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及时出场(1 / 1)

thujul0221:00:00cst2015

“你是谁?”流流吞了吞口水,紧张的四处巡视,这道声音随之而来的巨大的窒息感,仿若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吞噬一般。

“是你,是你,你出来,出来。”苏云欣猛然起身冲昏暗的夜色大吼,清瘦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纤细的手贴在大腿旁却也抑制不住颤抖。

流流想要出声让苏云欣平静下来,无奈苏云欣拂开了他伸过来的手,清瘦的身子顿时没入那片夜色中,随之而来的是尖锐的笑声,如同苍凉三月的冷风。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夜色中,伴随着那阵尖锐的笑声,苏云欣嘶吼的声音在夜色中越发清明。

流流与连兰对彼此使了个眼色,两人比了个手势,眼看苏云欣的声音渐渐消散,流流足底微微一点,还未冲入那夜色中,刚才尖锐的笑声顿时停止,威胁的声音缓缓传来,“如果明智的话最好别现在惹我,你们也知道依你们的灵力根本赢不过我的。”

流流咬牙,那人说的是实话,对方的气势明显便是比他们要厉害的东西,虽暂时不知道到底是哪界中人,但她翩翩在现在出现定然与刚才的怨灵逃不了关系,说不定正是控制操纵那些怨灵的人。

“怪物,你以为你说这些话我们就不会对你怎么样吗!”流流暗自对连兰使了个眼色,一边如是说着,一边偷偷聚了灵力。

“你们若过来,我倒是不介意现在便让这个女人魂飞魄散。”夜色中,缓缓而出一阵清冷还夹杂着笑意的声音,紧接着一道白光闪过,苏云欣的闷哼声也随之响起。

“就是现在。”流流顾不得其他,他一出声,连兰也施了灵力,两人以飞速跃往夜色中。

两道身影在夜色中穿梭,迅速围在从苏云欣身上发出的白光周围施灵力,可是那道白光就像一道屏障一样,无论他们怎么施灵力也打不破,根本看不清里面现在是什么场景,这让两人暗自捏了一把汗。

“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或许是两人不断的施加灵力,苏云欣明了了他们的目的,抬眸看着眼前这个笑的阴森却又身影飘渺的女人,她咬牙站起身,靠在白光筑成的屏障上,不停的喘着粗气,一边眼神紧紧盯着对面的女人。

女人嘴角泛着冷笑,“怎么,你还妄想打得过我吗?”

苏云欣嘴里闷出一口血来,她咬牙撑住自己的身子,丝毫不畏惧眼前阴冷的女人,她仰头长笑起来,凌乱的发丝将她的面容掩住,唯独留出了那双清灵的眸子,此刻那双清灵的眸子中隐着寒气还有几丝杀气,她暗自聚力,趁女人蹙眉看着她狂笑的时候冲过去,纤细的手死死的掐住女人的脖子,嘴里依旧隐隐泛出几丝笑意。

“杀了你,杀了你。”苏云欣用尽了全力,手已经泛白,脸色也憋得涨红。

女人却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冷笑着一把甩开苏云欣,抬眸似乎对外面流流与连兰不停的想要冲破这道屏障有些许不满,干枯的手上生出了一团黑气,朝屏障外面的两人打过去,嘴角噙着冷笑,“不自量力。”

苏云欣明显看到了女人眼底的杀机,她撑起身子,眼一闭挡下了那团黑气,黑气直直打入她的体内,顿时那张脸没了血色,嘴里也不停的吐出血来。

“我要杀了你,你这怪物。”苏云欣捂住自己的胸口,俏丽的小脸隐在夜色中看不清模样,那惨白的嘴唇死死盯着对面的女人,轻灵的眸底隐着冷笑。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女人似乎被苏云欣说的话激到了,说话的声音不似刚才的阴冷,多了分激动。

此时,苏云欣身子周围发出的白光渐渐消散,那道屏障也随之消失,原本靠在屏障上的苏云欣不由的身子往下倒,凌乱的发丝随着那清瘦的身子倒下去在半空中划出一抹绝美的弧度。

在外面的流流与连兰还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看有一道身影从里面而出,连兰眼尖的发现了是苏云欣急忙跃过去接住了苏云欣,垂眸见苏云欣小脸一丝血色都没有,顿时慌了神,唤来还死死盯着被黑气团团围住的那道身影上的流流。

流流大步跃过去,蹲下身子去看苏云欣,眼所及之处全是鲜血,那惨白的唇与嫣红的血迹相衬摇曳出几抹诡异,而素日轻灵的眸子此刻紧闭,嘴里还不住的往外溢出鲜血,他慌忙抬手想要输灵力入苏云欣的体内。

