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穿越小说 > 宠夫之道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1 / 1)

苏陌艰难地站在御前,小身板崩得笔挺,硬是不让人看出一点怯懦来。

赵毅看着她,面色有点黑,“太医就在这里,敷不敷药由你决定,朕不强迫你。”

苏陌额头冷汗涔涔,也不知是赵毅吓的,还是被疼的,在这里坚持了一刻钟,她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腿在哪里,之所以还能站稳,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苏陌低头拱手,“微臣卑贱之躯,如何能承受如此恩宠,况且,这伤并无大碍,微臣回去擦点要就好。”她如何能让太医给她看伤,先不说男女授受不亲的事情,这裤子一脱,她的小命也就没了,就算腿残了,也总比丢了性命强。

赵毅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朕是一个仁慈的皇帝,自然不会跟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质子一般见识,所以,他煞气收敛得相当好,但他从来没见一个人违逆圣旨到这种地步,就算苏陌的口气说得再委婉,也让他额角青筋突突了两下。

事实证明,龙鳞是不能逆的。景帝是同意苏陌回去上药,同时,既然你自己都说伤势无碍,我也不好意思让你多养几日。

这些都还不在苏陌现在的考虑范围内,此刻,她用腿磨了一刻钟,才走下宣政殿那几步台阶,以这样的情形,她要如何走回进奏院。

她能感觉到身后的黏腻,布料磨着伤口钻心的疼痛,有液体滑过皮肤,也不知道是汗还是血。

苏陌抬头看了看这日头,慢慢地到了午时,秋老虎余威犹在,擦汗的手绢湿了又湿。

景帝坐在龙案前,有些烦躁,最后抬头问刘德元,“今日张弛还没进宫?”

张弛每日都会进宫来给景帝请平安脉,尤其是在景帝表现异常的时候。张弛跟小世子的感情这么好,张弛的话,小世子应该会听。刘德元难得心虚了一次,探了探外面,若按平日的习惯来算,这张弛也还要等上约莫半个时辰呢。

景帝不再说话,拿起奏折继续批。

在第一眼看到罗钊时,苏陌简直是惊喜的。两人狭路相逢,苏陌显得特谦和,一边抹额头冷汗,一面问:“罗将军,是骑马还是坐马车过来的?”罗钊进了兵部,兵部大多还是文官,出入都是配备的马车。

苏陌就在想,要让她这样磨回去,基本不可能,她在京城认识的人就这么多,此刻,罗钊在她眼里就是一个救星,而她在罗钊眼里却从头至尾都是一个瘟神。

苏陌跟罗钊打招呼时,罗钊还隔了她好几米,她就当休息等着罗钊过去,罗钊可好,头一偏,直挺挺地从苏陌身边走过,硬是头都没回一个。

苏陌:“……”

人说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苏陌刚在罗钊那里热脸贴了冷屁股,就看到安王的轿撵行过来。

赵隋这个人,真是睚眦必报的主儿。见她走路的姿势这么诡异,故意让人放慢速度,一把招蜂引蝶扇摇啊摇的,桃花眼好整以暇地斜睨着苏陌。

苏陌挨板子这件事怎么可能逃过他的耳目,似乎看苏陌那悲屈样儿看够了,他这才说道:“这皇恩浩荡,苏世子可还受得住?”

苏陌惨白着脸色,却咧了咧嘴,扯出一抹她自认为得体的笑容,“安王殿下说哪里话,皇上恩宠乃是臣三生荣幸。”

赵隋一直有一点很不明白。这天下方定,政局并不稳当。前奸相两年独揽朝政,就算如今大正天下被赵毅收复,但这也只不过才两年而已,至少在两年前,赵毅镇守边关,并没有当这大正主宅的根基。

这京城本来就是他的天下。奸相杀了那么多龙子龙孙,唯独没有杀他,这可不是巧合。

是以,即便是如今这朝堂之上,也很多骑墙派,并不敢将自己的立场摆得多分明。像苏陌这样的藩王质子,更不该有过于分明的立场,至少不该站在景帝那边,但这对苏家兄弟却恰恰相反,还真是令他大开眼界。

安王就睁着一双狐狸眼,暗幽幽地打量着苏陌,没忘记多往她伤口上撒几把盐。原本已经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罗钊突然又冒了出来,一张脸大公无私,“大公子竟然在这里,罗某找得好苦!”

安王看看罗钊,笑容恢复了一个王爷该有的威严。原本所有人都以为罗钊会成为统领三军的大将,没想到,赵毅却只是封了他一个兵部侍郎的四品官。

别人都道,赵毅这是对罗钊还心存顾忌,不敢将兵权交予他手。他可不这样想。自古,出将入相,说得便是这兵部文武双全的将领。若是让罗钊据了兵部尚书头衔,入凤台辅政,再领三军兵符,这棵参天大树便长成了,谁都别想再撼动。

赵毅下棋,别人看三步,他往往能看到结局。至今赵隋还在怀疑当初赵毅这么轻易就被人算计,失了帝宠“发配”边疆,本就是他早预谋好的。

罗钊这棵大树,若是不能收为己用,那就只能除掉。

不管心里多阴险,安王的脸上还是很和善的,两人闲话两句,

罗钊向他一揖说了声“失陪”拽起苏陌就走了。

罗钊那是什么速度,几个大踏步就把苏陌给拽地上了,还拽到拖行了两米,之后才满眼愕然地看着苏陌皱成一团的小脸。

苏陌没好气地瞪着他,罗钊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翻,将人扶起来,大手拂过臀部时,惹了一手湿腻。

罗钊一看,原本就挺板的脸,更是在发僵,“该不会是……癸水吧?”那一刹那,不知道罗钊怎么就脑抽了,竟然想到这么一个词。说完,大囧,大黑脸都红了。

苏陌眉心直跳,你才癸水呢,你全家都癸水!

但苏陌是有气量的,这种时候才不会跟罗钊计较,只道:“被皇上赏了二十大板,我正想借你的马车回去,湘南进奏院新制的马车还没下来。”

“我也刚好有东西落在兵部,顺道……”“送你回去”这几个字还未出口,就听见啪啪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那厢几个公公抬着步撵过来了,对苏陌道:“苏大人,皇上召您回宣政殿!”

苏陌小白脸这下更白了。

一刻钟后,景帝看着趴在榻上的苏陌道:“朕是一个仁慈的皇帝,怎么会让爱卿就此离去!你既然不愿意太医为你敷药,那就由朕亲自动手!”

后来赵毅算是想明白了,苏陌之所以会拒绝,怕是顾忌着太医是男人。虽然苏陌本人也是男的,但他毕竟是个断袖,被别的男人看了这么隐秘的地方,肯定会很悲愤。

是以他想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法子。他好歹是九五之尊,天子威严,谁敢往那方面想?

可苏陌就是抓住裤腰带不放手,“皇上,微臣自己可以,怎敢劳您动手?”

赵毅眼一横,若是在战场上,敢这样耽误伤势,他绝对拉起来再抽两棍子,“苏爱卿顾忌什么?你那屁股蛋子朕又不是没看过!”

看、看过?

苏陌心口一凉,茫然地望向赵毅,一个愣神,裤子就被扒下来了……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天命女帝要成神 都市龙王 进化:我成了一棵树 从倒霉蛋到星空领主 农门商女:妖孽相公赖上门 精分的修仙日常 古代娘子重生九十年代 这反派实在是太稳健了 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女配 诛仙世界里的消防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