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怀疑身世(1 / 1)

monjul0621:00:00cst2015

“凤梓,小心那东西。”被凤梓一手揽着,苏云欣急声提醒他,那东西绝非是寻常的凡人。

凤梓淡然的扫了苏云欣一眼,修长的玉手在那东西叫嚣着冲他冲过来的时候,轻点上那东西的额头,嘴里冷冷的出声,“还不速去地府奈何桥投生。”说着那东西瞬间在空中化为灰烬,再无痕迹。

眼看那东西被凤梓一瞬间便消灭了,苏云欣舒了一口气,抬眸发现发现凤梓正冷眼垂眸看她,抿了唇,刚开口想要说什么,凤梓便将她放下,转过身背对于她,那紫色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过于清冷。

张了张嘴,却半响未说出口,苏云欣捏紧了手指尖,她不得不承认,她是极其害怕凤梓看她的眼眸那般清冷的,那般清冷让她竟没了勇气说出心底心底想要说的话。

“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见识过刚才凤梓施展灵力,马大人吓得血色全无,接二连三看到不寻常的东西,让他说话也不伶俐了。

其他衙役也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凤梓,原本眼中对凤梓的惊恐越浓了几分。

凤梓玉手在半空中一划,淡紫色的瞳孔淡漠一片,“今日的事你们都忘了吧。”说罢一阵白光出现,那阵白光冲向那些衙役和马大人,一瞬间他们便晕了过去。

眼看着不过片刻那些人便醒来,而且都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苏云欣没有来的有些心慌,她害怕终有一日凤梓也会这样消除她所有关于他的记忆。

“神君,那些黑衣人的记忆已经被消除,诬陷的证据也已经用公文的形式记下。”流流与连兰自衙门中急忙跑出来,刚说完便看见了一群迷茫的衙役和马大人,还有不远处神君身后站着的苏云欣,两人相视一眼,有些无可奈何。

“这样便好。”凤梓微微点头,从怀中掏出判官笔,将判官笔点于地上的死尸头上,嘴里念着一贯收魂的话,待一阵白光出现后,凤梓收回了判官笔,缓缓起身。

“这具死尸是被吸干精气而死的,将他的尸体埋在郊外并封印以防尸体被利用。”凤梓微微抬眸,冲流流吩咐。

流流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点点头,“是,神君。”

“事已做完,我们走。”凤梓转身,经过苏云欣的身边时未去看她一眼,径直消失在夜色中。

“公子慢走。”身后已被消除了记忆的衙役恭敬的说道。

“什么理由都不给,就想这样走掉吗?”心底的恐慌快要将苏云欣吞没,她已经无法思考,伸出手便拦下了快要离去的凤梓,死死的拽着他的衣袖。

“放手。”凤梓清冷的启唇,并未侧过头看苏云欣一眼。

流流与连兰立于一旁,也只能干着急,连兰用眼神去问流流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流流耸耸肩头,摇了摇头,摇头过后又抿了唇,眼神幽幽的看着神君的背影,他想或许他是知道的。

“那至少给我一个理由,一声不吭的走掉真的很残忍。”苏云欣涨红着脸,坚决不放手,她怕她若放掉他的手,她所贪恋的温暖便会消失。

凤梓半眯起淡紫色的瞳孔,眼底蕴满了淡漠,他拉了拉被苏云欣拽下来的华服,“若是在乎缘字的事,本君大可收回。”

“骗子。”苏云欣抬眸含泪的去看凤梓,“骗子。”她又重复了一遍。

凤梓修长的身影微微一滞,只是那绝色的容颜隐在夜色中,看不真切。

“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说出那样的话,说出那样让人误会的话又自顾自的离开,既然最终都要选择离开,那么为什么不一开始就不要来打乱我的心,为什么,为什么,骗子,骗子。”越说越泣不成声,只得一遍一遍的重复着骗子,苏云欣想她也真是懦弱,明明心底最想要说的话并非是如此的,不过是她没有勇气说出那样的话而已。

“……”

流流想要上前去拉住有些激动的苏云欣,但连兰出手拦下了他,对他摇了摇头,“这不是你能插手的事。”

虽是担忧着那两人,但连兰说的话也不假,他只得沉住气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不要―”话未说完,苏云欣便眼角含泪的晕了过去,凤梓出手迅速接住了她倒下去的身子,垂眸看她脸色已然血色全无,如画的眉头不易察觉的微蹙。

“神君,苏姑娘她?”流流急忙冲上前去,想要探看苏云欣的情况。

凤梓伸出修长的玉手点上苏云欣的额头,不过轻轻一点,瞬间神色一凛,他侧过头对流流吩咐,“立马回府邸。”

