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中唤忆散(1 / 1)

frijul0321:00:00cst2015

郊外~

“到这个地步了还想要逃吗?”凤梓自一棵大树的枝桠上轻然一点,跃身点于地上,凉风拂过,将那披散在肩头的长发吹起,掩住了一半那绝色的容颜。

几个黑衣人喘着粗气在另一处树下停下,几人蒙着面罩的脸看不真切,但脸上纷纷隐着不明深意的神色,一人对着其他几个做了个手势,几人迅速退到他身后去,他往前迈了几步,“我们知道我们几人加起来也并非是你的对手,但你硬要插手这件事也休怪我们不客气。”

凤梓挑眉,“你们故意诬陷的苏府绸缎庄的目的是苏云欣吗?”凤梓并非回应他的话,而是开门见山的问。

那人不置可否,眼底逐渐浮现出几抹阴冷,“公子若是识相,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自然可以保住小命。”

“是吗?”凤梓嘴角噙着一抹清冷的笑,狭长的丹凤眼隐着危险的光芒,他迈着优雅的步子一步一步朝几人逼近,凉风将他紫色的华服拂起,在月色下划过几抹倾城绝艳的魅惑。

“看来公子执意要插手这件事,也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那人看清了凤梓眼底隐着的清冷,迫于凤梓此刻身上散发出的与那绝色的容貌不一样的危险气息,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嘴上说着威胁的话,面罩下的脸也渐渐浮起几缕惊恐。

“不客气?本君还从未听过有人敢这样当着本君的面说这话。”凤梓微微一顿,挑起如画的眉头。

“准备放箭。”那人见凤梓离他们只有几步之遥了,一声令下,刚才隐于他身后的几个黑衣人立马带了另外一批人出现,而隐在夜色中的黑衣人们纷纷手持弓箭,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凤梓不过是微蹙眉头,将那箭头打量了一眼,薄唇微启,“凡人便用这些低级的玩意儿吗?”

那人并不知在凤梓的口中说的凡人是何意,掩不住的惊恐在眼底蔓蔓倾泻而出,他手一挥,迅速躲在放箭的人身后去,紧接着无数支箭离了弦上,以飞速纷纷朝凤梓而去,不断有枝桠被射中掉落的刷刷声,而箭雨不断地在继续,仿若要将这片树林吞噬一般。

立于箭雨中的凤梓神色清冷,绝色的面容看不出太多表情,修长如玉的手不过轻动他的周围便迅速出现一阵白光,那些白光将飞速过来的箭纷纷挡在外面,而后尽数被弹了回去。

刚才的射箭的黑衣人们眼见那阵白光出现,而且那些箭还被弹了回来,纷纷惊恐的用轻功躲开了那些箭头,十几道黑影不停地在半空中飞跃。

凤梓往前迈了一步,原本已经处于惊恐的黑衣人顿时慌了神,刚躲开了反弹回来的箭雨,纷纷慌着想要利用轻功逃走,凤梓微微勾唇,修长的手微微一动,一个黑衣人便倒在了凤梓的脚下。

凤梓居高临下的看着那黑衣人,他清冷的启唇去问那黑衣人,“想要杀苏云欣的人是谁?”

那黑衣人被迫惊恐着神色去看清冷的凤梓,在听及凤梓问的话是瞬间回了神,瞬间将腰身的剑拔出自刎,鲜血溅了一地,而凤梓在之前点地离了他几分,不至于让那血溅到身上。

“那么你来告诉本君。”凤梓并未料到刚才的黑衣人会自刎,在捉过另一个黑衣人之前施了灵力让他浑身不能动弹,其他的黑衣人想要逃走却无奈脚下像是灌了铅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那人正好是刚才说话的人,他自倒在凤梓的脚边去便未去看凤梓,垂着头并未作声色,凤梓蹙了眉,手上欲施灵力,却只听得一直未作声色男子忽然间阴冷的开口,“我说过你非要插手这件事,我们也会不客气的。”

凤梓挑眉,垂眸却只见那男子的身边忽然多了一滩血,而他的手正将一根针刺入他的腿上,他微微用力将那人踢开,“死到临头还要嘴硬吗?”

