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竟是旧识(1 / 1)

satjul1121:00:00cst2015

翌日

虽是爹娘硬要跟着一起来绸缎庄,但苏云欣怎么不清楚爹娘两人心中的小九九,淡笑着推拒了,好不容易趁爹娘不注意,苏云欣撒腿便跑出了苏府,往绸缎庄赶去。

小茹比她早一步来了绸缎庄,她气喘吁吁的跑来的时候,小茹急忙递了杯水过去,一边抚着苏云欣,一边蹙眉问她,“小姐,你这么急匆匆的样子,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苏云欣将一大杯水一口入了肚,翻了个白眼,“别提了,都怪你多嘴,现在爹娘老是嚷嚷着要我带他们以生意上的往来为缘由去云府,你说,我们苏府什么时候和云府有生意往来了,也真是的。”苏云欣抚了抚胸口,照爹娘那架势,估计是不看见她与云轩墨,啊呸,若紫琰有点什么,就绝不善罢甘休的模样。

“小姐,你现在怪茹茹也没用了。”

苏云欣摆摆手,“是是是,没用了。”说着往里看了一眼,“阿七呢?”

小茹接过茶杯,敷衍的回答,“或许是给哪家员外送东西去了吧。”

苏云欣点点头,舒了一口气,往里走,正想向素日一样去检查一下今日的货物与师傅做华裳做得怎么样了,还未迈入里屋,后背便传来一阵豪爽的笑声。

苏云欣微微蹙眉,转过身子,却发现门外一道明丽的身影冠门而入,刚想说欢迎,还未说出欢迎而字,那道明丽的身影便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拍了拍苏云欣的肩头,“云欣,我们又见面了。”说着四处打量着偌大的绸缎庄,嘴里发出赞叹的声音,“小时候你就特别厉害,没想到现在已经厉害到可以自己打理一间绸缎铺了。”

苏云欣皱了皱眉头,压下了因为她这句话心头的疑惑,不解的问那四处打量的女子,“南宫小姐,今日怎么会想起来这里?”

南宫晴大笑了几声,侧过身子看向门外,“我几日后便要出征,便想着买一些上好的绸缎可以英姿飒爽的出行,逸哥哥说这里还行,我便想来看看,而且好久不见你了,也想来看看你。”

说着门外一道紫色的身影缓缓而出,那额角的小痣依旧妖媚,一袭修身的紫色镶边蟒袍让那俊美的身姿越发蔓蔓倾泻而出几丝魅惑,修长的手执着那素白的羽扇,挑着狭长的凤眸先是轻笑着垂眸看了看一脸笑意望着他的南宫晴,而后勾唇看向苏云欣。

苏云欣心底一惊,“你怎么也来了?”虽说上次他也帮过她,但是这只死狐狸无论如何她还是不愿意再见一次,害怕哪一日又被他戏弄的团团转。

北门逸挑起俊眉,似乎有几分不悦,“云欣这么不满意见到本殿下?”

苏云欣咬牙,“什么时候跟你那么熟了,不要云欣云欣的叫,肉麻死了。”她想可能是今天被爹娘闹腾的有些烦了,才会这么不顾忌的就把心头的想法说出来了,额,不过这突然安静下来的微妙气氛是怎么一回事。

苏云欣偷偷抬眸去喵北门逸的反应,却未料及抬眸正好对上他清曜般的明眸,他仿若意料之中般勾起薄唇,轻笑出声,“本殿下便料到你会这么做,哈哈,你果然做什么都在本殿下的意料之中。”

该死的北门逸!苏云欣狠狠的瞪了北门逸一眼,这个死狐狸随时随地都能让她觉得自己被人耍的团团转!

“好了,逸哥哥你也别总是欺负云欣,说好了今日是要陪我来看绸缎的不是吗?”南宫晴看两人气氛有些不妙,赶紧出来打圆场,一边揽着北门逸的手撒娇般与他***量着绸缎庄内的绸缎。

苏云欣不住感叹,没想到南宫晴那般英烈的女子也会露出那般如同撒娇般的表情,而一向如同狐狸般促狭永远让人看不透他内心想法的北门逸也会露出那般明澈的笑容。

不得不说,北门逸不是算计人的时候笑起来,配上他那张俊美的脸还真有几分让人惊叹的美,而今日他又着了一袭妖媚的紫色华裳,越发衬得俊美魅惑。

只不过看那紫色的华服让她不由得便会想到凤梓,那个永远都只着一袭紫色华裳的男子,她不由得弯了弯唇角,她好像一想到他体内就会有压抑不住的悸动,像是快要喷涌而出一般。

南宫晴斜眸看见了苏云欣发呆似的笑,忍不住出声问她,“云欣云欣。”她用手去摇她,“你在想什么,都出神了。”

