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死尸出现(1 / 1)

sunjul0522:23:10cst2015

“若他这般让你伤心,本君随时可以带你去与他不会再见的地方。”若紫琰轻拂起苏云欣如瀑布般的墨色长发,眼中闪过几分留恋。

苏云欣闭上眼,嘴唇微勾,她对若紫琰缓缓道来,“那时候我被人追杀掉下湖中,我根本不善水性,若掉下去必死无疑,是他救了我,还对我任何时候只要需要都可以抓住他的手,我如今每每想来,无法形容那种心情,可我深知,无论他怎么待我,我已经沉沦了,没办法逃脱了。”

“极少有人那样待我,我没办法,就是爱上了,而我也不是那般容易放弃之人,若他不爱我,那我努力便好了,或许终有一日他总会回过头看我一眼。”苏云欣拂去眼角的泪珠,咬着牙从地上起来。

如瀑布般的墨色长发便从手中滑落,若紫琰只能蹲着身子看那瘦削的身子跌跌撞撞的起身的模样,他还保持着摩擦那青丝的动作,手僵硬在半空中,迟迟未收回去。

“谢谢你,你是紫琰神君对吧,那你姓什么呢?”即便眼眸已经泛着红意,那柳眉却弯起一抹笑意,苏云欣转过身子笑着去看若紫琰。

若紫琰将手收回宽大的长袖中,墨眸闪着不知名的光,他抬眸对上她轻灵的眸子,启唇温柔而道,“若紫琰,本君姓若。”

苏云欣笑着点点头,弯腰冲若紫琰伸出了手,“谢谢你今晚救了我,你的身份我也一定会替你保密的。”

大概是夜色过于清浓,让即便勉强挂着笑意的苏云欣身影有些朦胧,若紫琰修长的手隐在广袖中,迟迟未伸出去,他眼神有些恍惚,似乎在那单薄却又倔强的身影中看见了另一道笑靥如花的身影,她也是这般向他伸出了手,他颤抖的握上去的时候觉得掌心传来了他几千年来都未感受到的温热,刹那间那明媚的女子便惊艳了他阴暗充满了杀戮的岁月。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苏云欣蹙眉忧着色询问。

若紫琰恍惚间回过神来,修长的手拂上眼角,一阵湿润的触感遍及了他的全身,他垂眸,只见指尖还停留着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那泪珠不过片刻便自他的指尖掉落,悄无声息的沁入了泥土中,他神情恍惚。

这几百年他将对那人的思念埋在心底,以为岁月终会将那份执着带走,而如今不过是相同的一个场景,却让早已不知有多久未流过泪的他竟生出了这世间最无力的东西,以前他从不屑的东西如今他竟也去做了,而且心底还伴着一阵绞痛。

“是我说错话了吗?对不起。”苏云欣蹲下身子,从怀中抽出锦巾递与若紫琰,却发现上面染了血迹,立马缩回手,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我好像没其他东西可以帮你擦拭掉眼泪。”

若紫琰眼底如今满满的都是那人的影子,他伸出手执住那纤细的手腕,说出口语气竟有几分哀求,“像那时一样,替我用手擦拭好不好?”

苏云欣有片刻的迟疑,但想起今晚若非若紫琰救了她,她恐怕也就死在那女人的手下了,又觉得他现在的模样过于悲伤,片刻后还是用了另一只没有血迹的手抚了上去,替他轻拭眼角。

夜色有几分幽静,苏云欣静静地替若紫琰擦拭,若紫琰痴痴的看着苏云欣此刻虽狼狈却温柔的面容,他紧紧的握着苏云欣另一只手,仿若还能从这双纤细的手上找回相似的感觉。

“若紫琰,你救我是因为我长得像你的那个故人吗?”苏云欣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试图转移话题。

若紫琰没有料到苏云欣会这样问,他只顾得从苏云欣身上找回相似的感觉,却忘了两人如今看来根本便不是一个人,暗了神色,他拂开了苏云欣的手,勉强淡笑,“本君无碍了。”说着顺手抚着苏云欣起了身。

他侧头去问她,“要去衙门?”