那男子自地上慢慢的爬起来,嘴里不断的溢出鲜血,脸上依旧染着阴冷的笑,没有丝毫畏惧,看凤梓脸色越发清冷,他笑着开口,“主子说了你并非寻常之人,刚才的箭上染了毒粉,虽是没料到你竟有办法不碰到那些箭,可是毒粉飘散依旧会入你的体内,而那根针是灵针,万物被它刺中,体内的毒物都会被万倍的扩散毒性,这样一来无论如何你都死定了。”说着那男子放声笑了起来。

凤梓眉若寒霜,如那男子所言,体内不断有疼痛袭来,而且脑袋中不断浮现一些画面,而那些画面是如今的他万万不愿想起的,他与若离的曾经此刻都在他脑海一一浮现,她弯着柳眉笑意吟吟去看他的模样,她在桃花树下笑靥如花的模样,她的一颦一笑,还有那时她着了那一身血衣来寻他的模样,面色惨白的与素日那个明媚的女子完全不像,忽然,一朵血色的莲花出现,他痛苦的捂着头,脸上渐渐涔出了些许的冷汗。

“不愧是神医调配的唤忆散,现在他肯定满脑子都是痛苦的回忆,最终只会在这些痛苦的回忆中慢慢死去,呵,不是寻常人又如何,还不是会被痛苦的回忆折磨的死去活来。”刚才那人嘴角还溢着鲜血,但面上全是看好戏的神情,眼看着凤梓痛苦的模样,没有一丝动容。

“今日一过,苏云欣便死定了,头,这样一来我们的任务也便完成了。”另一道身影闪到刚才说话的黑衣人身旁,笑着开口。

那人点点头,又扫了一眼刚才自刎的黑衣人,淡漠的冲身后的黑衣人吩咐道,“将他的尸体找地方扔了,我们也赶紧撤。”

“是。”身后的黑衣人点头。

在他们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几道黑影迅速从另一端过来,两个稚嫩的身影在另一道身影前赶过来挡住了十几道黑衣人准备离去的身影。

“哟呵,今日连小鬼都要来凑热闹了吗?”刚才那人对身后的黑衣人们做了个手势,停在枝桠上,冷眼看着眼前的两个看起来还很稚嫩不过十三四岁的男孩。

“我们可是比你们多活了几百年。”连兰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十几个黑衣人。

“今日你们休想离开,不会让你们主子的阴谋得逞的。”流流恨恨的看着黑衣人们。

“凤梓,凤梓。”一眼便看见了在原地模样痛苦的凤梓,苏云欣吐着微弱的气息想要去拉凤梓,若紫琰垂眸看苏云欣眼底全是凤梓的身影,琥珀色的眸子闪过一丝苦涩,但瞬间被他压了下去,他笑得温润,抱着苏云欣慢慢走过去,但未让苏云欣离凤梓太近,抬眸看凤梓的模样,他微微蹙眉。

“本君怎么会爱上那样狠心的女人,怎么会为了那样的女人轻易打开了心房卸下了防备,怎么会。”凤梓嘴角噙着清冷的笑,狭长的丹凤眼半眯,眼底蔓蔓倾泻而出的却是与那清冷的面容不一样的苦涩与痛苦。

“我能走,我还可以动。”苏云欣从若紫琰怀中挣脱开,若紫琰想要出手阻拦,苏云欣却拂开了他的手,眼看着瞬间空荡荡的手,若紫琰暗了神色,嘴角溢出几丝苦涩,将骨节分明的手慢慢自半空中收回,隐入了广袖中。

他立于原地,抬眸细细去往苏云欣跌跌撞撞的身子,眼看她伸出那双纤细却还染着血迹的手去握住凤梓的手,嘴里不停的唤着凤梓凤梓,他的神色隐在夜色中,修长的身姿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若离,你为何要那般对本君,当初说好陪本君坐看这苍生沉浮的不是你吗?为何却又那样做?本君恨你,恨你。”凤梓启唇喃喃,眼底的苦涩越浓,还夹杂着几丝恨意。

苏云欣拉住凤梓的手,拂开他被凌乱的青丝,将那绝色的面容现了出来,她踮着脚尖颤抖着手去摩擦凤梓的脸,看凤梓的模样定然是被下了毒,而听他说的这些话若她没猜错是许多年不在江湖上出现的唤忆散。

唤忆散,可以唤起心底最痛苦的回忆,无论是人仙魔妖四界哪一界之人中了都不可幸免,若不能及时唤醒沉浸在痛苦回忆的人,中了这毒粉的人便会在痛苦中慢慢死去。

她并不知这毒粉会伤及凤梓多少分,可是看他这般痛苦的模样她的心也被紧紧的揪起,她不停的去唤他,试图想要唤回他,“凤梓,你醒醒,那些都是假的,你不要被蒙蔽了。”

凤梓仿若没看见她一般,依旧面色痛苦。

苏云欣握着的凤梓的手十分冰冷,自她认识凤梓以来,凤梓的体温便一直这般冰凉,仿若没有温度一般,可即便他素日都是一副清冷的模样,可是她知道凤梓并非是那般无喜无悲的人。

若离吗?那个女人叫若离吗?每一次凤梓提及她都是这般痛苦的模样,她不知凤梓与她的过往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女人又到底做了什么,这一切她都不知道,凤梓能轻易知晓她的所有事,而她却对他一无所知。

如今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幅痛苦的模样……

“是我的话,不行吗?是我的话,就不可以替代那个女子吗?”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