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心愿(4)(1 / 1)

“你,你是谁!!!”校长抱着手机惊恐的说道。

“我是谁啊?”少女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本仙是上天派来惩罚你的,所以哦,你要藏好,我来找你了,咯咯咯咯咯~~~”

校长惊恐的挂断了电话,不死心的在给其他人,给警察局打电话,然而,电话根本无法接通,他抱着手机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之中。

“小可爱,我来了哦。”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咯咯咯咯,藏好哦,我看到你的鞋子了。”

校长惊恐的缩缩脚,捂住自己的嘴巴,害怕自己发出声音。

“小可爱,我猜你藏在墙角里面哦。”少女的声音仿佛在校长的耳边响起,还有一股寒冷的风吹过。

校长更加努力的让自己的身躯藏进角落之中,蜷缩成一团,眼眸瞪得越来越大,呼吸也不受控制的粗了起来。

“居然被吓成这个模样。”瑾瑜飘在半空中看着校长,叹气。

凝萱坐在器械之上,嘴角边尽是笑意,“心里有鬼的人,自然是害怕啊。”

而在不远处的角落中校长眼眸越发的惊恐,不停的左躲右闪,而在他的脚边,手机已经接通了,但也很快就被挂断了。

“啊!!!”校长猛地尖叫起来,抬起腿开始在运动教室内转圈圈的奔跑,边跑边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所以喽,能动手的,尽量别说话。”凝萱跳下了运动器材,笑着说道,“他这个模样,就算是死了,也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伸了个懒腰,凝萱走到校长手机掉落的地方,捡起手机,离开了运动教室。

而运动教室中的校长不停的尖叫,大喊,哭泣,求饶......

李梅梅所在的校区是最近几年新开的,学生不过二百人,老师十五名,其余人员二十人,大多数都是肌肉发达或是面容严厉的人员。

此时这些人员一部分被关在了惩戒室内,一部分被所在了寝室楼中,均无法和外界联系。

而那些学生,刚刚来了没有几天的正是情绪极其不满的时刻,翻身做了主人,自然是不肯放过欺辱自己的大人,不是堵在门口大喊,就是从窗户向里面扔石头子。

其余的学生,大部分都被欺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反抗了,凝萱的做法唤醒了他们想要反抗的内心,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发泄,只是听从凝萱的指令,将学校从里面包围了。

“老大,那些王八蛋要怎么处置!!”几个男生围了上来,眼眸中尽是愤恨,口袋里面藏匿了小刀,就等着凝萱下令,好将这些人渣直接端了。

“三天断粮断水,然后交给警察。”

“交给警察???”少年瞪大了眼眸,“咱们不自己收拾他们?”

“你当自己是救世主?还能宣判人类的罪名?他们的做法已经损害了数百名少年的心理,死,太便宜他们了,他们就应该活在所有人的口水中,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凝萱义正言辞的说道。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相信司法的力量。”凝萱拍拍少年的肩膀,便悠哉悠哉的向厨房走去。

三天后,凝萱和所有的学生编造了一套非常完美的事情经过,便给警察局打了电话,很快警察就赶到了现场,将已经软绵绵的老师们控制了起来,

至于校长,他已经处于了半疯癫的状态,被警察带走后,就交代了事情所有的经过。

很快,各大新闻就被此次事情占领了,网络上议论纷纷,不少被这个学校荼毒过人员纷纷匿名在网络上留言,言语犀利的谴责学校的所作所为,还有一些人员匿名将自己所受到的非人折磨讲了出来。

看到这些新闻的李母,表情极其的诡异,难过不安恐慌,各种各样的情绪浮现在她的面容上,她不安的看向自己的女儿,“梅梅,你,你.....”

“我给你的纸条呢?”

李母愣住了,嘴唇哆哆嗦嗦,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给老施了吧。”凝萱嘴角边勾起嘲讽的笑容,“你刚走,老施就拿着纸条来找我算账了。”

“梅梅,妈妈,妈妈也不知道学校会是这个样子。”

“我的状态如此不对劲,你看不出来吗?若不是情况危急,会给你写那样的纸条?”凝萱笑着说道。

“梅梅,妈妈,妈妈.....”

“妈妈,你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更想要一个乖巧可爱能给长脸的女儿。”凝萱支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对不起,委屈你了,让你拥有这样不堪的女儿。”

“梅梅,妈妈,妈妈不是,妈妈只是,对不起,是妈妈错了,妈妈也没有想到这个学校会是这么个模样。”李母哭着给凝萱道歉。

凝萱冷笑一声,可惜,李梅梅已经听不到你的道歉了。

“梅梅,若不是,你,妈妈也不会,妈妈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李母手忙脚乱的开始道歉,可惜在凝萱看来,李母并没有那么多的诚意。

“算了。”凝萱摆摆手,反正自己也不是正主,就这样吧,起身回到了寄体的卧室中。

李母看着凝萱的背影,哭的更加厉害了,她只是希望梅梅能变得更好,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梅梅,她真的不知道寄宿学校会是这样的情况。

也许是因为愧疚,李母为凝萱请来了心理医生,还给凝萱转回到了原本的学校之中。

寄宿学校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作为受害人名单上的一员,凝萱自然也受到了各方的关注,学校中不仅同学们细心呵护,就连老师都对凝萱特别对待,大家都怕自己不经语的言语会对凝萱造成二次伤害,面对众人的善意,凝萱嘴角边勾起了温柔的笑意。

就这样,很快凝萱的生活就进入了正轨。

当然这是凝萱单方面认为的,李母并不是这样认为的,她认为女儿和自己疏远了,女儿还在恨她,每天都惶恐不安,李父见李母这个模样,担忧的劝说了几次,可惜没有得到任何的效果。

被压抑的恐惧终有一天会爆发的。

三个月后,凝萱因为起来晚了,便拒绝吃早餐,拿着书包就准备离开。

李母连忙挡在了凝萱的面前,“梅梅,吃了早餐再去上班。”

“不用了,我要迟到了。”

新书推荐: 盛世沉颜 我再也不鸽了 高能预警,你的醋王已经上线 王妃她只想和离 火影同人之落羽呈花 南柯梦里盼君归 化身虚拟网游剑姬 轮回世界:我拥有不死的bug 夜狐传 薛先生的宠妻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