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修真小说 > 渡佛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1 / 2)

玉盒通透没有丝毫杂质,是由世间难寻的美玉打造而成。

只可惜盒身上没雕琢有任何纹路,让这个玉盒显得平平无奇了些。

不过,这的确符合佛修的审美。

“这里面装着的是什么?”衡玉随口问道。

了悟没说话,只是把玉盒往前递给她。

衡玉伸手接过。

玉盒入手的触感极好,温滑舒适。

当把玉盒握在手里,衡玉感受到玉盒里那丝独属于她的灵力波动。

她瞬间猜到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了。

——那片银杏叶。

用拇指指腹摩挲着玉盒,衡玉一点儿也不急着打开玉盒,脸上的表情也不像是高兴。

反而是探究,是思索。

她仰头看向了悟。

他正微微俯下身子看她。

两人顺利对视。

“……你能为我解惑吗?先天佛骨这种特殊体质意味着什么,你又为何会被称为佛门之光?”

从认识以来,这位佛子会回答她提出的所有疑问,会纵容她的所有张扬与小调侃。

有时候就算回答不上来她的问题,他也是缄默以对。

这是第一次,她从他口中明确听到拒绝的字样。

他说:“洛主,此事乃佛门秘辛,贫僧不便告知于你。”

“那你为什么这么快就把银杏叶还给我?”

这片银杏叶不过是她在地上随手捡起来的,并不贵重。

它真正重要的地方在于它所象征的意义。

——这象征着,他不介意她攻略他。

“洛主今日赠我一本游记,我回赠一个玉盒,不过礼尚往来而已。”

衡玉十指紧攥住玉盒。

她感受到从玉盒上透过来的冰凉气息。

两人这段时间里相互试探,相互交锋。

她让这位佛子学会在储物戒指里准备些零嘴吃食;她让这位佛子试着达到‘时金刚怒目,时菩萨低眉’的境界……

原本以为,在这场交锋中占据上风的人是她。

但现在看来,她的跟脚被了悟摸透了许多;她却连他的身份代表着什么,如此积极应对情劫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占据下风的人……

似乎是她才对。

“是我小瞧了佛子。”衡玉抬手别了别鬓角碎发,“你的回礼我收下了,我很喜欢。”

她手腕上戴了串小小铃铛,随着她的动作,舌铃撞击铃铛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道响声也打破了两人间隐隐的对峙。

“阿弥陀佛。”

了悟双手合十,平静念了句佛号。

“贫僧以为,这份回礼会是洛主目前最想得到的东西,贫僧猜错了吗?”

“没猜错,只是这份回礼来得太快,快到我觉得事情没有按照我预想的节奏发展下去。”

了悟轻抿起唇角,脸上划过几分细碎的笑意。

这种笑意冲淡他身上的冷淡,在眉间朱砂痣的衬托下,他似乎比以往更多了几分鲜活。

“洛主能一直算无遗策吗?”

衡玉:“我以前觉得自己可以。”

时空管理局掌握亿万时空,她身为时空管理局的高层,除了应对研发系统之事外,还要面对各种猜忌,与无数势力不断交锋。

衡玉觉得,她勉强还是有这个自傲的资本。

很快,衡玉笑着补充:“现在在佛子面前折了戟,就知道自己预料不到所有的事情。”

尤其是感情这种她并没有任何经验的事情。

听到她对自己的称呼从‘了悟师兄’变回‘佛子’,了悟轻叹口气。

他似乎想要开口解释些什么,但终究……

还是缄默。

“我们去晾晒经书吧,了念小和尚已经在那边瞪我半天了。”

衡玉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站起身来,绕过了悟直接朝了念走去。

了念在他师兄看不到的地方悄悄瞪了这个妖女一眼。

“瞪我干嘛?”衡玉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力度不重,“在这件事上我真的是无辜的,而且我感觉我被你师兄摆了一道。”

刚刚距离有些远,衡玉和了悟说话声音又轻,了念站在这边又是踮脚又是探头,都没能听清两个人在交谈些什么。

现在一听衡玉这话,了念瞬间就来了精神:“你被我师兄摆了一道?”

