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鸾璎搅局(1 / 1)

frijun2621:00:00cst2015

夜幕中,几个矫健的身姿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在几处屋檐上盘旋,看样子轻功是上等的好,不过几下便跃到了刚才娇小妖媚的身影旁边。

“把这辆马车拦下。”那娇小妖媚的身影怒声吩咐,还未说完身旁的几道身影迅速出了所在的小巷中,轻然一跃便围住了马车,一人拔出了手中的剑眼眨也不眨的便将马车的腿砍断,马受了惊吓,四处乱窜,也将马车上的人甩了下来。

苏云欣还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被急速甩了出去,似乎是撞到了坚硬的墙壁上,苏云欣捂住自己的额角,果然是出血了,闻着额角传过来的血的味道,苏云欣一阵发呕,俏丽的小脸染上了几分苍白。

“到底是谁?”苏云欣扶着墙角慢慢起身,脑子有些发晕,她强忍下心底的不适,借着月色想要看清是谁,可惜还未看清,便只感觉到几缕锐利的风气闪过,紧接着她的身子便被拎了起来。

衣襟死死勒着她的脖颈,随之而来的浓浓的窒息感,仿若来自深渊的呼喊,苏云欣不停地咳嗽,她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拼命想要挣脱来拎她的人的束缚,然而身上根本使不上一丝力气。

“不要挣扎了,你根本没有那力气。”夜幕中,拎住苏云欣的男子低沉出声。

苏云欣哑着嗓子拼命想要开口说话,但无奈嗓子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小,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脖颈间的窒息感瞬间消失,她的身子也随之被扔到了地上。

好不容易可以呼吸,苏云欣拼命的大口喘着气,她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脖颈,不停的咳着嗽,快要消失的意识也逐渐恢复清明。

娇小妖媚的身影笑意吟吟的垂眸看着苏云欣狼狈的样子,慢慢蹲下身子与苏云欣平视,她伸出纤细的手用力扭过苏云欣的头,迫使苏云欣不得不对着她,在看清了苏云欣眼中的惊愕之后,尖锐的笑了起来。

苏云欣惊愕过后便是愤恨,她怒瞪着正放声大笑的女子,咬牙愤愤说道,“鸾璎,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想要做什么?”

鸾璎娇媚的俏脸因为这放肆的笑而显得有几分狰狞,她垂眸抬手便给了苏云欣一巴掌,看见苏云欣脸上有红印出现,满意的笑道,“”你还没资格提这么多问,反正也都是将死之人。

苏云欣有些惊恐,她十分清楚鸾璎的为人,她如今孤身一人落在了鸾璎的手中,依照鸾璎对她的愤恨定然不会轻饶了她,强压下心头的惊恐,苏云欣咬牙瞪着鸾璎,“既然我逃不掉,那你不妨告诉我你到底要做什么?”

鸾璎美眸几多流转,她阴冷的发笑,纤细的小手抚上苏云欣发红的脸,在苏云欣肌肤莹润的脸上慢慢的摩擦,看着苏云欣微微发抖的唇,鸾璎冷哼一声,“上次已经上过你一次当,你以为我还会如此轻易的就被你骗吗?”

“如今这样子我骗你也起不了任何作用。”苏云欣咬紧下唇。

鸾璎满意的看着苏云欣因为她而害怕的发抖的样子,又看她嘴唇苍白的模样,美眸微微一动,刚才轻柔的动作瞬间加大,而这一下是死死的按住苏云欣流血的额头,随着鸾璎那一下,苏云欣额角的伤口裂的越开,鲜血不断溢出,有一些涔到了苏云欣的嘴角,在那苍白的唇上划开几抹妖艳的弧度。

苏云欣忍不下额头上传来的疼痛不住**出声,而鲜血涔入她的嘴里,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作呕感又再一次冒上心头,苏云欣没忍住便将污秽物吐到了鸾璎的身上。

眼看污秽物溅到了她的衣裳上,鸾璎脸色越发狰狞,她气急了一巴掌冲苏云欣打了过去,苏云欣被打倒在地,耳边不停的嗡嗡作响。

鸾璎依旧不解恨,还气急败坏的踹了苏云欣几脚,眼看苏云欣嘴里不停的吐出血来才惨白着脸收住了手,她忍下污秽物带给她的作呕感,转过身子吩咐身旁的几个男子,“将她给我扔到野外去喂狼,记住一定不要留下任何痕迹,要让她死的悄无声息。”鸾璎说罢阴冷的一笑。

