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穿越小说 > 宠夫之道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1 / 1)

要说苏陌跟徐丹华有什么恩怨倒也说不上来。

奸妃徐氏这个家族估计是坏事做多了,到徐氏这一代,就只有一个男丁,偏偏那男丁还不到二十就暴毙了,只留下一个庶出的女儿徐爱莲。徐家没了男丁又不想旁支夺了家产,加上奸妃徐氏这个大后盾,徐丹华的母亲即徐家曾经的三小姐便堂而皇之地坐上了家主的位置。

自然,她的夫婿是要招赘的,不过这夫婿也没多少年便去了。那时苏陌的母亲还健在,还是湘南王的正妃,为了表现自己的大度,命晓月的爹吴齐达去徐府上帮帮刚生了娃又没个依靠的徐氏料理后事,这一帮就帮出祸事来了。

苏陌那时不过是刚会走路的小娃,自然不太清楚当时的局势,只记得,母妃去后,吴齐达让吴妈跟他离开芷兰院,投靠奸妃徐氏去,吴妈自是不依,吴齐达以休书胁迫,吴妈当时就明白过来,这个人渣是看她们没了依靠,便想要名正言顺地跟那徐氏苟合。

第二个月吴齐达就入赘了徐家,从此以外姓人当上了这徐氏家主。

不过恶人有恶报,两人成亲十余载,别说生个男娃继承香火了,徐氏连个蛋都没下,一直就只有徐丹华这个独女。

苏陌只要一想到这一家人就恶心得不得了,那样的人若是入京,岂不是给吴妈晓月找罪受?

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还让赵毅看对眼了,真是苍天无眼呐。

苏陌给自己换了药,换上下午张弛给她带来的干净衣衫,继续趴在榻上愤愤不平着。

赵毅掀帘进来,看着这个在龙床上扭着的纤细身子,嘴角莫名地勾起了一抹笑。

“爱卿怎么还不睡?”

苏陌木讷地看过去,启口道:“皇上,她从小就喜欢抢别人东西。”

赵毅想了半晌才明白这小东西在告御状呢,于是他很大度地说道:“那倒是挺可爱的。”

苏陌眼睛有点发直,兀自回头,趴在床上又抿了一口水,不甘心地说道:“但是,她抢到就会扔掉,一点不珍惜!”

赵毅这下真被逗乐了,将她手里的水杯抢过来,“你再喝,晚上难道要朕伺候你起夜?”

苏陌一下懵了,这才意识到,这都夜深人静了,暴君还在这宣政殿的后殿瞎折腾什么?

“皇上你怎么还不回承乾宫歇息?”

赵毅却道:“你不是说跟她只有几面之缘吗?怎么知道这么多事儿?”还尽是糗事儿。

赵毅开始脱衣服,苏陌抿了抿嘴,喉咙有点干,“听说霜华殿比这宣政殿舒服。”那才是你的窝,干嘛跟我抢床?

“大家都是男人,不用像女人一样顾忌。”作为一个仁慈的君主,藩王既然让这些世子进京,他就会负责教化,让苏陌的三观归正到光明大道上来。赵毅对自己的身体样貌还是很有信心的,苏陌只要能扛住自己的魅力,就不会被随便什么男人给勾.引上了。这就叫做以毒攻毒!

苏陌的小眼神从赵毅的脖子慢慢摸下来,单薄衣衫下□□的肌肉她见过不止一次,而这样穿着衣服半遮半掩,比不穿更具诱惑力。

“可是,皇上,这有违君臣之礼。”君臣同榻而眠,你也不怕被前朝老臣诟病?

赵毅眉毛抖了抖,“你是朕封的御前侍应,替朕守夜,也算分内之事,这很合君臣之礼。”

苏陌一下懵了,敢情她这还是小太监的待遇?

就在她想着暴君会不会丢块破布让她去地上趴一夜时,景帝指了指外面一张坐榻道:“是朕抱你过去,还是你自己过去?”

“微臣,自己能行!”苏陌如临大赦。

赵毅从来没见一个人能占用龙床占得这么理所当然的。就如上次,他让她去小憩,竟然就那样堂而皇之地爬上了他的龙床,而今日,他出于一个仁慈君主的道义将他抱上龙床上药,她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耐在上面不走了,方才,似乎还有要赶他这个九五之尊出去的意思……

赵毅笑了,笑得很温和。

苏陌在这诡异的低气压下,慢慢地挪着,不是她想耐在这里,而是稍一动作,屁股上就传来钻心的疼痛。

这人啊,就是这样,当可以避免一种痛苦的时候,自然会选择远离它的方式行动。景帝就看着苏陌从最里面挪出来,龙爪一抬,将人拎起来,再随手一捞,几步就扔到坐榻上去了。

苏陌被这粗鲁的举动弄得背脊冒出了一溜子冷汗,但抬起头时,脸上却笑眯眯的,恭恭敬敬地说道,“皇上,那您好生安寝。”

赵毅瞥了她一眼,这安不安寝,还真不好说。他就是要看看,是不是真有这么邪门?

可世事从来就很邪门,不是他这个九五之尊的霸气侧漏所能操控了。景帝这才躺下不到一刻钟,就传来了沉稳的呼吸声。

苏陌趴坐榻上反而无法安寝。殿里黑漆漆的,什么都只剩个模糊不清的轮廓,很容易给人遐想空间。她本不是一个怕黑的人,可当自己的身体无法全部掩藏到被子里时就另当别论了。

她的身材是没一般男儿高大,可即便她斜着趴在这坐榻上,一截小腿儿还是支到了外面。难不难受还在其次,只是她总怕塌下会伸出一只手来抓她露在外面的脚,这种恐惧,是她从小就养成的,所以,每次睡觉,她几乎都将自己缩在床的最里面才能安心睡。

苏陌迷迷糊糊地几次睡着再几次莫名惊醒,感觉到脚凉飕飕的,赶紧又收回来,带动了伤口,难免疼得再抽了上几口凉气。

就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一夜,硬没睡好,还连夜噩梦。

景帝这一夜却睡得非常好。这一觉一直睡到翌日清晨。他猛地睁开眼,翻身下床,看见天光大亮,景帝的气息又有点不好,而转头看见苏陌正以别扭的姿势趴在坐榻上,那股恶气像是终于出了一点点。

刘德元听得动静,赶紧进来伺候景帝洗漱更衣。

“现在什么时辰了?”

刘德元老脸笑得很矜持,还淡淡地扫了一眼坐榻那边。

“秉皇上,卯时末刻了,该上朝了。”

赵毅走到坐榻前,看着睡得正熟的苏陌,以及榻上那一滩口水,眉头又拧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抬起龙爪,用刚换的龙袍将她嘴角擦拭干净。

这动作做得及其自然,没有一丝别扭,就连眼中的嫌弃之色都没有丝毫的掩饰。

刘德元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用非常正经的语气禀报道:“皇上昨晚睡得可好?”一大早,他过来伺候景帝梳洗,就听见近卫军那帮侍卫一扫多次阴霾一派神清气爽模样,还无比激动地在计算昨晚景帝的睡眠时间,整整四个时辰,别说前些日子那失眠失得丧心病狂的恐怖样儿了,就算以前的最好状态,也没这么长时间。

赵毅鼻子里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手指掠过苏陌鼻尖时,意识到一丝异样的温度,随即又回手去探了探她的额头——娘的,这小东西怎么这么弱,这就发烧了?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我命由天不由我 超神学院之传道者 boss宠妻:家里有矿!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穿越斗罗之大梦空间 我休息就变强 宠妻至上之萧小姐你太狂了 农家甜妻有空间 攻略大清 先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