“……小和尚,你的幸灾乐祸能不能不要这么明显。”

了念努力压制住自己上扬的唇角。

他高兴点头:“好,我克制一些。”

衡玉:“……”

她没忍住,右手食指微曲,狠狠在了念的光头上叩击。

了悟站在银杏树底下静静看着这幕。

院子里有一阵秋风过境,他僧袍衣角被吹得轻轻动了下。

了悟微弯下腰压了压衣角,走回自己的厢房把经书搬出来晾晒。

-

晾晒经书时,衡玉就知道无定宗的和尚们有多丧心病狂了。

他们每个人身上居然都携带着好几百本经书,数量太多,晾晒起来就比较麻烦。

衡玉在旁边站着无聊,也走过去帮了悟翻晒他的经书。

晒了一会儿,她就忍不住走神翻看起经书上的经文。

梵文密密麻麻写在上面,当衡玉静下心阅读时,她只觉得上面的每一个字好像都带着淡淡的金光和禅意。

当然,她没学过梵文,压根看不懂经书上的内容。

“你们平日里就是翻看这些经书吗?”

了悟正在弯腰小心整理经书,把它们错落有致地摆放好。

听到衡玉的话,他停下手上的动作,站直身体后才侧头看向她手中那本经书。

想了想,了悟大概猜到她要问的到底是什么:“无定宗弟子看的经书多半是梵文写就,不过在外传道时,为了便于信徒阅读理解佛经的意思,我们都是直译成通用语言。”

“这是为何?”

衡玉换了另外几本经书翻看。

果然,除了一本是大陆通用语言写成的,其他四本都是用梵文写的。

“梵文是佛祖创下的文字,佛门前辈们觉得用梵文写经书,会更有利于弟子们体悟佛道。”

衡玉眉梢微挑,原来如此。

她继续边晾晒佛经边翻看上面的内容,突然想起一件事:“你们会不会整理一些富有哲理的佛理小故事?”

有的话最好了,她可以拿来当故事书翻看打发时间。

富有哲理的……佛理小故事?

了悟摇头:“洛主指的是什么类型的故事。”

这个世界居然没有这种类型的小故事?

衡玉想了想:“我给你举个例子吧。”

了悟停下手中的动作,摆出专注的神态认真倾听她说法。

记忆比较深刻的佛理故事有不少,衡玉挑选了一个讲解起来:“从前有个叫张献忠的将军率兵攻打城池,他在城外的庙里驻扎军队时,兴起逼迫庙里的和尚吃肉。其中有位叫破山的和尚说:只要你攻城后不屠城,我心甘情愿吃肉。张献忠答应下来后,破山果然闭目吃肉。”

“阿弥陀佛,在这个故事里破山为了救城中千万百姓而破戒,是身负有大功德的得道高僧。”

“是啊,这个故事其实就是点名了一个道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衡玉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壶酒,“所以现在天气这么好,要不要就着刚刚说的那个佛理小故事陪我小酌两杯?”

了悟没被她忽悠动:“破山破戒是为了救城下的数万百姓,情有可原。洛主所说的这个道理应该是要分场合分时候的,比如现在贫僧就没有任何理由饮酒破戒。”

居然没忽悠成功。

衡玉撇了撇嘴,原本想就着酒壶壶口饮酒,但想起自己现在在寺庙里,只好分外扫兴地把酒壶收了回去:“你说得没错,世人多记得前半句话,却忘了后面还有半句: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了悟默念这首诗,觉得这首诗颇有意思。

世人总是努力寻找大能的特殊之处,如果发现自己和大能的特殊之处一模一样,就会很高兴。

但他们忘了雄鹰跳崖振翅可以搏击蓝天,野鸡跳崖只能活活摔死。

模仿这种特殊之处本无意义。

了悟起了兴趣,主动追问道:“还有其他什么有意思的故事吗?”

衡玉摊手,无辜道:“看心情,反正今天是没有了。”

了悟又想起刚刚她称呼自己为‘佛子’的事情。

还是心中不悦吗?

他轻轻颔首:“那贫僧先晾晒经书。”

衡玉:???

她刚想开口吐槽,俯身整理经书的了悟又补完了后面一句:“等会儿还要去厨房学习如何制作菩提糕。”

衡玉顿时满意了。

新书推荐: 领主是吃货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生活 始于火影的旅途 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超级科技天才系统 美漫最强反英雄 无限之求生之旅 红楼之贾家二闺女 散落星河的记忆 炮灰快穿:男主,请接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