几个男子点了点头,便过来拎起已经奄奄一息的苏云欣,几个男子彼此使了个眼色便足底一点跃上了屋檐。

夜幕下的月色格外清明,自那清明的月色中一抹紫色的身影缓缓而出,那披散在肩头的青丝被夜晚的清风扬起,在妖娆的背后划开几抹绝色的魅惑,而在夜色中发亮的淡紫色的瞳孔和着那妖娆的身姿隐隐有几分世外精灵的风姿,清明的月色渡了几分在他背上,与那清明的月色相辉映,那淡紫色的瞳孔隐约含着几分清冷。

几个男子没有想到半路会有其他的人出现,微微震惊过后,其中一人威胁着对面的男子,“若再不让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夜幕中那隐在夜色中的面容染上几分笑意,而嘴角噙着的却恍然是阴沉的笑,几个男子有几分发慌,他们不愿再多做纠缠,纷纷足底一点朝另一处屋檐而去,轻盈的身姿在夜幕中穿梭。

只是他们刚触上另一处的屋檐,身子便瞬间无法动弹,紧接着有一阵白色的光芒在他们眼前闪过,他们还未反应过来,便直直的倒在屋檐上。

因为几人无法动弹,苏云欣的身子也便从两处屋檐中间掉了下去,只是一道锋利的身影瞬间闪过接住了往下落的苏云欣,那淡紫色的瞳孔垂眸望着怀中的苏云欣,在触及那不断溢出血的额角以及还在涔着血的嘴角时,眼底的寒气越浓。

“什么人,好大胆,敢拦我们。”其中一人厉声呵斥。

“呵,本君该如何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呢?”清冷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带着无尽的寒气。

感受着熟悉的气息,苏云欣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她抬眸只看见凤梓精致瘦削的下颚,喉咙还十分难过,苏云欣艰难的唤着凤梓,“凤,凤梓,你,你怎么,怎么在这里?”

苏云欣的声音十分沙哑,凤梓垂眸示意苏云欣住嘴,他抬手轻抚上苏云欣的额角,眼看血迹慢慢散去,才冰冷的启唇,“你真会给本君惹麻烦。”

苏云欣不敢去看凤梓,他的眼神过于清冷,背后是清明的月色,与他染着寒霜的丹凤眼相衬,让她下意识的移开了眸子,她剧烈的咳了咳,却不敢多说。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阻拦我们?”另一个男子也厉声出口,他们的任务便是让这个女人在这世间消失,却未曾料想半路会有人出现搅局,但无论如何他们也必须完成他们的任务。

凤梓淡紫色的瞳孔一凛,指尖聚集灵力打过去,那些人顿时说不了话,只得闷哼出声,他们纷纷瞪着凤梓,却无法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

“证据,证据。”苏云欣抓住凤梓的衣襟,小声的说话。

凤梓垂眸扫了苏云欣一眼,便清冷的抬眸,“你们的头目是谁?”

那淡紫色的瞳孔不过轻轻扫了一眼其中一个男子,那个男子便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神情有些木讷,“鸾璎。”

另几个男人想要出声阻拦,但无奈无法出声,只好面面相觑,无可奈何的咬牙。

凤梓嘴角泛着冷意,狭长的丹凤眼半眯起,他又重复了一遍,“鸾璎吗?”薄唇微勾,“果然这一切背后有人在操纵。”

“凤梓―”苏云欣并不知凤梓说那话的深意是什么,她总觉得凤梓应该知晓很多她没搞明白的事,可是一想要问出口便想起了那时她对他说的话,半天她还是将想要问的话咽下了肚子中。

“今日本君不取你们性命,下次可就不一定了。”凤梓抱起苏云欣一瞬间便从屋檐上下来,那紫色的华裳在夜幕中泛着无尽的魅惑,而那清冷的面容却让人有些不敢轻易接近。

“铺子里面发生的事流流已经告诉本君了,不过―”凤梓勾唇,“真亏你找得出证据,但下次遇到这么危险的事直接来找本君商量即可。”

大概是凤梓此刻的面容有了几分柔色,苏云欣想也未想便开了口,“我不想麻烦你。”即便凤梓是地府的神君,远远比凡人要厉害,可是每一次都是她去麻烦他,她不想在他眼里她总是惹麻烦的那个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愿意去找他说这些事。

“不愿麻烦本君,麻烦那个太子便没事吗?”凤梓妖媚的面容染着阴郁,狭长的丹凤眼微挑,隐着几分怒气。

苏云欣有几分愕然,“你都知道?”

凤梓说出口才惊觉有些不对,他转过头将面容隐在夜幕中,那薄唇蠕动着,半响才清冷出声,“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我也不是想要去麻烦他,只是恰巧碰到而已,而且北门逸那个死狐狸也不一定是在帮我。”苏云欣急忙解释。

新书推荐: 善意人生模拟器 开局无敌蛋 九尾丹凤录 作者大大,反派才是真绝色 暮影传 星河寂灭 七国神级熊孩子 诡秘构造师 真情假意:段先生别来无恙 纨绔医妃她娇媚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