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变换模样(1 / 1)

wedjul0121:00:00cst2015

“流流,你的后面!”眼见一道黑影自昏暗的夜色中而出,一抹黑色的身影直向流流而去,连兰急声大叫,同时手中聚了灵力帮流流打退了身侧的黑影。

流流一只手紧紧牵着苏云欣,另一只手不停的发灵力,那些黑影像是有组织一般,每一道黑影都仿若是经过了训练,不仅知道该攻击什么地方,而且还会不停的隐藏自己的身影。

几番对决,流流也渐渐有些乏了,额角慢慢涔出了些许汗珠,来不及松懈,一道黑影便直冲他而来,他迅速聚了灵力,用力朝那道黑影打去。

就在他专心打退冲过来的黑影的时候,另一侧一道黑影以飞速朝他奔来,他本想用灵力防守,却不料那道黑影突然转了方向朝苏云欣而去。

流流一手应付另一道黑影,根本没有余力应付那道朝苏云欣冲过去的黑影,他不由得侧过头冲连兰叫道,“连兰,这个怨灵就交给你了。”

连兰点点头,如墨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道朝苏云欣而去的黑影,同时手上聚了灵力,加了决术在灵力上,足底微点,便跃向那道黑影,眼见黑影快要靠近苏云欣,手指尖灵力直接打过去,灵力瞬间没入黑影的体内,瞬间黑影被打出几丈开外,痛苦的倒在地上。

苏云欣死死的盯着那些攻击她们的黑影,虽然看上去是黑色的身影,但那些人眸色都是绿色,并且还可以看见深陷在眼角的干枯皮肤,虽是凡人的模样,却并不成人形,如同地狱的恶鬼一般,而那绿色的眸子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战。

脑海中慢慢浮现同样也是绿色的一双眸子,还有那干枯的皮肤,多想一分,她的头便像是快要裂开一般,像是藤蔓一般紧紧缠在她的心上不停的往上生长将她缠的密不透风,快要窒息。

“唔。”苏云欣痛吟一声,她拼命的敲着自己的头,有什么快要涌出来,却始终想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嫣红的嘴唇染上了几丝苍白,她痛苦的蹲下身子。

她到底忘记了什么东西?那双绿色的眸子她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

“苏姑娘,你怎么了?”刚打退一道黑影的流流见苏云欣神色有些不对劲,不由得出声询问。

连兰与流流背靠背,也不由得忧着色看向苏云欣,眼看一道黑影又朝苏云欣而去,连兰一咬牙冲过去将灵力直接打入那道黑影的体内,顿时那道黑影在空中化为灰烬。

流流看那道黑影瞬间化为灰烬,急忙执起连兰的手掌,垂眸去看那稚嫩的掌心,果不出他所料,掌中心有一团黑气,流流不由得蹙眉呵斥,“这些怨灵都是污秽之物,我们是不能直接去碰的,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去碰!”

连兰急忙缩回自己的手,将发黑的手掌心隐入广袖中,面色毫不在意,“要你管。”

流流有些气急败坏,手指尖瞬间聚了灵力打退了趁此机会扑过来的怨灵,他恶狠狠的瞪着连兰,“不管你,你要是有什么意外可别赖我。”

“谁赖你了。”连兰翻了个白眼。

眼看连兰并没有什么大碍,流流也不再介意,而周围的黑影也越来越多,流流暗自咬紧了牙关,这些怨灵**纵,力量也大了不少,以他们的灵力根本无法抗衡,看样子必须去告知神君才行。

眼看剩下的黑影似乎打算一群扑过来,而他与连兰根本没有机会脱身去告知神君,流流咬紧了下唇,脸上的冷汗越来越多。

“不该是这样的。”苏云欣摇着头出声,神情有些恍惚,她的眸子不知幽幽的看向何处。

流流一边盯着欲冲过来的黑影们,一边担忧的看着神色越发不对劲的苏云欣,“苏姑娘,你怎么了?”

苏云欣猛然起身,抖着身子拉过连兰的手掌心,眼看着有一团黑气正不断侵蚀进入他的肌肤,在那雪白稚嫩的肌肤上留下黑色的印记,而且被她一拉连兰明显低吟了一声,苏云欣暗了神色。

“不痛,不痛。”苏云欣轻轻抚摸着连兰的手掌心,每一下都格外轻柔,眼底盈满了心疼,她弯着柳眉笑眼去看连兰,仿佛在安慰连兰一样。

连兰看苏云欣的神色恍惚模样似乎有些不对劲,缩回了自己的手,对流流使了个眼色,蛮不在乎的安慰此刻的苏云欣,“这点小痛小痒的根本没什么感觉,苏姑娘,你不用想多了。”

