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终是说明(1 / 2)

“我又不是鬼头马面,何必这般怕我。”北门卿凉凉的一笑,笑意未及眼底,而与说出的话的口吻不同,手中却温柔的替南宫晴擦去血迹,还小心翼翼的上了药膏,并用布条包好伤口处。

“因为你比那些东西还可怕。”南宫晴垂眸,却不再做挣扎。

“是吗,”北门卿冷冷的一笑,将手中的布条丢与一边,双手一用力,附身下去压在南宫晴身上,“那不如我做点更可怕的事。”自唇边蔓蔓倾泻而出一丝阴冷的笑。

南宫晴想要推开北门卿,但他死死夹住她的双腿,她腿上根本使不出力气,而双手也被他禁锢,根本无法动弹,饶是她力气过人,却依旧敌不过身为男子的北门卿。

眼看着北门卿快要欺身上來,南宫晴拼命咬唇,依旧做着挣扎,“你这么做一定会后悔的。”

北门卿咬上南宫晴的耳垂,勾唇冷笑,“不这么做我才会后悔,既然你说我避你如蛇蝎,不满我避着你,那我这样又如何。”说罢将唇附上了南宫晴的唇。

“我不会放你逃开我身边的,你最好有这个自觉,小晴。”北门卿慢慢轻笑出声。

温润的东西死死抵着她的唇,趁她挣扎的瞬间便倏然进入了她的口中,与她抵死纠缠,南宫晴脸上写满了愤恨,她一口咬上了北门卿的舌头,嘴里瞬间溢满了血的味道。

“这样我就罢手了吗,”然而北门卿并沒有就这样放过南宫晴,勾唇阴笑,即便他与南宫晴嘴里都充斥着血的味道,他依旧附着在南宫晴的唇上。

小晴,我有心放你离开,你那时却对我露出那般担忧的模样,这是你自找的,休想我再放手。

北门卿闭上了眼睛,死死的吻着南宫晴,任凭南宫晴怎么咬他,任凭南宫晴怎么挣扎。

忽然一滴湿润的东西入了他的唇中,他恍然睁开眼才发现身下秀气的女子已然落满了泪,印象中从未因为任何事落过眼泪的女子此刻却在她的身下哭的泣不成声。

他微微愣住,但不过一瞬间,他淡笑着替南宫晴拂去眼角的泪,勾唇讥讽,“你也学会用眼泪这一招了吗,”

南宫晴偏过头,躲开了北门卿的手,咬牙看向别处,哀求出声,“求求你,不要这样,你不该是这样子,我们不是朋友吗,”

“那只是你的想法而已,我待在你身边从來就不是以那种眼光。”北门卿冷声喝道。

南宫晴闭上眼,任眼泪继续滑落,“可是我一直就把你当兄长,你怎么能这样。”

“呵,我这样吗,与你呆在北门逸身边却还一直默默的对他情有独钟有什么区别,想必你也是在脑海中幻想这种场面很久了吧,幻想与他做这种事,幻想与他肌肤相亲。”北门卿讥讽出声,说完脸上便挨了一巴掌。

南宫晴恨恨的看着他,挥出去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不住的颤抖,她咬牙说,“我与逸哥哥才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我也从來沒有幻想过那种事,我只是想要呆在逸哥哥身边而已,其他的事我都从未想过。”

北门卿面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他勾唇冷冽而道,“好一个只是想要呆在他身边而已,好一个,好一个。”他恍然冷笑起來,腿上一用力抵在南宫晴的大腿间,听见她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嘴角的冷笑弧度越大。

“嘴上那样说着,身体却远比你的话诚实。”北门卿双手探入了南宫晴的衣襟中,四处灵活的游走。

南宫晴拼命咬牙忍住自己不发出任何羞,耻的声音,她拼命瞪着北门卿,“北门卿,你若再继续下去,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死在你手中也值得了,反正我也沒什么可依恋的了。”北门卿冷笑而道,而后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唇也在南宫晴身上疯狂的游走。

“救命。”南宫晴大叫。

宫殿外一道修长的身影闪过,而后宫殿的大门被一脚踹开,北门逸轻然一跃,手中的暗针直直插入北门卿的肌肤中,顿时北门卿便不能动弹。

北门逸神色一凛,从北门卿身下将南宫晴抱起,眼看她吓得一直往他的怀里钻,温柔的出声安慰,“沒事了,有我在呢,沒事了。”

南宫晴还沉浸在刚才的惊恐中,她不住的攀住北门逸的脖颈,在他怀里不住的颤抖。

“逸,逸哥哥,逸哥哥。”像是为了寻求安全感一样,南宫晴不住的往北门逸怀中蹭。

北门卿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眼底的寒霜更浓,狭长的凤眸隐着冷冽的气息。

“二弟就如此急不可耐吗,还以为你多少也不会强迫她的。”北门逸似笑非笑的斜眸看向在床榻上的北门卿。

新书推荐: 人类永不屈服 科技女儿逗比妈 恰似桃花遇病娇 萌兽录 慕少私宠闪婚甜妻 英雄联盟之所向无前 独宠暖媳:甜饼娇妻超软萌 夫人的马甲又被爆了 当直男穿成BL文痴情男配 若当年华非似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