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说出所想(1 / 1)

wedjul0821:00:00cst2015

月色清浓,于那繁月之间一处回廊横立,一抹紫色的绝色身影此刻正躺与那回廊木栏处,瀑布般的长发随意的倾泻在肩头,随着躺下来的动作散了一地。

苏云欣急切的来到院子中,一眼便看见了躺与木栏处的凤梓,修长的手附于凤眸处,看不清面色,她不由得踮着脚步轻轻的走过去,未免吵醒了凤梓,她还刻意提起了碍事的裙角。

只是忽然好想多看凤梓一眼,心头的这股念想快要将她湮没,她的思绪全然被打乱。

她眼眸一动不动的凝望着不远处的凤梓,看他那因为在月色的辉映下显得清冷的身影,几百年来凤梓都是这般清冷而过吗?带着对那人的恨意…

好不容易走到凤梓身旁,苏云欣躲在回廊的木栏后面偷偷的打眼去看凤梓,他的嘴角微抿,神色似乎有些痛苦,苏云欣心忽然被揪了一下。

“若离…”自凤梓的唇畔蔓蔓倾泻而出这两个字,凤梓身子微微一动,修长的手自凤眸间落下,那隐着哀色的脸也瞬间显露。

苏云欣愣在原地,看凤梓的模样似乎是又梦到了关于那女子的事,在梦中这般痛苦是梦到了不好的回忆吗?

忽然一道凌厉的目光射过来,苏云欣眼神有些躲闪,想要去探看是谁,却恍然发现凤梓已经坐起了身,他抬起修长的手将碎发撩到耳后,睁开的凤眸一片清冷,他淡漠的望着躲在木栏后的苏云欣。

“既然醒过来了便回府吧,经历了那事绸缎庄还不至于清闲到你无所事事到这般模样。”与背后清冷的月色相衬,他的面色清冷到极点,仿若看着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一般。

苏云欣对凤梓摇了摇头,绸缎庄的事小茹完全可以应付了,况且现在她没有太多精力去想绸缎庄的事,她抬眸凝望着一脸淡漠的凤梓,“你刚才做噩梦了吗?”

凤梓抚了抚额,“与你无关,若是无事便离去吧。”他的样子还有几分痛苦,似乎还未完全从刚才的噩梦中缓过神来,那薄唇还紧抿着。

苏云欣捏紧了手指尖,一脸倔强的模样,她抿唇而道,“我已经知晓了那个叫若离的神女的事,也知道了一些你们的过往。”

凤梓抬眸冷冷的看她,“不要胡闹,无事便离去。”

苏云欣往前走了一步,直直的看着凤梓,“我没有胡闹,我知道在你心里你一直对她都念念不忘,也知道你恨她同时也还爱着她―”

凤梓冷了脸色,“住口,本君最后一次提醒你不要胡闹了。”

苏云欣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在他面前落泪,抖着身子倔强的不躲闪,“我说过了我没有胡闹,即便你还爱着她也好,那都与我无关,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忽然变得如此清冷,我都想要告诉你,以后我不会再无理取闹的说你那些话了,只要你现在还在我能看见的地方便好了,所以那个时候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对不起。”

她终于将她想要说的话说出了口,心底堵着她喘不过气来的东西也忽然间消失,她垂着头,死死的看着脚下凤梓清冷身影的倒影。

除去凉风拂过,夜色此刻幽静的可怕,回廊处一丝声响也未有。

凤梓清冷的抬眸看着那此刻垂着头身子还不住发抖的人影儿,他面色隐在夜色中,并不知他此刻在想什么,修长的手抚上凤眸,半响才自那莹润的薄唇缓缓而出一句话。

“你真是个麻烦精。”说出口的话却少了几分清冷感。

苏云欣猛然抬眸,却发现凤梓的身影背对着她,那淡紫色的瞳孔此刻不知看向何处,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被凉风拂起,在月色的映衬下现出几分魅惑之色。

“没有其他的事便离了这府邸吧。”他再一次启唇,掩着凤眸清冷而道。

“恩。”苏云欣点头,像是依恋一般的又多看了那紫色的身影几眼,莞尔一笑,“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微微一顿,“以后我会努力不给你添麻烦的。”

“……”凤梓并未回话,不过清冷的勾了勾唇角。

苏云欣也不再多说,转身离了这偌大的回廊,轻扬着嘴角出了这府邸。

出了府邸后苏云欣便回了苏府,本想推门而入,两道身影却比她更快一步打开了门,苏云欣微微一愣,恍然出现在门后面的两人笑意吟吟,一见是她纷纷笑着上来揽着她。

苏云欣依旧还是不习惯这般亲昵,有些推拒,“爹,娘,你们怎么回来了?”上次爹娘将玉坠给她之后便又离了府,她也知道两人一向喜欢游山玩水,也便没多问他们去了何处,现在突然回来还带她这般笑意吟吟的模样,她不禁在心底猜想是否是发生了什么事。

苏之远笑着拍了拍苏云欣的肩头,像是赞赏似的笑道,“不愧是我苏之远的女儿,果然不是市井寻常女子,爹真是以你为豪。”

苏云欣微微蹙眉,斜眸不解的望着苏之远,“爹你在说什么?”

