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疯癫妃子(1 / 2)

翌日~

苏云欣一大早便起了,因为不适应有人伺候,自己简单的梳洗好,便出了殿门。

“白寒,白寒。”苏云欣环视了四周一圈,出声唤着那个总是神出鬼沒的男子,她虽并不知他到底在何处,但有直觉应该也在附近。

一道凌厉的风气一闪而过,而后一道黑色的身影恍然出现。

白寒环着双臂倚在一旁的玉柱上看着苏云欣,“有什么事。”

苏云欣眼看是白寒,笑着迎了上去,将昨晚明妃娘娘写下的纸条递与白寒,“你可以帮我将这纸条交与小茹吗。”

白寒垂眸看了一眼,微微蹙眉,“宫中有谁想要订做华裳吗。”

苏云欣点点头,又问,“可以吗。”

白寒一把接过,揣入怀中,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转身便要跃上屋檐处。

苏云欣斜眸见地上掉了什么东西,拾起便在后面叫住欲离去的白寒,“你东西掉了。”

白寒足底微顿,迅速回身便从苏云欣手里夺过了那东西,面色有几分不自然,一闪而过了一丝寒气。

苏云欣垂眸看了一眼瞬间空荡荡的双手,抬眸又看白寒的神色有些不对劲,蹙眉担忧的询问,“你怎么了。”

“我沒事,如果你沒什么事的话,我便先行一步。”面无表情的脸隐在身后阳光打下來的阴影中,看不真切。

苏云欣听他这样说,却看清了他捏着那东西发白的指尖,骨节分明的手上青筋暴起,眉头蹙的越发深,苏云欣往前走了一步,沉声问,“那是你母亲的东西吗。”

刚才不过一眼,瞟到了那是女子的一方手巾,上面还绣着鸳鸯,而拾起的时候上面还隐隐有着女子的清香味,并且看那手巾也有些年岁了,所以她不禁这样猜想。

她话刚问完,便接触到白寒冰冷的目光,他冷冷的看着她,神色如同地狱的修罗,一步一步向她走近,她迫不得已只得往后退,直到被逼到墙角。

无路可退,只得抬眸死死的盯着他。

“你,你怎么,怎么了。”那目光过于寒冷,仿若经历过什么惨烈之事过后看透人世苍凉的目光,她不过一眼,便不由得转过头。

白寒到底怎么了,是因为她说的话吗。莫非她真的猜对了吗。

她从未听白寒提起过除了北门逸以外其他人的事,包括他的家人,看他的神色,莫非他们家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心底不由得暗自猜想,但却丝毫不敢表露在脸上,她不用看也能感受到此刻白寒如同凌迟似的冷冽似的停留在她身上的眸色。

“给你一个警告,不要來管我的任何事。”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淡漠到极点,白寒的神色隐在阴影中,即便这样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來的寒气。

苏云欣斜眸偷瞄了一眼,却在白寒淡漠冰冷的目光中移开了视线,果然还是有些什么。

“正因为你这副模样,拒绝任何人靠近你,才会让自己发生任何事都孤立无援,也才会让别人除了惧怕你再不敢靠近你一分,有必要吗。”苏云欣想她可能是昨晚沒睡好,才会这般听到他那样说话肆无忌惮的说出这样的话,白寒要怎么样是他的选择,又关她什么事呢。

“你可以忽视我刚才的话,当我什么都沒说。”由于气氛实在是过于僵硬,苏云欣举手又补充了一句。

白寒将骨节分明的手抵在墙上,垂眸冷冷的看着苏云欣。

苏云欣想要从这角落里逃出去,但不料白寒早已看出了她的意图,一只手便将她又拎了回去。

重新被抵在墙角处,苏云欣在心里默默的抹了一把汗,她似乎真的是惹上大麻烦了,早知道就不多嘴了。

“那你呢,怕我吗。”出乎意料的,白寒不过淡漠的启唇问了这么一句。

苏云欣脑子飞速的运转,在白寒逐渐淬毒的眼光中急忙摆摆手出声,“怎么会怕呢,呵呵。”接受到他挑眉的信号,苏云欣咳了咳,别过头看向别处,瘪着嘴点了点头。

白寒淡漠的勾了勾唇,松开了苏云欣,俊朗的面容看不出太多表情,俊眉隐着寒霜。

新书推荐: 足坛大师进化录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凌婧百里绯月长孙无极 明眸渐开横秋水 一刀劈开九重天 宅家签到万亿横财 末世之万族之战 都市透视医仙白天羽郑灵儿 斗罗之兽神帝天 一剑封天 绝品护花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