苏云欣看他并不愿回答她,也不好再多话,听他这般问,点点头,“那我便过去了。”说着转身便要走,不料若紫琰一把拉住她,她还来得及反应,若紫琰便揽住了她的腰身,跃上桠枝上。

“本君送你过去。”若紫琰轻柔出声。

不到片刻便到了衙门,若紫琰将苏云欣平稳的放于地上,虽面色还残留着几分哀色,但已多了几分柔色,他垂眸借着银辉色的月色对她说,“无论如何,本君都会护你周全的。”说完衣袂一飞,修长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苏云欣愣在原地,凝望着若紫琰消失的身影,她捂住胸口,若是无关之人,为何看他温柔眸色会那般心疼,仿若是看透了那温柔眸色下凄冷的内心一般,可她实在记不起她与他还有过往事,或许命运会告诉她吧,她捏紧了手指尖。

转过身子,眼神坚定的看向前面不远处的衙门,已是辰时,衙门外除了几盏灯再去其他,她握紧粉拳,凤梓态度的忽然转变定然与那时他中了唤忆散有关系,忽然那般清冷甚至于淡漠的说那些话她怎么可能就这样听过,她说过不再问她不该过问的事,可并非是所有事,她害怕这一不问她很有可能这一世也再无法见到凤梓,她怕极了,不愿到那个地步。

身子还不时传来疼痛感,苏云欣咬着牙往衙门里面而去,他现在定然还在这里面,可走了几步,脚下似乎是绊着什么东西,苏云欣未料到身子急速下倾,倒在了坚硬的地上。

摸着撞得发疼的鼻尖,苏云欣撑着身子起身想要去看是什么东西绊住了她,却在看清楚的那一刻惨白了脸色,这赫然是一个人,她颤抖着手去探那人的气息,却在瞬间惊叫着收回了手。

这与她那日在付府遇到的是一模一样的死尸!

片刻后,衙门里面便有人闻声赶来,马大人摇着肥嘟嘟的身子也跟着摇了出来,嘴里还不住的埋怨今晚怎么事这么多。

“何人在此喧哗?”马大人厉声质问。

有衙役用灯盏照了照苏云欣,眼见惊慌的跪在地上的女子是苏云欣,马大人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苏姑娘,吓死本官了。”

“死尸,死尸。”苏云欣抬眸惊恐的对马大人说。

马大人一听顺着衙役冲那死尸一照也瞬间失了几分血色,他急忙冲身边的衙役吩咐,“赶紧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衙役听令大步走过去,在苏云欣身旁蹲下,探了探气息,因为死尸是匍匐躺在地上,又用力将那死尸翻过身来,却在触及那死尸的脸的时候慌了神。

“马大人,这,这人,这人。”衙役已经口齿不清了,苏云欣顺着灯光也看了一眼,在触及那死尸的脸的时候与那衙役有相同的反应,脸色越发惨白。

“废物。”马大人恨铁不成钢的骂那衙役,看衙役半响说不清,干脆自己走了过去,还未走近那死尸便吓得坐到了地上,吓得不停的往后缩。

“来,来,来人,来人。”马大人眼底闪着惊恐,他恐怕是这一辈子也未见过如此死相的人,饶是见惯了生死,也吓得合不拢腿。

“嘶。”夜色中,不知从何处发出了这般惊悚的声音,像是舌头不断往外耷拉的声音,伴随而来的还有不断的呼气声,呼气声很浓重,让今晚的夜色有几分诡异。

“马大人,你没事―”那衙役还未说完,不知从何处蹦出来的一道飘渺不定的身影便抓住了他的脖颈,他来不及反应便踢了对方的下体,无奈那人躲开了他的攻击,手上的力气加大,他的脸色瞬间成了猪肝色。

“救,救命。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快上,那是什么怪物,快点抓起来。”,马大人跌跌撞撞的起身,对身后那一群惊恐的往后退的衙役呵斥,无奈衙役们比马大人更加清楚的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吓得早已听不进任何话了。

“救命,救命。”被抓住的衙役惊恐的求救,但根本没人理会。

苏云欣看清了那人的背影,竟与刚才攻击她的那些人一样,只是看不清正面,但想及那绿色的眸子还有那干枯的皮肤,她还是打了个抖,眼见那衙役的说话声越来越小声,苏云欣一咬牙拿起身旁的一根长长的木棍,眼见那木棍一头比较尖,起身就拿着那木棍朝那人打了过去。

那人本是将注意力放在衙役身上,感觉到有人冲过来,眼色一凛,一脚踢开了苏云欣,似乎是被苏云欣惹怒了,松开了那衙役,转身便朝苏云欣跃过去,一把勒上了苏云欣的脖颈。

“竟然在这里放肆。”一道紫色的身影自夜色中凌厉的跃出,在半空中带过几道锐利的风气,一阵白光出现,勒住苏云欣的那人瞬间被吓得松开了,哆嗦着往后退。

苏云欣还处于惊恐中,刚才那人紧紧扼住她脖颈的窒息感瞬间消失,紧接着一阵熟悉的幽香在鼻尖缭绕。

新书推荐: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 若当年华非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