林荷微带娇嗔的瞪了苏之远一眼,将苏云欣拉到一边,笑着去拂了拂苏云欣凌乱的耳发,目光和善的望着她,“云欣,别理你爹,他就是那副死样子,不过云欣你也真的是长大了,长成了让娘都出乎意料的少女了。”

这时小茹从院内跑出来,眼看林荷拉着苏云欣说着什么,她挑着眉对苏云欣对口型说,“小姐,是云少爷的事。”

苏云欣恍然大悟,她心底微微还是有些失落,本以为爹娘也有可能是多日不见回来看看她,却不料依旧是为了这些事,掩下眼底的失望,苏云欣勉强笑着拂开林荷的手,“娘。”她抬眸又看了看苏之远,“爹,女儿今日有些乏了,明日再说这些事吧。”

林荷微微一愣,但迅速反应过来,对想要说什么的苏之远使了个眼色,笑意吟吟的推着苏云欣便往里走,“是是是,我们女儿料理铺子的事也累了,休息休息明日再说吧。”

苏之远咳了咳,也不得不附和。

别了爹娘后苏云欣便拉着小茹进了她的房间,一进她房间,苏云欣便盯着小茹问,“小茹,爹娘怎么会现在这种时候回来?是不是你说了什么?”

小茹挠着头看向别处,眼神明显有些躲闪,她打着哈哈,“小茹我怎么知道夫人和老爷会忽然回来,呵呵,小茹我嘴巴可严着了怎么会乱说什么。”

苏云欣半眯起轻灵的眸子,眼神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是吗?”

小茹一看苏云溪这幅模样立马投降,她赶紧举手老实交代,“小姐,我只是昨日看你没回来一时焦急写信告知了老爷和夫人而已,然后他们便回来了。”

苏云欣眼神依旧不善,“就这么简单?”

小茹举手连声求饶,“好吧,小姐我说我说,我都说。”说着她小心翼翼的瞄了苏云欣一眼,垂头对戳着手指委屈的说,“我写信的时候提了几句你前段时间赢了那场对诗大会的事,还说了云少爷对小姐你很照顾。”

苏云欣了然的勾唇,她便知道是这样,无奈的抚了抚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小茹一眼,“小茹你多嘴的坏习惯也该改改,怎么什么话都说出去。”

小茹委屈的看着苏云欣,“对不起,小姐,小茹我知错了。”

苏云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也不是不知爹娘对于这些事格外热衷,你这一多嘴我看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爹娘肯定会想尽办法让我嫁入云府的。”

小茹垂头看着自己的脚趾,还有些不死心的说,“夫人和老爷说了只是回来看看情况,或许还没严重到那个地步。”

苏云欣越发忧伤的叹气,这小茹对爹娘的了解还太少了,依她今晚看爹娘的表情,绝对与她的猜想差不了多少,只可惜云府的少爷那是爹娘想的那个人,对方可是地府的神君。

“对了,小姐,你昨日去哪里了?我可是急坏了。”小茹眼珠子一转,开始转移话题。

苏云欣转过身子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灌入口中,斜眸扫了小茹一眼,“就忙着找证明我们苏府清白的证据,然后太晚了在衙门附近歇下了也便没回府,没什么事啦。”她并不想告知小茹那些奇异的事,包括她遇到的那个奇怪的女人还有那些会攻击凡人的家伙。

“是这样吗?唔,太辛苦小姐了,不过小姐你也真是厉害,居然找到证据了,我们绸缎庄也逃过了这一劫,呐呐,小姐你是怎么找到的,告诉我好不好。”说着小茹凑了上去,苏云欣厌恶的推开她,奈何她想牛皮糖一样紧紧粘着她,她脸一抽,这死丫头粘人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

苏云欣一边应付着小茹,一边幽幽的看向窗外,心底不住感叹,这事这么过去了,真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些事,只是那些诬陷绸缎庄的人,还有那日在烟云楼想要追杀她的人到底是谁,还有那女子又是谁,似乎认识她的样子,这一切都让她搞不明白。

新书推荐: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 若当年华非似锦 娱乐明星奶爸 我被不肖子孙挖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