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一直陪你(1 / 1)

satjul0422:00:00cst2015

凤梓的手微微一顿,狭长的丹凤眼自那微微有几分凌乱的发丝下露出,似是打量,面前的苏云欣面色惨白,嫣红的嘴唇边还涔着血迹。

就那般看着,隐约显出了一张拥有明媚笑容的脸,那轻灵的眸子仿若来自山间的精灵浅笑着抬眸看他。

“你也不用消除我的记忆,我都说过不会说出去的,你就放心好了,以后不该问的事我也不会多问了,所以这样可不可以让我记着关于你的这些事?”

他隐约记得记忆中有谁说过这样的话,凤梓伸出修长的手抚上苏云欣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一寸又一存反复的摩擦,苏云欣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死死的拽着他的另一只手。

“是我的话,可不可以替代那个女子,是我的话,不会让你痛苦到那般地步,如果可以是我的话……”苏云欣咬牙哽咽的说。

凤梓的眼神逐渐定焦,他在苏云欣脸上摩擦的手微微一顿,神色忽然变得清冷,拂开了苏云欣拽住他的手,恍然起身,独留给苏云欣一角紫衣。

“流流,将他们拦下,送去衙门。”凤梓的神色一片清冷,与刚才痛苦的模样相异,那狭长的丹凤眼一丝情绪也未有,淡然的目空一切,仿若周遭的事都与他无关。

苏云欣抬眸去看凤梓,自他的眼底看见的不过淡然与清冷,她就那般看着,这样的凤梓让她没有来的有些心慌,她想起了初见凤梓时凤梓也是这幅模样,也是这般清冷仿若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她未在那淡紫色的瞳孔中看见任何一丝感情。

“凤梓―”苏云欣想要出手去拉他的衣袖,他却轻然一侧,紫色的身影顿时跃于另一边,离了她几分,她心慌,总觉得这样的凤梓陌生的不像样子,她想要往前一步,他却紧紧地将她拒之千里之外。

“凤梓,你―”若紫琰眼底一丝异样,他负在身后的手微微一动,他也察觉到了凤梓的异样。

凤梓清冷的扫了一眼若紫琰,淡淡的对他说,“你将她带回去,依你的能力也可以帮她疗伤,诬陷之事本君自会处理好。”

若紫琰神色隐在夜色中,墨眸幽幽的看着一脸淡漠的凤梓,眼底隐着深意,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半响启唇讥讽而道,“本君以为你是善始善终的人,却未曾料到你也是这般善变。”

凤梓神色依旧淡漠,清冷,他微顿,启唇道,“你不也是吗?当年待若离不也是那般深情,而如今呢?”凤梓意有所指的扫了苏云欣一眼。

若紫琰神色一凛,却终是自嘲的勾了勾嘴角,而另一旁的苏云欣用尽力气跌跌撞撞的过去拉凤梓,嘴里不住的喃喃,“凤梓,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凤梓拂开了苏云欣递过来的手,他垂眸淡漠的看她,“本君一直便是这幅模样,你所以为的不过是错觉而已。”

苏云欣不可置信,摇着头否认,“不是错觉,怎么可能是错觉,你三番五次的救我,还将那么珍贵的缘字赐予了我,怎么可能都是错觉,怎么可能。”她不敢相信凤梓看她的眼神会那般淡漠甚至于比第一次他们相遇还要冰冷,仿若他们是陌路人般。

凤梓淡笑,施了灵力将十几道黑衣人罩在一道白光中,流流趁机与连兰将黑衣人们用仙绳绑住,将黑衣人们被制服,凤梓将手重新收回了衣袖中,他转身不再去看苏云欣,绝色的容颜隐在清冷的月色中,清冷的声音随之灌入苏云欣的耳中。

“本君可不愿拖着一个麻烦精,以后若无缘便不必再见面了。”凤梓淡漠的启唇,但那淡紫色的瞳孔一闪而过的伤痛依旧显露了他此刻心底的哀色。

苏云欣看着那清冷的背影,想起那时他对她说我不讨厌你,想起他说若有危险随时都可以握住我的手,想起他每次都护在她身前的模样,她终是模糊了视线,颤抖着手想要抓住凤梓的那抹紫色身影,她怕他这一离去便再也无法相见。

“说了那些话就一个人离去,你真是自私,自私的家伙。”说出口,却是这般愤恨的话。

凤梓淡笑着勾唇,却不作声色。

流流与连兰看着这番场景,纷纷有些不知所措,眼看黑衣人已无法动弹,流流急忙跑到凤梓的身边,他小心翼翼的去试探凤梓,“神君,你怎么了,你不是对苏姑娘她―”