苏云欣被南宫晴一摇瞬间回了神,看南宫晴蹙眉不解的模样,赶紧恢复面上客气般的笑,挠头不好意思的冲南宫晴笑笑,“对不起,一时想起一人,便有些出神了,你还要看的话,里屋有更多的。”说着作势要带南宫晴去里屋。

南宫晴却不怀好意的拦下了加快步伐的苏云欣,挑眉问她,“云欣是有心上人了吗?那可不是想到一般人能露出的笑容。”

苏云欣被南宫晴这样问,莫名有些娇羞,敛下眼帘,用以往商场上惯用的说辞敷衍南宫晴,她可不想说太多关于凤梓的事,万一不小心泄露凤梓的秘密了怎么办。

“你误会了,是一个挚友,对,你是要出征,我有几种可以推荐给你,我们进去看看。”

南宫晴岂是一般简单几句便是敷衍的人,她抓住苏云欣的手腕,一把拉她过来,坏笑着捏着苏云欣的下颚,继续问,“云欣,你就老实回答我吧,是谁,或许我还能帮你些忙呢。”

“谢过南宫小姐的一番好意,但是真不是什么大事,南宫小姐不必放在心上。”苏云欣赶紧推拒,她急忙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小茹上前来帮她一把,只可惜某茹茹直接忽视了她,一副小姐你自求多福的模样。

“莫非是那日在云府的男子?”这时,一旁一直笑意吟吟的看着两人的北门逸轻摇着羽扇勾唇而道。

两人均是一惊,苏云欣赶紧摆手,“不是不是,哎呀,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还是去挑选绸缎吧。”

南宫晴邪笑着拍上苏云欣的肩头,“喔…原来还真有其人,逸哥哥都记得的男子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什么时候云欣也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苏云欣干笑着,“南宫小姐,真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这般上心的。”

南宫晴又重重的拍了拍苏云欣的肩头,不甚在意的说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就算是小事我也得关心关心才是,说起来你可是小时候救过我一命的―”说着说着南宫晴住了口,她看苏云欣疑惑不解的望着她,本还想隐瞒的,索性也就摆摆手说了出来,“我呀,小时候总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有一次去爬树的时候被宫中不知道何处来的蛇咬了一口,不是你替我及时把毒吸了出来我早就嗝屁了。”

苏云欣依旧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可不记得小时候救过南宫晴一命,甚至对于南宫晴一点印象也没有,更别提还救过她一命的事了,她刚想出声说是不是南宫晴记错了,便听北门逸收起羽扇,垂眸微有些异样的去问南宫晴,“小晴,你是谁苏云欣是小时候救过你的那个女子?”

南宫晴点点头,蹙眉去看北门逸,“是呀,逸哥哥你小时候不是还与云欣见过几面吗,我以为你记得呢。”

苏云欣一片混乱,她出声打断了两人,“你们是不是记错什么了,我怎么不记得与你们小时候见过一面。”

“那是因为你小时候—”

“小晴,挑选绸缎的事交予白寒去做便好,今日我们回宫吧。”北门逸打断了南宫晴,一把揽过她,便出了铺子,南宫晴挣脱不开北门逸,只好侧过身子对苏云欣挑了挑眉,而后两人渐行渐远。

苏云欣茫然的停留在原地,这是个什么情况,她小时候与北门逸见过面码?她还救过当今大将军的女儿一命吗?这一切来的好突然,她完全没有任何准备。

回宫路上~

“小晴,你确定苏云欣便是那个女子吗?”北门逸又重复的问了一遍,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夹杂着几分纠结与不可置信。

南宫晴点点头,“逸哥哥,你真的不记得了吗?”说完又大变脸色,有些担忧的去看北门逸,“莫非因为那次你中毒的事,所以有一些事你不记得了吗?”

北门逸思虑了一会儿,凤眸在南宫晴身上几多流转,他终是抬手揉了揉南宫晴的头,面色一如既往的笑意吟吟,“这事先别与其他人说,我们两知道就好。”

南宫晴虽不知北门逸这般说是为何,但还是点点头,笑意吟吟的蹭了蹭北门逸温热的手掌心。

忽然一道箭影闪过,那支箭直指北门逸的胸口处而去,南宫晴脸色一凛,拔出腰间的剑便将那支箭从中劈成两半,冷眼去看四周,冷声喝道,“是谁?出来!”

北门逸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四周,而后嘴角荡开一抹深不可测的笑,他笑意吟吟的走过去拍上南宫晴的肩头,“小晴,无碍,这附近有猎场,大概是谁狩猎的时候射偏了吧,我们还是先回宫去。”

“可是—差点伤到你,逸哥哥。”

“我没事,我们走吧。”

南宫晴走在北门逸身后自然没有看清他此刻面上如同修罗般的寒冷笑容,事到如今,有些事他早该拿出来理理旧账了。

新书推荐: 秦时明月开始的世界 陆少的掌中宝又撒娇了 穿越后我靠马甲拯救世界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