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 / 2)

张弛看着苏陌,“大公子,好久不见。”

苏誉眯了眯眼,早上他才警告过这个混蛋不要来招惹他哥哥,这人真当自己说的话是耳旁风吗?

“好久不见,张弛。”苏陌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情绪,她只是冲张弛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看惯了苏誉冷眼的张弛,再看苏陌的反应,让他有些受宠若惊,在苏誉赶他前,腿一勾,拖过苏誉准备踢出去凳子,规规矩矩地在苏陌对面坐好。

“苏誉,能让我跟张弛单独聊一会儿吗?”苏陌看向苏誉,语气如常,却少有的正经。

苏誉起身,顺道将头牌美人也带走了。

没了旁人,张弛再没人前的风度翩翩,反而有些局促,他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喝了一口才道:“这两年,你过得可好?”

“很好。”苏陌与张弛,是从小一起长大,张弛儿时就被人称为神童,湘南王好附庸风雅,便接了张弛与苏家兄弟一起上学。

苏陌与苏誉向来不亲厚,在王府中,苏陌也没个可谈心的人,张弛,算是填补了这个空缺。

所以这两人的感情很深厚,也因为感情太深厚,在被背叛时,苏陌才会受到伤害。

苏誉趴在窗口,偷偷听着里面说话,得月楼的头牌琴香就那样傻不拉几地站在他身后,盯着他的后脑勺。

她这花魁,名动京城,哪个贵族子弟不想一亲芳泽?

若不是听说是湘南王的世子要见她,她根本就不会答应过来,这下倒好,就让她站在一旁喝西北风吗?

琴香看着明明一表人才的苏誉,心中有些不甘,她理了理轻薄纱衣,将傲人曲线又挺了挺,微微俯身,靠近苏誉,将一身不浓不淡的软香轻轻倚在苏誉身上。

苏誉只感觉到背后有什么很柔软的东西轻轻地挠了一下,莫名地回过来,便见胭脂水粉修饰得完美无瑕的倾城之貌。

琴香被苏誉的眼神看得心头一动,亲启朱唇,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苏誉面无表情地说道:“非礼勿碰。”

琴香温软的身子一下子僵在那里,杏眼圆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能是从一位翩翩公子口里吐出的词吗?那能是对她说的话吗?

苏誉这刚偷听到一半呢,被人打断能不恼吗?

房内,苏陌也抿了一口酒,脸上立刻染上一抹绯色,淡淡地晕染开去,比御香斋最昂贵的胭脂都要香.艳几分。

张弛立刻挪开眼,捏起酒杯一饮而尽,烈酒入喉,只觉得更加干渴,心跳也跳得越发快,他干脆捡了茶壶过来,灌了一杯凉茶,心跳这才慢慢平稳下来。

“你过得好就好。”事到如今,张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苏陌问,“你跟他还好吧?”

张弛抬头,再次对上苏陌的眉眼,原来苏陌是真相信他喜欢公子无羁,“虽然他也在京城,但我们很少见面。”

这下苏陌反而不好说什么的了。

苏誉推门进来,手里提着一壶酒,不由分说地给张弛倒了一杯,“如果是请罪,就把这一杯给喝了。”当年的事情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苏陌跟公子无羁相交在前,被张弛挖墙脚在后,也只有自己这个傻兄长才会心无成见地接受他的道歉。

苏陌看看这个弟弟,似乎他出去还没一盏茶功夫吧?

苏誉也看了苏陌一眼,身为自己的兄长,跟一个男人抢男人,现在还跟这个男人坐在同一张桌上喝酒,算怎么回事?

苏陌JI没招成,就那样回家了。

临走时,苏陌看了看趴在桌上的张弛,“我们就这样把他留下,合适吗?”

苏誉不以为然,“放心,琴香姑娘会好好伺候他的。”

上了马车,苏誉又说,“下次我们换个地方。”

苏陌问,“两位表妹伺候得不好?”

苏誉抬眼,本来就挺装逼的眼神逼格愈发高,“愚弟只是认为兄长你有必要通通房事。”现在晓月不在,苏陌身边连个暖床的丫头都没有。

路上苏誉还在想是不是应该给苏陌重新觅两个服侍的人,让她好好尝到闺中之乐,就不会被暴君诱惑了。

新书推荐: 古代娘子重生九十年代 这反派实在是太稳健了 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女配 诛仙世界里的消防员 七界传说 随身空间之贵女有泉 我欲修仙问苍天 百媚千娇 世界空间之替换人生 瘦马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