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压抑不安(1 / 1)

tuejun3021:00:00cst2015

“你不伺候着你家主子,来这里干什么?”流流蹙紧眉,显然对于连兰出现在这里有诸多不满。

连兰暗自翻了个白眼,对于流流明显流露出的不满心底暗压着不悦,他抿紧了嫣红的唇,趁流流不注意,一把拉过苏云欣,“我家主子让我护着苏姑娘,怎么,你有意见?”

流流一向也不愿与人争吵,只是在地府时便常常因为他家神君与紫琰神君之间的隔阂而与连兰关系也不算很好,再加上这连兰总是找他的刺,让他更加对连兰印象不好,眼看着连兰死死拉着苏云欣的手腕,流流有些气急败坏,他手上施了灵力,“这事还轮不到你插手。”说着一阵白光打向连兰的肩头。

连兰眼见那白光飞速朝他而来,小手推开苏云欣,手上迅速聚起灵力,朝那团白光打进去,眼见白光因为这一阵撞击渐渐散去,连兰收回了手上的灵力,恶狠狠的瞪着流流,“每一次都这么粗暴,你和你家神君都是一个样,哪里像我家主子那么温和。”

一听连兰说凤梓的坏话,流流气的脸上憋得涨红,他叉腰过去,推了一把连兰,“凭什么说我家神君,呵,你家主子温和?当年屠了一城的百姓,这样也叫温和吗?”

连兰被流流的话呛到了,但他怎么会承认自家主子并非表面那般温和,他对准流流的小腿便是一脚,眼看流流立马蹲下身子捂住小腿龇牙咧嘴的模样,连兰环着双臂居高临下的看着流流,出声警告,“那事过去了这么久,你若再提起,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流流又岂会被连兰几句威胁性的话吓到,他起身对着连兰的脸就是一拳,嘴里骂道,“你三番五次挑衅我,真的是活腻歪了吗?”

连兰捂住自己发红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流流,如墨的眸子染上了几分寒气,“你三番五次挑战我的底线,又是何意思?”

一旁的苏云欣迷茫的感受着两人之间箭弩拔张的气氛,在听到流流说屠城的事后微微蹙眉,按耐不住,终是小声问出口,打断了气氛很紧张的两人,“那个,屠了一城的百姓是什么意思?”

两人被苏云欣的一问纷纷愣住,原本箭弩拔张的两人彼此带着复杂神色看了对方一眼,流流挑着俊俏的眉头,想要解释,却被一旁的连兰打断,连兰的神色有几分紧张,他抿唇而道,“那个苏姑娘你可能是听错了,流流的意思是涂画了一城的墙画,我家主子有时候无聊了就会做这些修身养性的事。”说着还挠着头哈哈的笑了起来。

流流神色复杂的扫了一眼连兰,也笑着附和道,“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苏姑娘。”

苏云欣在两人之间流连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但如蝉翼般的睫毛微颤,清灵的眸子却依旧闪着一分狐疑,两人并未细看,眼看苏云欣点头的样子,暗自在心底抹了一把汗,差点他们就将神君们不可提起的往事给暴露了。

“不过,”苏云欣忽然再次开口,两人顿时警惕的看着苏云欣,等待着从那嫣红的薄唇中会吐出什么样的话。

苏云欣顿了顿,看两人紧张的模样,心底暗暗觉得有几分好笑,咳了咳,狐疑的继续问道,“凤梓与云少爷很早之前便认识吗?”

流流是凤梓身边的随从,而连兰是云轩墨身边的随从,看两人见面这般熟络的模样,而且又听流流那样说,莫非凤梓与云轩墨很早之前便认识了?

流流愕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连兰很快反应过来,雪白的小手紧捏着衣角,涨红着脸说,“因为以前我的体质有些灵异,正巧撞见过凤梓神君收魂,而少爷那时也为我的体质有些担忧,也因此结识了凤梓神君。”他这样说也是因为他从神君那里听说了苏云欣大概已经知晓了凤梓神君的身份,虽地府有禁忌,地府的神君与小官不得在凡间暴露身份,并且不可与凡人有过多的牵涉,但眼前的这个女子可非是一般人………

“这样啊。”苏云欣弯着柳眉浅浅的笑起来,俏丽的小脸染着几分明媚的笑意。

流流与连兰见苏云欣笑的灿烂,纷纷在心底舒了一口气。

“刚才连兰你说你有事,有什么事?”苏云欣又问,她心底那股不安越发浓重,斜眸看天空一片昏暗,没有一点星辰,凉风也格外压抑的吹过,苏云欣暗自捏紧了手指尖。

连兰反应了一下,他转动着墨眸,看苏云欣眼底透露着几分焦急,抿了抿唇,脸上又瞬间染上笑意,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另一条巷道,“我家少爷在前面不远处的酒楼作宴,邀请苏姑娘过去。”

苏云欣顺着连兰指着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灯光通明,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而吆喝声也穿透整条偌大的巷道,搅乱了寂静的夜色,女子的笑声,男子的低喝声混杂在一起,到处弥漫着属于卞国京城的繁华。

苏云欣见此情景微微蹙眉,“连兰,云少爷在倚云楼吗?”