一看神君的神色,流流也暗觉不妙,他急忙与身后的连兰作别,加快步伐随凤梓回了他们在凡间的府邸。

两人消失后,不远处的拐角处一道笔挺的身影缓缓而出,他神色无喜无悲,薄唇微勾,微有几分苦涩的意味,他抬眸看那紫色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夜色中,捂住自己的胸口半蹲在地上。

回到府邸后,凤梓便带着晕过去的苏云欣去了他的房间,将她放于屋内的床榻上,转身起身对立于门边的流流吩咐,“将浴桶搬来,顺便将灵石拿来。”

“是。”流流点头,身影迅速消失在府邸中。

“不要。”苏云欣像是在梦呓,那有些瘦骨嶙峋的手拉上了正欲离开的凤梓的手,她死死的拽着凤梓的手,像是用尽了力气,凤梓垂眸发现他的手已被她拽出了一道红印。

淡紫色的瞳孔不知是喜是悲,那丹凤眼底蔓蔓倾泻而出复杂的情绪,凤梓立于床榻边,修长的身影被月色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借着清冷的月色他垂眸去看额角不断冒汗的苏云欣,微微勾唇,他缓缓坐下。

“本君的离开对于你而已是这般痛苦的事吗?”他像是自言自语,那修长的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苏云欣苍白的俏脸,一一为她拂去眼角含着的泪珠。

“不要走,凤梓。”苏云欣猛然一用力,凤梓未料到苏云欣会忽然有这反应,身子不由得随着苏云欣手上的力气倒了下去,那温凉的唇瓣与苏云欣炙热的嘴唇相碰,轻轻摩擦过,凤梓身子一滞。

迅速起了身,他忽然便有些心烦意乱,斜眸去看依旧还冷汗淋漓的苏云欣,他抚着自己的唇畔,喃喃低语,“为何总让本君这般心烦意乱,明明连那个女人也未曾让本君做到这个地步。”

而回应他的轻喃声的只有一阵此起彼伏的呼气声,还有那一弯皎洁的明月倒影在屋中的影子。

“有时候,本君总觉得你倔强起来的模样像极了那个女人,可是本君明知道你是你,她是她。”凤梓的神色有些恍惚,似乎看着苏云欣咬牙不知道梦到什么的模样想起了什么,他颤抖着手抚上苏云欣的俏脸,“为何你与她会这般像,像到本君会差点以为你便是她,可本君翩然恨极了那女人。”他说着嘴角勾出一抹苦笑的弧度。

“神君,浴桶和灵石来了。”流流抱着浴桶进入了屋内,看神君垂眸看苏云欣的模样微微抿了唇,敛了眼帘。

“将浴桶内放满温热的水。”凤梓收回了自己的手,神色变回了原本的淡漠,起身从流流手中接过灵石,手指尖聚了灵力将灵力灌入那灵石内,随之一阵刺目的白光出现,将屋内映的比白昼还要亮。

“你先出去,有事本君会在唤你。”

流流并未像素日一样听话的出去,他顿在原地,神色有些为难,嗫嚅着嘴唇想要说什么,凤梓自然也明了他想要说的话,抿唇冷眼扫了他一眼,“她的身子熬不了多久,你是想看着她就这样死去?”

流流慌忙摆摆手,“不是,不是。”说着他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此刻安静的躺在床榻上的苏云欣,咬了咬牙,还是乖乖的出了屋子,将门带上。

扫了一眼流流离去的背影,凤梓眉头蹙的越发紧,他施了灵力将床榻上的苏云欣移过来,将苏云欣的身子放入冒着热气的浴桶中,哪知苏云欣并不因此老实,因为水有几分温热,她又和着衣物,几分燥热惹得她下意识的便要去脱自己的衣物。

“好热。”苏云欣喃喃,手快要触到衣襟处的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一双修长的手拦下了她继续的动作,那双手的主人半眯起狭长的丹凤眼,将一颗冰丸喂入了苏云欣的口中。

因为嘴里的冰丸不断传来冰凉的感觉,让有些不安分的苏云欣逐渐安静下来,那俏丽的小脸因为热气此刻有了几分血色,脸颊边不时还挂着几抹绯红。

凤梓抿紧了唇,将灵石放入了浴桶中,同时又施了灵力,将那灵石的灵力通过温水渐渐传入了苏云欣的体内,眼看灵力悉数进入苏云欣的体内,凤梓蹙紧了眉头。

“苏云欣,本君如今倒是越来越怀疑你的身世了。”凤梓转过身子,不去看因为热气而显得有几分妩媚的苏云欣,那淡紫色的瞳孔幽幽的看向窗外。

新书推荐: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