苏云欣弯眉浅笑,和着那昏暗的月色,在背上镀成一道柔和的光辉,她笑着指指连兰收回去的手,“已经没事了,没事了。”

连兰狐疑的扫了苏云欣一眼,垂眸去看自己的手,竟发现刚才还发黑的手掌心此刻已经恢复了原本的色泽,而且刺入体内的刺痛也瞬间消失,连兰慌忙抬起墨眸,只见苏云欣搭在身旁的手不停的冒着黑气,他急忙去拉苏云欣,神色焦急,“苏姑娘,你把黑气渡入你的体内你会死的。”

苏云欣一把拂开连兰伸过来的手,她面色含笑,却不知道是喜是悲,眼看背后一群黑影在这瞬间扑过来,苏云欣眸色深谙,原本梳好的发髻瞬间散开,凌乱的散在肩头,而面色也由刚才的红润变得有几分妖艳,她身体不知从何处发出一阵刺目的白光,那白光将她围绕,她看着那些扑过来的黑影,尖锐的笑出声,声音刺耳却又苍凉。

“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银辉色的月色在湖面上摇曳出碧波粼粼,凉风在湖面划过也带起了几缕寂静,而这阵声音搅乱了湖色的寂静,夜色也变得有几分诡异起来。

“去死吧,去死吧。”苏云欣放肆的笑出声,那些白光瞬间没入了黑影的体内,这些黑影瞬间便化为了灰烬,一丝痕迹也未留下,只有那抹银辉色的月色还残留在地上。

“苏姑娘!”流流与连兰同时叫出声,流流眼中更多的惊愕,而连兰墨眸隐着几分焦急,他足底一点,跃到苏云欣身边,伸出稚嫩的小手想要去拉苏云欣。

“别碰我,靠近我的人都会死,都会死。”苏云欣猛然转过身子来,拂开了连兰的手,而原本隐在夜色下的面容恍然出现,那柳眉紧拧着,嘴角也溢出了血迹,面色惨白的不成人样。

连兰心底的焦急越甚,他一咬牙,试图去缓和苏云欣的情绪,“苏姑娘,没有谁会死,没事的,我们都没事,你冷静下来。”

“是吗?”苏云欣呐呐的问出声,神色依旧恍惚,虽是冲连兰问的,眼神却不知望向何处。

眼看苏云欣没有刚才那般激动,连兰赶紧附和,“是的,大家都没事,都没事。”

流流也跟着过来,他冲苏云欣挥了挥手,但她的眸子一转也不转,流流冲连兰使了个眼色,连兰咬紧牙关冲流流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苏云欣为何会变成这幅模样。

流流抬眸看了一眼夜色,因为心中还担心着刚才苏云欣说的关于神君的事,流流挤走连兰立到苏云欣身前,他紧盯着苏云欣,小心翼翼的问道,“苏姑娘,你现在可还想去找神君?”

流流问的很小心翼翼,却不曾料到苏云欣竟会反应如此之大,她一把推开流流,围绕在身子周围的白光越发刺目,她紧紧站于那白光中间,不停的捂着自己的脑袋摇头,嘴里喃喃道,“不是神君,不是神君,他不是地府的神君,他不该是地府的神君,不是,不该是。”

流流与连兰一同往前行了一步,流流实在想不明白苏云欣为何会突然变成这般模样,前几次也是忽然便变了一个样,仿若是另一个人一般,他捏紧了手指尖,想要出声缓和苏云欣的情绪,却猛然看见立于白光中的苏云欣缓缓的抬起头,脸上缀满了泪珠,自那惨白的嘴唇蔓蔓倾泻而出几个字。

“都是我害了他,都是我的错。”

流流并不明白苏云欣这样说是为何,他再往前一步,却在收到苏云欣苍凉的目光时停下了脚步,愣在原地,连兰却抿紧了唇,他斜眸去看不远处的酒楼,心底暗暗焦急。

“都是我的错,啊…”自嘴唇边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苏云欣痛苦的蹲在地上,不住的捂着自己的胸口,身子周围的白光也渐渐散去,月色依旧昏暗。

“苏姑娘,你到底怎么了?”流流大步跃过去,蹲下身子忧着色询问,他从未见过这般让人看起来如此凄凉的苏云欣,他不明白为何苏云欣几次都会变成这幅模样,而神君让他去查苏云欣的生死簿也同样让他不解,可是神君不喜别人过问他心中想的事,他只好憋着也不敢多问。

“没想到她身上竟带着那玩意儿,倒是我失策了。”夜色中,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声音有几分嘶哑,尖细入耳,听来却是女子的声音。

伴随着这阵声音响起,一股刺骨的冷风也慢慢袭来,夜色又暗了几分。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