣说道,“苏小姐,那我们先带他们过去衙门那边,你稍后再慢慢过来吧。”

苏云欣点点头,“你们先行一步吧,我马上过来。”

“是,苏小姐。”几个男子纷纷点头,随后足底微微一动,轻盈的身姿便在屋檐上盘旋,不过几下便消失在视线中,融入了偌大的京城屋檐之中。

苏云欣嘴角微扬,笑意吟吟的回了马车,对马夫吩咐道,“以最快的速度去衙门,快。”

“是。”马夫应了一声,随后一声呼喝便驾着马车渐行渐远。

马车在夜幕中逐渐消失,除去马蹄声再听不见夜幕中还有其他的声音,夜色分外幽静,布满星辰的天空也将夜幕照的有几分清明。

“你以为你能这么顺利的就达到你的目的吗?”自夜幕中,一个娇小妖媚的身姿缓缓而出,那美艳动人的容貌隐在夜幕中,嘴角噙着阴冷的笑。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