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1 / 1)

苏陌这边烧得迷糊,景帝在朝堂之上也被吵得耳晕。

苏陌因为当值迟到被景帝重责二十大板的事情就如一阵温柔的龙卷风,席卷过朝堂,让一直观望着的大臣们透出那么一丝诡异的情绪来。

德胜门的事情,打废了一个岭西世子朗豪,修理了一个苏誉,唯独苏陌完好无损,连皮都没破一点,这下好了,景帝终于将这最后一个修理了。

在大臣问起时,景帝竟然还传什么圣谕说:苏陌卧病不起,朕这个一国之君自然是要请太医好好调养他。

一句话便将一干人等的逆耳忠言堵了回去。

这不,一下早朝,仁慈的宰相大人就来到宣政殿,上谏说应让小世子回去休养,而不是带病当值,这才符合景帝仁德之根本。

贺启章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官样文章,景帝脸上都没动一下,只是看向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苏誉,问道:“你也是来替苏陌求情的?”

苏誉低眉垂首,“兄长犯错自当受罚,臣今日来,是想禀报国库盈余之事。”

当真是只狡猾的狐狸,你以为朕不知道早朝前你在宣室散播的那些谣言吗?朕今日不过早朝迟了一刻钟,就让你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耍了一回阴,否则,就苏陌被揍了二十棍这点破事儿,还能被闹得尽人皆知?

苏誉恬不知耻地说道:“不过,皇上,兄长身体向来弱,回京途中又跟皇上一起中过瘴气之毒,身子还没好全,这又……”

景帝终于不耐烦地摆摆手,他若再不放苏陌走,估计这位能将苏陌救过他命的事情都能添油加醋地散播出去,他岂不成了忘恩负义的暴君?

景帝自视大度,“国库的事情,明日你可以上奏折,今日就先带他回去,他身子的确挺不好的。”他怕再看到苏誉这张狐狸脸,存下什么心思,下次发狂时指不定又找个由头揍他一顿。

苏誉拱拱手,不卑不亢,甚至没有一点皇恩浩荡的感激,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亲手递上龙案,道:“这是臣昨日查到的一些结果,不甚全面。”

景帝几乎是下意识地立刻打开折子看了一眼,瞳孔骤缩,随即放松,生生把之前的怨气散了——这小子算有点用处,罢了罢了,先放他一马吧。

一直旁观的贺启章捻着稀薄的胡须儿微微颔首,孺子可教也,他日,这小世子必当大用,皇上的眼光果然不错。

苏陌是由御前侍卫送回去的,一路步撵抬着,连马车的颠簸都省了,充分展示了一下皇恩浩荡。

可即便如此,看到的官吏还是认为这是景帝在欲盖弥彰——昨日好好进宫的人儿,今日就被抬着出来,当真可怜得紧。他们很多也是见过苏家大公子那单薄样儿的,估计这次,半条小命都没了,唉,幸好,身为忠臣的他们,让皇上及时收住施虐的龙爪,没有挑起藩王事端。

一干官吏再一想到当日在宣政殿外,景帝那一记欲踢向苏大公子的飞腿,若不是他们及时赶到,当时,这小世子的小命估计就已经没了。

他们就这样大仁大义地救了他两次,这功德胜过修造七级佛塔。

苏陌趴在辇上,一晃一摇,跟摇篮似的。这步辇做得相当舒适,并排躺两人都没问题,四根红木圆柱,撑起一顶棚,四周垂下两层纱幔,她的姿势再难看,也没人看得到。

苏陌舒服得昏昏欲睡,可她还没忘记给抬辇的是皇上的近卫队。

“侍卫大哥辛苦了,累了就歇歇吧。”

前面带头的两人正是昨日差点代替两个执仗太监揍她的人,正因为认出了这两人,她才愈发不敢怠慢,明明困得要死,还死撑着眼皮子,怕一个晃眼,这两厮将她带到哪个角落里,胖揍一顿,再若无其事地抬回去。

谁知昨日脸还黑漆漆的侍卫,今日特别和善。

“大公子是不是累了,这大街上不好休息,您再忍忍,马上就到湘南进奏院了。”

一个“您”字,直堵得苏陌打了一个嗝,好半晌她才缓过气来。

另一人看她这样,露出一口坦坦荡荡的大白牙笑道:“我叫刘大青,他叫赵小北,以后大公子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们兄弟。”

这态度转变得苏陌莫名其妙,但作为一位优秀的质子,苏陌淡淡瞥了一眼他们腰带上金丝绣纹,确定这应该是近卫队里等级最高的金羽卫,食三品俸禄,虽然在前朝没有权利,可在景帝身边却是实打实的心腹。而抬步辇的这四位是白羽卫,食六品俸禄。

近卫队一千人,金羽侍卫只有十人,银羽六十,蓝羽一百六,其余全是白羽卫。这些人都是从十万羽林卫中选出来的佼佼者,虽然不像羽林卫行军打仗,但他们却是特别培养的突袭队。

每年近卫队都会跟羽林卫进行一次对抗赛,一千近卫就能将三万羽林的老巢端下。所以这帮人,不但身手极高,连共同协作作战能力也是个中翘楚,而如今,她就躺在这些翘楚的手上,内心能不惶恐吗?

苏陌此刻看着他们的眼神完全是不计前嫌的谦和。

“两位侍卫大哥客气,若有什么地方用得着小弟的也尽管说。”论年纪,她没他们大,论官阶,她也比他们低了不知道多少级,论在皇上面前影响力,那就更是没有可比性。

苏陌决定好好地跟这些近卫军们搞好关系。

进奏官李骥看到金羽卫驾到差点以为他们是奉密旨来捉拿朝廷钦犯先斩后奏什么的,再一看后面那一座华丽的步辇,再看苏陌那颗脑袋,心脏才重新放回胸膛。

苏誉的两房侍妾自然也接到了消息,徐爱莲昨日还看见苏陌活蹦乱跳地进宫,今日就被人抬着出来了,不由得很想上门冷嘲热讽一声,但忌惮于苏誉那“嫉恶如仇”的性子,只得假心假意炖了补汤端过去。

吴巧玉听说苏陌屁股开花,高烧不退,整个人都震惊了。似乎、似乎昨夜自己在枕头边吹风时,听苏誉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句,那皇上得防着点。若是寻常人听了这话,绝对不会往歪处想。

可她吴巧玉可不是寻常的聪明,什么没见识过,加之这表哥男生女相,比女子还耐看,而那皇上,二十有二,至今没一个妃嫔,早就有人传言说皇上或许有龙阳之癖,如此一看,一拍即合。

所以此刻再听到苏陌的症状,吴巧玉突然就莫名地兴奋了,眼珠子一转,刻意炖了补肾的汤给苏陌送过去。

来为苏陌诊病的张弛细细问了徐吴二人汤里都放了哪些药材,徐爱莲的还算正常,可当听到吴巧玉那一路大补壮阳的,他的心肝,终于再次弥漫上了阴影,但面上却端着御医该有的严肃。

“大公子身子弱,补益应循序渐进,补过了虚火炙,急不来。”

屋里头的人都点头称是。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洪荒之开局成为姜子牙 农女柳月牙 至尊天道系统 将宠天下:毒女世无双 摄政皇叔宠妻日常 99次宠婚:老公,超坏! 她给帝君牵红线 远星谜 巍巍向阳山 乱臣之上是本宫