倚云楼是卞国最大的酒楼,时常都是只接待京城富商以及宫中为官之人,还有宫中皇族以及国外使节的地方,这种地方无权无势之人根本无法进去,而在卞国人眼中是人间天堂的烟云楼也是在倚云楼的帮助下办成的,而因为如今卞国官商勾结现象的越发严重,倚云楼原本是吃饭喝酒的地方也变为了官商勾结的老窝,许多商人通过在倚云楼大办酒宴,买下烟云楼绝色女子来贿赂大官,而当今皇上也默认这种行为,久而久之,倚云楼成了糜烂奢侈的地方。

连兰点点头,“南宫小姐几日后便会随南宫大将军去镇压边疆的战乱,为了饯别,南宫大小姐在倚云楼设了宴,请了少爷过去。”

苏云欣顿时舒展了秀气的眉头,随后开口拒绝,“替我谢过云少爷的好意,但我今晚确实有急事,还恕我不能前去赴宴。”

虽是很想借此机会问清楚南宫晴为何会认识她,但她心底的浓浓的不安让她只得压下心底的狐疑。

“对,苏姑娘有事,恕不奉陪。”流流撅起嘴,瞪了一眼连兰,他并不愿意苏姑娘与紫琰神君那边牵扯太多,凤梓神君与苏姑娘相识便是一场意外,而且苏姑娘还知晓了凤梓神君的身份,为了苏姑娘好,也还是让她不要知晓太多地府的事比较好。

“喂,不要这么干脆的就拒绝了。”连兰翻了个白眼。

苏云欣斜眸看了一眼夜色,天空一点星辰也未有,凉风也带着压抑感吹过,苏云欣眼底的焦急越浓,她走过去附在流流耳边低声说道,“流流,我总觉得有些不安,你能不能带我去找凤梓,他刚才在衙门见那些黑衣人逃跑了以后便追了上去不见了踪影。”

流流自然是知道凤梓的去向,但看苏云欣这副模样,流流不由得也有几分心急,神君将缘字赐予了苏姑娘,这缘字便联系着两人,也是彼此之间的羁绊,天地万物,两物之间联系无非一个缘字,虽然也有神君赐予女子的缘字只有一方感应,但看苏姑娘焦急的模样,说不一定苏姑娘是神君在凡尘的有缘之人,这缘字让两人彼此之间都有感应。

流流反手握紧了苏云欣的手腕,他同样也压低声音说道,“苏姑娘,我可以带你去找神君,但是你真的心底很不安吗?”

苏云欣点点头,“自刚才起便觉得很不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的不安让她快要崩溃,像是寻找不安的发泄一般抓紧了流流纤细的手腕,她咬紧了下唇。

连兰看两人窃窃私语的模样,有些不满,抿紧了唇打断两人,“喂,你们不要这么忽视我的存在好不好!!”

流流并不去理会连兰,他来不及与苏云欣多说,牵住苏云欣的手,手上积聚了灵力,身子微微一动,他侧过头冲苏云欣蹙眉说道,“苏姑娘,你抓紧我,我带你去找神君。”

“喂,好歹我还在,你们窃窃私语完了这是要干嘛?”连兰叉腰,强烈表示自己的不满。

流流翻了个白眼,“苏姑娘,别去理会他,我们先走。”说着便牵紧了苏云欣的手,手上白光闪过,刚想跃上不远处的屋檐,便有一阵寒气闪过,那股寒气像是积攒了许久的怨气带着浓浓的压抑感,紧接着几道黑影闪过。

流流心下一惊,若他没猜错,这些黑影便是怨灵,怨灵是凡人死后因为对凡尘有着极深的怨念而以死灵的形态存在的死物,这些怨灵的魂魄并未去奈何桥,而是随着怨念以死物的形态留在凡间,一旦怨念到了一定程度便会攻击凡人,甚至吸尽凡人的精气,而因为怨灵无法保持自身的形态在凡间超过三日,地府也便未派神君来收服这些怨灵。

流流用灵力挡下了一道朝他们冲过来的黑影,额上冒着冷汗,这些怨灵动作一致,而且怨念极深,像是被人控制操纵一般。

莫非这些怨灵与那时神君说的与他作对的人有关吗?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