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斯底里(1 / 2)

程夕卿平日的孤傲与矜持在这一刻突然消失殆尽,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下。

司空熠宸鲜少发怒,此刻淡淡的语气,透着彻骨的冰凉,一下子让程夕卿清醒。

程夕卿忍不住嗫嚅:“我......我没有......”

"小姐!小姐就是想让夫人在秀场出糗,让岚姨看见!她......唔唔......司空少爷,您放过我吧,我只是......听从小姐的指示啊......"

程夕卿愣住,方才注意到一直被扣押在房间里的——何连。

何连此时被五花大绑,脸上泛着死人才有的苍白,周遭侍从没人禁锢着她,她却连站都站不起来。浑身湿漉漉的,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汗水,脸部浮肿,就仿佛,在水中泡了很久......

因为刚刚太过激动,何连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司空熠宸微微皱了眉,两位侍从已迅速堵上了何连的嘴,因为实在太堵,何连脸上开始涨红,两只布满红血丝的眼珠死死盯住程夕卿。

何连这副模样,一定都招了。

以前围绕在司空熠宸的莺莺燕燕只多不少,程夕卿一向任性至此,从来都没见过司空熠宸阻挠。如今......天差地别。

程夕卿一下子瘫软在地,眼眸浸满泪花:“阿宸,那个女人,我......我是看在岚姨想要见她,我才......我是......经过岚姨同意的!......”

她是怕的,司空熠宸这个男人一旦发怒,怒火蔓延,势必有人要遭殃。这样盛大浓烈的怒意,她程夕卿承受不起,只会被灼烧成灰烬,哪怕爷爷出面,恐怕都难以平息。

程夕卿白着脸,方才精心淡雅的妆容,毁了她的端庄温顺,愈发显得她面目狰狞。岂止是狼狈,那张整容医师多次手术改造的脸,都有些垮掉。

“不是愿意出丑么,我给你这个机会。”

司空熠宸说话的嗓音低沉喑哑,仿佛形成了回声,一直在程夕卿的耳边盘旋。

这是认识以来,司空熠宸对程夕卿说话字数最多的一次。

待她反应过来时,风姿卓越的身影已然消失,仿佛刚刚见到他,不过一场噩梦。

门被带上,几位侍从放开了被押着的何连,早就毕恭毕敬地随司空熠宸离开。

何连没人解绑,在地上扭动地像一条蛆虫,“小......小姐......”

“你别叫我!”程夕卿猛地抱紧头部,声音压抑狂躁:“啊......”

出丑,什么出丑,凭什么要她来出丑!程夕卿苦笑着:“呵呵呵呵......”

何连只觉得有目光终于落到了自己身上,立刻感激地望过去,心瞬间拔凉拔凉的。

程夕卿的眼神过于凶残暴戾,何连难受地颤抖。

“啊!!!”

--------------------------------------

程老刚刚的一通电话提醒了沈思敏,他老人家已经跟司空熠宸打了招呼,是会放了小卿的,饶是有些心理准备,小卿的状态可能不大好,但当折回的沈思敏打开房门时,还是被惊吓了一场,随后是深深的难堪。

身后还有随从的保镖,堂堂名门贵女,何曾如此有失体统。

只见程夕卿疯子一般地抱着何连的脑袋,疯狂地砸向墙壁。

何连本就被折磨的不堪人样,此刻头部撞向墙壁,痛到失去知觉,早就昏了过去,有鲜血流在了墙壁之上,面容扭曲的程夕卿疯魔一般,双眼发红,再度拽起何连的头发,狠狠地撞向墙壁。

沈思敏一下子就急了,“小卿!快住手!”。

养了二十几许的女儿,小卿一直是乖顺优雅的模样,何曾如此狼狈不堪过,如此暴虐的样子实在太过于令人发指,

身后两位保镖分开程夕卿跟何连,何连已经被欺侮的不省人事,其中一位保镖上前探了一口气,转身恭敬地回复沈思敏:“还有一口气。”

沈思敏略微放松了些,何连好歹曾经是程老的人,还是得保住她。

程夕卿手中还有几缕何连的头发,浑身颤抖,动过刀子的脸有些松垮,之前秀气动人的程家大小姐的容颜不复存在。

沈思敏伸手欲搂住程夕卿,“啊!别碰我!”程夕卿本能的躲开,“不是我做的,是她,是何连!都是何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