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生辰快乐(1 / 1)

回到灵膳房后,带水依规矩在承衍门前跪了一整晚,因为此事触怒了皇上,承衍也不好徇私,便由她去了。不成想,这一跪却差点让师徒两人永隔阴阳。

穷阴之际,万物肃杀。带水在黎园跪了许久,又加上这一整夜,寒邪入侵,肾阳亏损,第二天早上被发现时,已昏迷了许久。

接下来的几天里,带水像是预感到什么似的,高烧不止,灌进去的汤药吐了喂、喂了又吐,整个人消瘦了一圈。

第三夜,房内密不透风,凝滞着浓浓的中药味,前来侍候的婢女为带水换了块湿毛巾降温,收拾好地上的药汁污物后,便端着东西向外走去。推开房门,屋外大雨如注,阴冷的不像样。这婢女有些惋惜的望了眼床上的人,摇了摇头,“唉,怕是熬不过今晚了...”

...

带水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看了看四周白茫茫的一片,觉得身体仿佛陷入了千百斤棉花之中,视觉、听觉都被死死堵住了。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她一人,没有来路,也没有归途。前面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对夫妻,看这梳妆打扮,居然是玉娘和沈二爹!

带水费力的向前追去,欣喜的呼喊着,却发现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玉娘怀里抱着一个婴儿,两人慈爱的望着孩子,似乎没有注意到带水。

“爹!娘!水儿来了,你们看看我啊”,空荡的四周无人回应,依旧是一片寂然。

玉娘忽然转身看了过来,眼中尽是怜爱,带水雀跃的张开双手,迎了过去,顷刻——却是被重重推开,身体猛地下坠,眼中视野越来越模糊,那朝思暮想的两个人影终是变得遥不可及。

带水自弃的闭上了眼睛,任由无边的黑暗将周身一点点吞噬...

沉香谷内某洞口,巨兽舒展了锋利的爪子,发出低沉的吼声。一束银光闪过,男子身着霜色玄衣一尘不染,眉间似有吞吐四海之气,卓然似风。

轩辕扶风微敛神色,像是感应到什么,闭眼凝气间人已消失不见了。转眼功夫,小丫头的卧床前,看着眼前人瘦削的面容上毫无血色,不禁有些许恻隐之心泛起。

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按在了带水额头上,灼热的温度顺着手心传了过来。小丫头却无意识的握住了额头上薄凉的手掌,舒服的将脸颊贴了上去,呓语道,“爹...娘...”

轩辕扶风一对玄月眉微微皱起,手下引气化息,须臾,体温已降了下来。琥珀色的瞳孔中影影绰绰,倒映着带水的影子,又注视了良久,终是抽离了被握紧的手,俯下身子在带水耳边淡淡道:“生辰快乐”。

第二日清晨,带水缓缓睁开了双眼,不知为何,心口仍残留着某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抽离掉了,可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承衍听到动静,赶忙走了过来,大喜道,“哎哟我的祖宗,你总算醒过来了,吉人自有天相啊!没白瞎我这几天的忙活。”

带水瞅了眼承衍胡子拉碴的模样,倒真是憔悴了不少,看来这几天前前后后也为她操了不少心。手边突然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心下有些奇怪,拿起一看——竟是一个香囊。这布料和颜色,分明是用白虎的颈毛编出的,难道...

“师父,可有一只白虎来过这里?”带水脱口问道。

承衍一听,脸上的喜色转瞬消失,连连哭丧道,“烧糊涂了!这孩子肯定是烧糊涂了,不行,我得炖个猪脑汤去...”说罢,人已经风风火火的奔向了厨房。

带水额间浮现几道黑线,拍了拍脑门,这事怎么能问师父呢。抱着些许疑惑,却还是乖乖将香囊收了起来。她自小就知道,阿吾是只与众不同的老虎,没准是上次躲着自己心里愧疚,才做了这东西送来。哼,没想到这臭老虎还挺在意自己的嘛。床上人似乎对自己的生辰全然不知,直到很久之后的某天,才意识过来这香囊的涵义。

之后的几天,二皇子又以荷花池赏花、都城夜游、天池赏月等稀奇古怪的理由约带水出来,但都被她一一婉拒了去,倒不是景尧的话让她有什么防备,而是带水总是隐隐的感觉二皇子身上有些深不可测的东西,她无意探寻,也不想沾身。

这天,带水刚带着小役去宝务房领完下个月灵膳房的所用的食材用料,正沿着宫路往回走时,迎面碰上了一队不小的阵仗。

只见一身着杏黄绫罗绸衣,面容骄纵的的年轻女子,惦着碎步走在最前,后面的宫人一边快步跟着,一边哭丧着喊道,“您倒是慢点唉祖宗,这末冬时节地上可滑的很,您要是磕碰到哪里,小的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啊...”。

带水抬眼正看到了女子身上挂着的白玉雕饰,心下明了,此人的身份只比各宫侧妃要高,于是立即垂下头侧身行礼。

那年轻女子视若无睹似的,我行我素的略过了行礼的一路人。本已走出几尺远,可突然,她像看到了什么似的,又退了回来——停在了带水的身前。

带水心里疑惑,面上却仍是不发一语,继续垂着头,任凭女子浑身上下把她瞧了个遍。

“小虎子,她是不是那日黎园被父皇审讯的宫女”,女子略带稚嫩的声音中透出几分盛气凌人。

身后的宫人听闻走上前来,仔仔细细把带水打量了一番,疑惑道,“回公主,正是此女,只是今儿您可是要去拜见皇太后的,耽误不起,就别在这为这等闲杂人等逗留了”。

带水一听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不知是这数九寒天的风刮的太过刺骨,还是为自己莫名其妙引起了堂堂公主的好奇心而惊诧。自从黎园风波后,她的生活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宫里流传着她和二皇子的各种风流轶事,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她仍旧忙碌于膳房到卧寝两点一线的动向中,偶尔让出宫的人寄封家信回去,只是这一切,独独少了个毕柏子。

真是个多事之冬啊,想至此,带水竟不由地轻叹了口气,谁知这细弱蚊蝇的声响偏偏被眼前的公主拿去做了文章。

“哦?看来你十分不想看到本公主啊,那我今日偏就让你看个够!向奶奶那里称病,告诉她改日再去”,说罢人已经走了出去。

名叫小虎子的管事像是习惯了公主这说风就是雨的脾性,向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带水已经被两个宫女扶了起来,一行人又匆匆追着公主离开了此地...

新书推荐: 我即是虫群天灾 杀神之虐杀原形 沙场月色远 爱情上上签 纨绔前妻 绝世妖妃,腹黑王爷请自重 穿书后的团宠日常 我是国宝你爱吗 绝世唐门之魔王降临斗罗同人 甜妻已到请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