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章脑子有病(1 / 1)

九点正,酒会到点。

让常威无语的是,因为许多人迟到,酒会不得不推迟。他捏着个酒杯站在角落里,大厅中熙熙攘攘好歹有一些与会者了。

不过那个他要等的瑞典核物理学家还没见人影。

常威激活通讯器,抿了口小酒,低声道:“娜塔莎特工。”

片刻后,耳朵里回话:“幽灵先生,我以为你之前消失了。”

很明显,常威对通讯器的封禁引来了娜塔莎的不满。她道:“你要知道,我们现在是在执行任务。情况随时都有可能产生新的变化,我和你,必须要保持即时通讯,保持信息同步。”

“但同样,你们也会在这个过程中监视我。”常威不以为意道:“请记住,我和你是合作者,但我不是神盾局的什么人。”

娜塔莎沉默片刻,道:“在有建筑掩饰的情况下保持通讯,这是我的底线。”

常威笑而笑,把酒水一饮而尽:“也许。”

然后道:“我怀疑你们情报的准确性。现在已经过了九点,但让我诧异的是这里的酒会还没有正式召开。目标人物的影子都没看到。”

“你要理解。”耳朵里传来娜塔莎的轻笑:“巴黎人总是这样,你不能说他们不守时,他们浪漫、自由,如果觉得起晚一点会更舒服,他们一定会这么做。所以你只需要等待。”

常威正待说话,忽然眼神一凝:“你说的对。我看到他走进来了。汉奸式披肩长发,有点小胡子,马脸,邋遢。”

果断关掉通讯器,常威漫不经心的走了过去。

“嗨,”他笑眯眯的跟瑞典核物理学家打招呼:“请问是是德布鲁克博士吗?”

这位邋遢博士听到有人招呼他,先是露出喜色,但在打量了常威之后神色顿时变得不屑:“我认为你没有投资我的实验室的资格。”

常威心下哑然,点了点头:“那么请你跟我走吧,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德布鲁克眼睛闪过一丝茫然,随后竟惊喜的点头:“太好了!”

牛头不对马嘴的问答之后,德布鲁克亦步亦趋的跟在常威后面,自然而然的走出马尔斯剧院。

“你开车过来的吗?”在走出剧院大门的那一刻,常威忽然问他。

德布鲁克神色一直兴奋,他道:“是的,我开的车。”

“你去开过来。”常威道。

德布鲁克点了点头,离开,不一会儿,开着一辆老旧的奔驰过来。常威坐上副驾,对他道:“去凯旋门。”

十点,这辆老旧的奔驰停在凯旋门附近一条巷子里的民房前。常威下了车,上前敲门。片刻后,门打开一条缝,露出娜塔莎那张娇艳的脸。

这时候,常威又戴上了面具。

看到他,娜塔莎眼睛闪过一抹亮光,随即看到跟在常威后面的德布鲁克,她才打开门,将藏在门后的手中的枪收起来,道:“快进来。”

“进去吧,德布鲁克博士,天大的好事等着你。”常威淡淡的说,并未从娜塔莎侧身让开的门缝里进去,而是对德布鲁克说了这么一句。

德布鲁克兴奋的点了点头,佝偻着钻进去。

常威便对娜塔莎道:“我就不进去了。人现在交给你,不过我有个问题。”

“请说。”娜塔莎对此并不感到不对,她点了点头。

“这个人你们要用多久。”他道。

娜塔莎道:“不超过一个星期。”

常威转身就走:“那么他会在一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内脏衰竭而死。”

然后在娜塔莎的眼中,圣诞幽灵的身影忽然变得模糊起来,一个霎那,就已消失不见。

深深的吸了口气,娜塔莎关上门。她还要炮制德布鲁克,没时间去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事。

常威不算心怀大义的人,但也不是那种绝对自私的人。

所谓恐怖粪子,如果没惹到他头上来,杀与不杀无关紧要。就像这个叫德布鲁克的瑞典核物理学家。站在常威本人的角度,随便他怎么祸害西方世界,都与常威无关,常威只是来做任务而已,只与攫取运数有关,与其他无关。

他们搞核蛋也好,搞氢蛋也罢,投放到纽约或者巴黎都无所谓。怪只怪他们的目标不是这些地方,而是帕米尔高原。

这让常威特别疑惑,不知道这些恐怖粪子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你们反抗西方世界的压迫,那就直接搞他呀。就像那个什么灯叔,开飞机撞啊。特么炸帕米尔高原是什么鬼?

此前在昆式飞行器上,娜塔莎给他的资料,显示的是什么原因呢,是他们意图通过爆炸核蛋产生的核辐射,污染帕米尔高原的淡水源头,从而威胁两河流域、恒河流域甚至东亚的水环境。

这非常扯淡。没错,帕米尔高原与东亚天朝接壤。但上过初中的都知道,东亚的淡水源头根本不是什么狗屁帕米尔高原。东亚两条水系,源头都在青藏高原,在昆仑山脉啊!

倒是南亚和中亚会受到影响。不过肯定不会太大。源头归源头,水系淡水最大的来源并不是源头涌出的,这毋庸置疑嘛。

不过就凭这个,常威就得给他们点颜色。好家伙,敢动天朝的心思,这是不把他常苟子放在眼里啊!

好吧,这个世界的东亚与常威并无本质关联。但有情节关联啊。

所以德布鲁克这个人必须要死。常威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法力,说七天死,他绝对活不到第八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