然而他还未说完,凤梓便清冷的垂眸看他,他看着神君眼中又恢复了往日的淡漠,仿若往日一般无喜无悲,不敢再多说只好垂眸静默不语。

“哈,本君乏了,今日便到此为止吧。”凤梓久违的打了个哈欠,拉了拉耷拉的华服,在夜色中迈着优雅的步子慢慢离去,紫色的身影在夜色中渐行渐远。

流流深知神君的脾性,不敢再多说,对苏云欣递去了一个担忧的神色,但她垂着头抖着身子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暗了神色,遵从神君的吩咐拉着那些黑衣人,对还在不知所措的连兰说,“帮我将这些人带去衙门一下。”

“啊,哦。”连兰点点头,看若紫琰递给了他一个默认的神色,便随着流流带着黑衣人一同去了衙门。

夜色清浓,月色清冷,斜映下来的月色将两道身影在地面上拖出凄冷的影子,凉风拂过,带起了几分凉意,连平静无波的湖面也起了波澜。

若紫琰立于原地,抬眸一动不动的凝望着那抹清瘦的身影,她的颤抖他看在眼底,隐在广袖中的手捏的泛白,俊眉紧蹙。

终是抑制不住,苏云欣身子倒在地上,紧抓着地上飘落下来的落叶,苏云欣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哭出声,不管是被人诬陷,还是凤梓这突然的转变她都始料未及,也都惶惶不安。

“你怨他,还是恨他?”若紫琰走到苏云欣身边,修长如玉的手始终隐在衣袖中,迟迟未伸出去,他就那样垂眸去看苏云欣留给她瘦削的脊背。

“不怨不恨,只是惶恐而已。”苏云欣眼一闭,眼角的泪珠倏然落下,滴在发黄的落叶上,随之沁入了泥土中,了无痕迹。

若紫琰勾起一抹不知是喜是悲的笑,“你还是那个样子,待他永远都比别人多了几分深情。”

苏云欣捂住胸口,“你并非是云轩墨对吗?”

若紫琰并未有多意外,他轻笑,“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吗?”

“你消除的记忆,还有凤梓消除的记忆,刚才我都想起了。”

“是吗?那你可还想起了其他的?”若紫琰浅笑,眼角溢出一抹苦涩。

“我需要还想起些什么吗?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那个女人说我做我的苏云欣便好,那我还有其他的身份吗?你并非是云轩墨,为何还认得我,为什么这一切我都觉得我该知道可我却翩然都不记得。”凤梓故意消去了她的记忆,包括那时她变得很奇怪的记忆,她口口声声说着要杀人还那般狰狞,而身边这个男子也是,明明并非是云轩墨却看起来认识她的样子,与凤梓也仿若熟识般,她到底是卷入了一场怎么样的迷波中。

“云欣,你只需做现在的你便好了。”若紫琰蹲下身子,伸出修长的手揽起她,用着轻柔的动作替她一一拂去泪珠,月色下他的眸子被倒影的格外温柔,他垂眸温柔看她,如同看着至宝。

“那些痛苦的事你都不要记起,本君只要你欢喜便好。”若紫琰笑的温柔。

苏云欣恍惚的看着若紫琰那温柔的面容,如同三月盛放的嫣红桃花,这个人,明明她根本都不认识,为何她却总觉得心底有一处地方隐隐作痛,明明被这温柔的目光注视温暖的不得了,却每每感到温暖,心底的绞痛便多了一分。

她以前认识他吗?不是以他云轩墨的身份,而是以他另一个神君的身份,她不由得这般想。

“云欣,若不愿意不要强迫自己去想起往事,你该明白,没人可以强迫你想起,若非你自己愿意,而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无论你选择陪在谁身边,我都在,你只需轻唤一声,我便会出现。”若紫琰浅笑。

苏云欣心底因为他的话沉重的不行,仿若压了一块大石头,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她记事起除了云轩墨待她这般温柔,再无人这般温柔的待她,她想要贪恋那份温柔,内心深处却隐隐作痛,让她悲伤的不行。

刚被拂去的眼珠再一次落下,若紫琰温柔的笑她为何又哭了,苏云欣不停的用手去擦拭眼角的泪珠,她用手掩住自己的眼,止不住的泪水让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何。

“不知道,就是觉得好悲伤。”苏云欣想要拼命的笑,却发现她根本笑不出口,那温柔的手耐烦的替她再次轻轻拂去,那温热的指腹碰到她的脸颊,让她不由得抓住了那双手。

“对不起,我也不知为什么,就是忽然觉得这触感很熟悉,很怀念。”

新书推荐: 秦时明月开始的世界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