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1 / 1)

苏陌看着那个高高站在台阶上的白衣男子,仿佛一方夜幕之下,谪仙临世。

“不过是他身边的灯笼多一点。”苏誉如是说。

苏陌很想说一声,再多灯笼都照不亮你,但此刻却没有说笑的心情。

公子无羁看着沿着汉白玉道缓缓走来的人,视线一直落在某个人身上。

走到阶下,公子无羁并没有迎下来,他们也没走上去。

唐元合上前,将目的又秉明了一翻,公子无羁才慢慢走下台阶,在苏陌面前停下,俊脸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苏世子,现在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了。”

苏陌眼中也没多少温度,仰着脑袋直视着公子无羁,“无羁公子抬举了,在下不过是湘南来的质子,不过有幸替皇上办事而已。”

公子无羁鼻子里冒出一声冷冷的轻哼,转身,翩然离去。

邱云冲众人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众人这才踏上台阶,朝着传说中的九重宫阙而去。

被公子无羁彻底无视的唐元合偷偷瞄了瞄苏陌,看这架势,苏陌跟公子无羁不但认识,而且关系还有点不一般。

公子无羁的九重宫阙,代表着九重尊位,越在下面,表示客人的身份越低,他们这些皇家特使,被安排在第三重,唐元合暗自抹了把汗,幸好,不是最低的,若是让龙椅上那位知道自己的特使只到这个位置,估计脸色会很好看。

步入三重殿时,张弛已经摇着扇子在等他们。

“饭菜快凉了。”张弛跟个没事人似的,转头看向苏陌,“有你最喜欢吃的红烧鱼。”

大殿之上灯火通明,放着四张小桌,主人位却空空如也,就四位宾客的位置摆放着可口的饭菜。

苏誉多心地看了一眼,除了红烧鱼外,全是苏陌不吃的东西,其中还有一样是苏陌闻到就会恶心的东西。

“我跟你换一盘。”苏誉刚要动手,就被苏陌拦住了,“这种美味补气润肺,在这瘴气之地,多吃有好处。”

苏誉愣了一下,他这个哥哥一向表情直白,今天竟然连他都没看出来,她究竟是真的这样觉得,还是要做给公子无羁看。

张弛的视线就没离开过苏陌,是的,正如苏陌缩说,这一桌子菜,都是精心搭配过的,除了那条鱼没什么实际药用价值之外,其他几样都有。这是闲云庄的待客之道。但同样,这些菜也完全可以用更加美味的东西来代替,可公子无羁偏偏就选了这些苏陌最不爱吃的……

张弛也搞不清楚,公子无羁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

这一餐,苏陌吃得很淡定,就是回房歇下时,发现出了一身的冷汗。

公子无羁是多么骄傲第一个人,根本容不得别人的拒绝。

把爱情和友谊放在天枰的两端,苏陌最后选择了友谊。

不是她不喜欢公子无羁,而是公子无羁喜欢的是男人,与其在陷下去之后被公子无羁发现她的女儿身被厌弃,不如在陷进去之前,断得干净点。

她还记得那段时间张弛每天以酒买醉,他从来没见过张弛那样的失魂落魄,就好像灵魂被人挖空了。她看不得张弛用空洞的眼神看着她,不说话,就那样看着,那眼神只让她无端地心疼……

既然如此,她只能选择成人之美。

她知道,在她做出选择时,跟公子无羁就再无缘分,那种蠢蠢欲动的少女心也彻底沉寂下来。

但,她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即便是现在,即便公子无羁根本没有跟张弛在一起。

有些时候,苏陌就在想,如果自己能堂堂正正地当个女儿家,这些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在想什么?后悔了?”一个声音从窗外传来。

苏陌看到坐上自己窗台的男子。公子无羁曲起一条腿,搁在窗台上,另一条腿吊在窗外,侧头看着窗外的月色。

苏陌就在他身后,这话,不像是对苏陌说的,却像是对外面的谁说的。

苏陌也走到窗前,看着皓月当空,答:“我不后悔。”

公子无羁转过头来,眼神有点沉冷,他的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出什么来,心绪一敛,恢复了平素的冷漠,转了话题。

“你们是来提亲的?”

提亲不提亲,苏陌可不好说。虽然是暴君口谕,但一个字都不能传达错误,于是他说,“皇上想请雪歌姑娘入宫。”

一般来说,入宫,不就是提亲吗?

但以暴君的尿性,恐怕就跟她“男扮女装”入宫一样,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否则,哪里需要非得请这名动天下的美人?

公子无羁没有追问,只道,“我们在这里避世,并不打算跟皇家扯上什么关系。请你转告皇上,舍妹身体抱恙,不宜出庄。”

前一句是跟苏陌说的,后一句是说给那个暴君听的。

苏陌不过就是一个办事的人,暴君也没说办不成要她脑袋,暴君选妃,是迟早的事情,一个雪歌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苏陌,睡下没?”是张弛的声音。

公子无羁眼神一滞,一句话没说,跳下窗台走了。

苏陌惊讶地感觉到他方才的怒气。其实吧,你不愿意跟张弛,谁还能逼你不成,你完全可以把你的贵公子风度保持得久一点。

苏陌去开门,张弛非常不客气地走进来,还在她房间转悠了一圈,这才在桌边坐下,从怀里掏出只闭合的小盅,推到苏陌面前,“来,清清嘴里的怪味。”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这反派实在是太稳健了 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女配 诛仙世界里的消防员 七界传说 随身空间之贵女有泉 我欲修仙问苍天 百媚千娇 世界空间之替换人生 瘦马为妻 从火影开始一元秒杀无限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