连兰却一把捉住流流的手腕,阻止他说,“你疯了,依你的能力,你的灵力根本无法救她,而且你还会灵力散尽的。”他的脸色涨红,俊俏的小脸隐着怒气。

流流拂开连兰的手,刚想开口说什么,自地上摇曳出的半空中倒影下来的影子让他不得不起身聚了灵力拦住半空中而下的女人。

“连兰你快带着苏姑娘走,我还能,还能,抵挡,抵挡,抵挡一会儿。”流流远远不是女人的对手,不过是刚刚一交手小脸便立马变得苍白,连兰见流流这幅模样,不由得咬紧了牙关。

“你们都走不了,这一次谁也逃不了,你们也别妄想谁会来救你们,没用的。”女人放肆的狂笑起来,像是玩弄流流般也不继续逼的流流不停后退,而是嘴角噙着冷笑眼看着流流的灵力越发微弱,嘴里也不住的闷出鲜血来。

“喔?是吗,没想到你这般自信。”在流流的灵力快要消散前,一道穿透夜色带着几分阴郁的声音缓缓而出。

几人纷纷转过头去,只看见一道玄青色的蟒袍自银辉色的月色中慢慢显露,修长的身影在地上拉出魅惑的影子,而此刻声音的主人正半眯起墨眸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刚才说话的女人。

女人眼底一闪而过一丝慌乱,但不过一瞬间便被她压了下去,她松开了流流,微微往后退了几步,有些不可置信,“你不是被我,被我―”

“神君,你终于来了。”连兰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抬眸激动的望着身上散发着凉意的若紫琰。

若紫琰斜眸扫了连兰一眼,在触及连兰怀中血色全无的苏云欣时暗了神色,俊俏的眉头不易察觉的微蹙,还未看清他的身影便跃到了连兰身边,他蹲下身子,骨节分明的手迅速抚上苏云欣的额头。

女人看到若紫琰这幅模样,不由得冷笑,出声讥讽,“你还是那么护着她,不过她刚才擅自用了灵力,你以为你能救得了她吗?”

若紫琰俊美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寒意,连兰看若紫琰神色有些不对劲,出声询问,“神君,你怎么了,别听那个女人胡说。”

若紫琰弯唇而笑,夜色过于朦胧,那抹笑意却也是不知是喜是悲,他收回骨节分明的手,缓缓起身,修长的身影一起便散发出比刚才越发清冷的气息,那素日温润的面容隐着浓烈的寒气。

“上次让你给逃了,这一次本君也不会放过你。”若紫琰嘴角噙着一抹冷冽的笑。

“云轩墨,你别去,你不是她的对手。”苏云欣已慢慢恢复原本的模样,虽是没有一丝血色,但是那轻灵的眸子依旧如故,好不容易因为云轩墨的声音睁开了眼睛,恢复了点意识,她在若紫琰刚微点足底的时候拉住了他的衣袍,艰难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想要阻拦他。

“呵,这么快便恢复了原样吗?”女人冷笑,“不过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女人说着晃了晃手中的玉坠,玉坠在银辉色的月色下泛着碧蓝的玉光。

若紫琰侧过头冲苏云欣温润一笑,一瞬间隐去了眼底所有的寒气,那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抚上那瘦削的小手,仿若用尽了一世的温情,弯眉浅笑道,“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

苏云欣看若紫琰眼底的柔色实在过于浓厚,让她竟不由得看呆了,也忘了自己的手还被他紧紧握着,好半响嘴里才呐呐的迸出一个恩字。

“下一次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们。”女人趁若紫琰全部注意力在苏云欣身上,迅速离去,只留下一句阴冷的话在夜色中不停的回荡。

“神—少爷,那个女人—”连兰眼看那女人消失在夜色中,急着色去看若紫琰,只若紫琰抿紧了唇,神色隐在夜色中,只得将想要说的话吞回肚子中。

“流流,你还有力气便随我去找凤梓。”若紫琰一把抱起苏云欣,他幽幽的看向不远处,尽管这并非他的本意,但是,他微微垂眸,怀中的人儿吐出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若是不得已也只能这样做了。

流流一起身打了个趔趄,连兰连忙过去扶住他,他斜眸扫了一眼连兰,又冲若紫琰点点头,用着微弱的声音说,“我没问题的,你随我来吧。”

不过瞬间,几道身影迅速消失在夜色中,仿若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夜色又恢复了宁静。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