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 / 1)

寅时三刻便有驿馆的侍女将喊醒了,说是宫中的教养嬷嬷已经到了,令众秀女一道去学那宫中的规矩,我到时秀和已经到了,她远远瞧见我便冲我招了招手,我款步姗姗向她走去,走近了她便将我发髻上的玉簪扶稳了道:“瞧你,这簪子也不好好戴着。”

我脸颊有些发烫,嗔了她一眼见无人注意又凑到她耳边低声道:“自然比不得姐姐雍容端庄仪态万千。”

秀和食指一点我眉心,掩着唇轻笑一声道:“就你这嘴甜,抹了蜜似的。”

我与她相视一笑,又寒暄了一阵也不见教养嬷嬷进门,早有一些秀女耐不住性子询问身边的侍女,我瞧着站在我左边不远的秀女手上拧着秀帕紧张的坐立不安又往四周那些秀女打量了一番。

这里最镇定的还要数萧语嫣,她今日一身湖蓝镶金丝流仙裙妆容并不浓重艳俗透着几分清丽来,教人看着十分舒服,我见她坐着八风不动倒有几分敬佩,而昨日见到那位长得娇柔的程伊人今日依旧一身鹅黄,或许她钟爱此色,她穿的十分素雅,但却十分赏心悦目,十足的美人胚子。

看过她二人之后我闲闲的往周围又看了一圈,并未发现比她二人出彩的,倒是那位丞相家的千金方子燕小姐着实让我开了一回眼,她那一身大红秀牡丹的长裙实在太过扎眼,简直让人见之难忘。

我正看她的新奇,心中偷笑,这时候门口的太监拉着长调子喊了一句:“精奇嬷嬷到。”

这位精奇嬷嬷乃是太后身边的老嬷嬷了,昨日我与秀和也聊起过此人,自太后娘娘去寿山参禅礼佛之后便跟了皇后娘娘这些年也一直在皇后跟前伺候着,要说身份如何高贵说不上,但毕竟是在皇上皇后面前说的上话的人,又占着几分太后的面子,是以所以秀女皆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姑姑。

精奇嬷嬷虽说身份摆着但毕竟是奴婢,便冲着我们规规矩矩的行了礼,按例说明了一下之后便开始讲课,我因不懂这些怕进了宫出差错听的格外仔细,待精奇嬷嬷讲了半个时辰又教了一些行礼姿势,直到了用午膳的时候精奇嬷嬷才告了辞。

待精奇嬷嬷走远了我含着笑走到秀和面前似模似样的行了个礼,又冲着她俏皮眨眼问道:“好看吗?”

她一抿唇险些笑出声来,用帕子挡着一会儿又是伸手在我眉心一点才嗔道:“没个正经样子。”

正说着便听到‘诶哟‘一声,我与秀和停了言语同时望去见程伊人竟腿一软摔倒了,一旁的侍女立刻将她扶起来,我见她面色苍白额头还隐隐冒着冷汗难受的厉害,我只瞧了一眼只道她身子太弱倒也未多想什么,待用过了午膳着实无聊便又提起那些个秀女,竟是将各个秀女数了个遍。

我瞧四下无人便调侃秀和道:“我从来觉得姐姐你容貌出众,今日一看,果然如此,除了萧语嫣与那位程伊人之外其他秀女竟是没一个长的比你标致的,姐姐果真是沉鱼落雁啊。”

秀和蹙眉往门口瞥了一眼才道:“方才学了规矩,又丢到哪儿去了?”

我噤了声,道了句知错心知这玩笑开的过了,沉默半晌我却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我虽说未刻意打听宫闱之事但大概还是了解,我刚来这驿馆之时便听方子燕说起此人。

那人名叫鱼枕月,便是我当初远在衢州这等边塞之地也有所耳闻可见其名声,这名唤作鱼枕月的女子原是三离坊中的一名舞女,因舞技出众又长相惑人而闻名,而三年前不知何故被当今皇帝刘晔看中了,从此飞上枝头成为帝王新宠,而且这一宠竟是三年之久只增不减,倒是被传过几次妖姬,但当今皇帝一未做出烽火戏诸侯之事二是这鱼枕月家中除了位年幼的弟弟也没有其他家人,说是媚乱朝纲算不上于是有嫉妒这位女子的人大有人在却至今没听说鱼枕月失宠的消息。

这鱼枕月可谓独宠后宫。

我正想着,秀和见我神游天外不由问道:“又在想什么呢,想的这般出神?”

我只道了鱼枕月三个字秀和听了一愣而后意有所指道:“传闻鱼枕月蕙质兰心,乃是皇上心头最爱。”

我未搭话,只是捏着茶杯盖子合上了茶杯。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我真不是灌篮高手 星际药剂师学徒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快去拯救小可怜 我家王妃又作妖了 六耳猕猴盗诸天 流浪平行世界 梦洛白 擦去盖住宝石的尘土 我不是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